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連載中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

來源:google 作者:我實在太難了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實在太難了 熊乾

身為熊貓飼養員的熊乾穿越異世,如願以償的成為一隻光榮的國寶「哈哈,重來一世,我定要橫推當世,盪盡天下一切敵!」「都給我捲起來吧!」他自信的吶喊道可當他踏出金屬宮殿的一剎那,瞬間石化當場「這群鐵憨憨真的是我認識的食鐵獸?」「走走走,還有兩個時辰就天亮了!」……多年之後,當熊乾已然屹立於山巔,手持長槍回首遙望之時,內心痛苦哀嚎:這食鐵獸也太卷了吧!!!我真的只想安安靜靜成為一名槍神而已啊!!!展開

《我食鐵獸,註定成為槍神!》章節試讀:

見眾多長老走遠,熊乾如釋重負的「撲通」癱坐在地上,摸了摸頭上的汗,道:「娘,下次這種事還是別叫我了,太累了,一個搞不好就直接穿幫了呀。」

熊筱兒也是一副心有餘悸,拍了拍胸口,吐着舌頭道:「我也沒想到大長老能來呀。」

「嗯哼?你還怪上我來了,我就是讓你去偷點靈獸、偷點靈蔬,你倒好,直接把整個食鐵獸界想去的地方去了個遍,甚至還把大長老鬍子剪了。」說著便要伸手揪起熊乾的小圓耳朵。

「娘,別動手別動手,我錯了還不行嗎?」

沒錯,這是他和他娘聯手做的局。

他是調皮了點,畢竟前世身為孤兒的他從小便戰戰兢兢地努力活着,這一世總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但這又不代表他不傻。

雖說他現在可以說的上是地主家的兒子,前是資本家的富家公子,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可以隨意糟蹋土地,肆意將邁巴赫、林肯這樣的豪車砸的稀碎,而是應該用這些東西去發揮它最大的價值。

別說他沒有那麼珍貴的遮掩符,就算有也不可能這麼隨意的浪費。

那其實不過是他母親熊筱兒在他身上施加的神通罷了。

「快,把材料給我,我要好好大展身手,給你老爹做湯補一補。」熊筱兒雙眼放光,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樣。

娘,你什麼時候能對自己的廚藝有個明確的認知,你現在還不知道為什麼族中不允許你進入靈獸園和靈植園嗎……熊乾低頭看着身上的衣服,淚水似乎又充滿了眼眶。

這次是真的!

對於妖族來說,除非必要,一般都喜歡以本體示人,食鐵獸族也不例外。

但是熊乾不行呀,十六歲的小食鐵獸體內住着二十大幾的人類靈魂,那麼多年的穿衣習慣想要改變是真的難受。

更何況每每和其他食鐵獸光溜溜的站在一起,他都感覺整個熊被看光般,一陣惡寒。

最終冒着永遠失去味覺的代價,他終於從他母親——一個婚後立志於為他父親做出美味佳肴的美廚娘那裡換來了這兩件衣服。

但是想法是好的,但現實總會在你不經意的地方給你一頓重鎚。

但他老娘在下廚這方面的天賦簡直是……一塌糊塗,卷都卷不回來的那種。

「娘,那個能不能送給我呀。」熊乾指着眼前的狼皮虎皮,緊張的問道。

「可以啊,不過小乾得幫娘一個小忙。」

「啊,那…那還是算了吧,娘,我突然不想要了。」熊乾聞言頓時小臉一垮,急忙擺手拒絕,邁開腿便要逃跑。

不料還沒動彈,「嘭」,一隻比他整個頭都大的碗被放到了面前。

熊筱兒一臉寵溺的看着他,柔聲道:「乖,兒子,試試娘親給你爹熬制的湯怎麼樣?」

心知逃不掉的熊乾內心一陣懊惱,臉上卻一臉欣喜道:「嗯嗯嗯,看來我也要跟着老爹享福了。」

(不要呀,娘呀,我長這麼大不容易,您是不是因為我在您肚子里太鬧騰了伺機教訓我啊。)

不同的配方,不同的方法,同樣的黑色,葯香內斂,無疑是他母親的手筆。

「咕咚」,爽快的一口乾了,最後小手擦着嘴巴,豎起大拇指,道:

「娘,不錯不錯,還是那個鮮美的味道。」(我的天,娘,你怎麼這麼快就廚藝提高了……嘔……老爹我……嘔……)

「娘,那我先走了,爺爺喊我回家吃飯呢。」

話音剛落整個熊便如同憤怒的小馬達,呼嚕嚕飛奔出去。

「誒,這孩子。」望着逃跑似的熊乾,熊筱兒一臉欣慰地笑道。

而事實上他是趕緊找個他娘找不到地方去吐了。

他爹愛老婆的心他能理解,但是不能害他自己家的孩子呀……

「這該死的寵妻狂魔。」

他老爹這輩子只愛兩件,哦不,是三件事,那就是愛老婆,愛修鍊,愛孩子。

但是在他熊乾看來後面那個純純是為了讓他娘更開心。

族裡至今還流傳着他們的傳說:

少雄本欲斷凡塵,一見佳人誤終身。

再後來夫妻倆來了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等再次回來的時候就帶回來了他們三個小熊崽子。

沒錯,就是那段時期,少女變成了美廚娘。

夫妻互卷就此展開,老爹卷修鍊,老娘卷下廚。

「筱兒,你這是要害死為夫啊。不行我得抓緊修鍊……」

以上純純腦補,不過根據他的推斷,八九不離十。

「乾兒,你真的不在意自己修鍊天賦?」

高興過後的熊筱兒看着一旁的熊乾,突然雙眼通紅,心疼道。

怎麼又開始了……熊乾嘆氣,要不是因為他們是親母子,他恐怕還真會被熊筱兒騙了,沒有在意熊筱兒的表情,熊乾小手一伸,淡淡道:「娘,報仇,您別想貪污。」

「你娘我差你這點東西嗎?」瞬間,眼淚收回,熊筱兒嘿嘿一笑,翻着白眼從旁邊拿出一枚黑色圓球,「這是一枚守護寶珠,靠神念激發,足可以抵擋地至尊初階的全力一擊。」

「對於你來說應該是綽綽有餘了,畢竟低階修士打不破,高階修士就算打破了,你一個靈玄境拿這麼珍貴的東西,肯定也不敢直接將你一拳打死,前後足夠給你亮明身份的時間了。」

熊乾:「???」

老娘你這也太過隨意了吧,要不是我睜開眼見的第一個母熊就是你,我都要懷疑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了。

「哈……」熊乾打了個哈欠,告別母親就回自己的窩去了。

半晌,熊筱兒靜靜的站在原地,低聲呢喃道:「真的沒有發現嗎?」

……

長夜漫漫,月夜如畫

皎白的月光輕輕灑向大地,一縷縷潔白無暇的光芒點綴着此刻的食鐵獸界。

「咻!」

如同子彈迸射的聲音驟然而起,一把亮銀色長槍閃爍着陣陣鋒芒破空而來,長槍划過,所過之處,萬物皆碎,恍若將空間切碎開來般,留下一道道極淺甚至連肉眼都難以觀察到的痕迹。

倘若有強者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大吃一驚,這是極致的速度留下的槍尖殘影,這速度遠超音速,已然達到了另一個層次。

此刻的熊乾恍若魔怔般,雙目肅穆,全神貫注,摒棄了外界一切干擾,正極盡揮舞着手中的長槍,練習着長槍最基本的招式,或刺或掄,或攔或拿,肌肉鬆弛有度,每一個動作都好似渾然天成,招式與招式之間的銜接行雲流水,看不出絲毫阻隔之感。

月色朦朧,銀槍閃耀,這一刻,周圍一切都黯然失色,天地之間彷彿只有這一把銀槍極盡升華,轉而綻放着耀眼的光芒!

「呼」

熊乾挺身直立,單手持槍附在身後,墨色的雙眸緩緩閉上。

他在回想,回想那一擊,回想記憶中趙雲單騎救主,凌空而起直刺敵營的驚天一擊!

漸漸的,周圍一切都寂靜下來,有風聲吹過,有野獸嚎鳴,更有食鐵獸熬夜加訓……這一刻,他感受到了長槍在以細不可微的幅度微微輕顫。

這股律動……熊乾輕輕呢喃,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一股淡淡的威勢如同微風般緩緩吹動他那精短的黑白毛髮,長槍嘶鳴,鋒芒畢露!

半個時辰後

長槍在懷,熊乾深深呼了口氣,徑直向後傾倒,仰躺在地上,大把大把的汗水浸**毛髮,在大理石板上留下一攤攤水漬。

「累死我了。」

以前也沒覺得,甚至每次練完都覺得幹勁十足,但自從兩年前卡級以後開始有意無意的嘗試偷懶,從此就一發不可收拾。

實在是偷懶的感覺太香了!熊乾在心裏默默辯解道,現在的他每動一下都感覺肌肉在抽搐,精神在顫抖,彷彿有一股強大的魔力在蠱惑他放棄修鍊。

這酸爽,簡直了。

不過……感受着體內越加壯大的九道靈力漩渦,熊乾欣喜的同時又是一頓氣惱。

喜的是經過他兩年下來持之以恆的餵養,現在他的九道漩渦早已經是其他熊的數倍,一旦他突破到靈輪境,實力必然一飛衝天,靈力強度遠非同階可比。

可是……這靈力漩渦越加壯大彼此之間就越加庭徑分明,彷彿有意識般不由分說的把他體內生生分了九塊區域。

「欸,你說我用自己的靈力還得考慮你們的感受,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呀。」

是,平常沒啥事,可一旦吸收或者釋放他體內的靈力,那必須得是用就用九分,吸收就吸收九分,雨露均沾,不容得有絲毫差別,否則……那就直接在他體內來個交響樂九重奏。

「也就我天生神魂強大,不然哪個倒霉蛋攤上你們恐怕直接就被玩死了。」

又忍不住吐槽一陣,熊乾翻了個身,種種情緒最終還是化作了一聲哀怨的長嘆,月夜冰涼,亦如他的心此刻同樣冰冷。

「為什麼還是沒辦法突破?」

不怪熊乾鬱悶,雖說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靈輪境與靈旋境相比,只是靈力儲存量的改變,況且他現在絲毫不弱於靈輪初階。

但是……

靈力漩渦匯聚成輪,體內不但能儲存更多的靈力,而且靈輪可以自行運轉,根本不需要修士主動吸收便可源源不斷從外界吸收靈力,但僅僅這樣也就罷了,他熊乾也不缺那點靈力。

可最重要的是靈輪可以純化從外界吸收的靈力,可以說靈輪境的一縷靈力足以比得上十縷靈旋境的靈力,甚至是更多,這就讓熊乾分外眼饞。

試想一下,同樣的靈力人家釋放的威力是你的十倍以上,然後人家的靈力儲存還比你多,這架還怎麼打?這怎麼能打得過?

「還好有你陪我,我的老兄弟!」

熊乾一口親在亮白槍尖,下一刻,冰冷的觸感直接令他打了個激靈,整個熊瞬間支楞了起來。

「老兄,你怎麼比我的心還涼?」

銀槍:你禮貌嗎?

銀槍名為隕星槍,是他老爹熊嘯送給他的十六歲生日禮物,嗯,提前三年就被他預支過來了,據說它使用天外隕鐵為主材料,外加數十種無比稀少的材料,更是請了人族有名的煉器宗師嘔心瀝血使用地閻魔火歷時九九八十一年年打造而成。

可謂是來歷不小。

反正用他老爹的話說,這柄槍絕世無雙,可在熊乾看來,任他吹的天花亂墜,都改變不了這柄槍做工粗糙無比的事實,嗯,除了槍尖,給它熊乾的感覺完全是狗尾續貂,驢唇不對馬嘴的感覺。

所以,出於種種考慮,在拿到這柄槍的第三個呼吸,他熊乾毅然決然用黑色緞帶將它槍身里里外外纏的結結實實,不漏半絲風采。

「從此以後你和你主人我都是穿衣服的熊和兵器了。」

他才不是因為覺得太過丟臉才這麼做的呢!

我熊乾,堂堂食鐵獸族小少主,最不要面子了!

「隕星啊,你再等等,等主人有錢了就帶你去做個整形手術,絕對把你整的酷帥酷帥的,我是不太在意,但做為未來槍神的兵器我也不能讓你因為外貌被嘲笑不是?」

「你不回答我就當你默認了,放心放心,你主人我最近有筆大生意,那靈石到時候刷刷的來。」

「還有我那金手指,要不是六長老我都要懷疑是我產生幻覺了,這你也未免太全自動了,回不回溯全看運氣啊!」

忽然,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熊乾猛地起身盤坐在地,隨後聚精會神……一雙黑色的眼睛瞪得溜圓,恍若生死仇敵般死死的凝視着被他平放在身前的隕星槍,那架勢……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他突然想到一個卡bug的方法,雖然能不能看到純純看運氣,但他完全可以只盯着一個使勁看呀,這樣概率雖然不能到百分之百,但最起碼也得七八十吧,四捨五入就是只要他想就能看!

三個時辰後,當第一縷陽光穿破黑暗灑在了大地上

原本冰涼的槍尖緩緩凝聚着一顆顆水珠,在陽光下熠熠生輝,莫非是盯的流汗了?

「啊」

熊乾使勁伸了個懶腰,黑色的眼圈比以往更加深邃,只見他打着哈欠,整個人有些頹廢的低着頭,他失敗了,非但沒卡出bug,還把他自己累得夠嗆。

隕星槍:怪我嘍?

「莫非是還有什麼隱藏機制我還沒搞明白?」熊乾有些不甘心,誓要成為槍神的他連自己的天賦都掌握不了,雖然他熊乾不在乎面子,但這以後傳出去讓他的崇拜者怎麼辦?

「不行不行,從科學的角度來說一切事物都是有規律的,現在的不過只是陷入了誤區,我只要跳出誤區,以旁觀者的方式觀察,一定可以成功。」

「那既然這樣,就……」熊乾雙手一拍,「決定了,去睡覺,先休息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