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蜀山有個女師傅
我在蜀山有個女師傅 連載中

我在蜀山有個女師傅

來源:google 作者:鶴山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升 奇幻玄幻 宗安久

「邪祟四起,民心四散」「我輩自當為名除害,還萬世以太平,又得以長生」「大丈夫立於世,以義字當先」吳升在來到蜀山之前是這樣想的後來變了他被那酒鬼女師傅帶偏了展開

《我在蜀山有個女師傅》章節試讀:

派系千萬條,安全第一條。

至於吳升為何選擇體修,主要吳升還是擔心疼痛。

他印象中和妖魔鬼怪戰鬥,很容易受傷。

受傷可是真的疼啊。

不是那種倒吸一口寒氣就可以壓下去的,這不可能的。

前世吳升被酒駕司機送上天,螺旋上天、翻滾20多米,雙腿骨折的疼痛,至今記憶猶新。

誰天生是受虐狂?都是後天養成的。

吳升可不樂意。

於是體修最好,最適合他吳升。

體修講究一個『莽』字,尋常刀劍根本不怕。

很難受傷。

並且體質極佳,更不容易得病,最關鍵的,皮糙肉厚,根本不疼。

不疼最關鍵。

『前世我連甲溝炎的疼痛都受不了,還是不要追求刺激。」

「老老實實的走體修會很好。」

「為了不疼,只能選擇將防禦力拉滿了,我是來重生的,不是來受虐的啊。』

吳升眼神迷茫。

「此番前往蜀山。」

「蜀山什麼體系都有。」

「雖然都算不上巔峰,但顯然那個地方適合我,希望能拜師成功吧。」

……

1日後。

蜀山下。

吳升抬頭,面色驚嘆。

蜀山共有山峰480座,個個直衝雲霄,華麗逼人,山野仙鶴飛翔,鳥獸蟲鳴聲,悅耳動聽。

空氣質量。

優。

女弟子。

美。

報名費,10兩銀子,不過不退。

……

斗轉星移,蟲鳥鳴鳴。

轉眼30天。

吳升站在一座山峰的邊緣,眺望腳下群山,緊了緊身上的蜀山弟子服裝。

終於!

來了!

30天!

考核通過,難度並非如想像之中的那麼大!

雖然最後的成績並沒有如何的誇張,好在最後成功的混入到了蜀山之中。

「考試就這樣,考的哪裡是試?」

「是人情世故啊。」

「不要太強,會沒朋友,卡在中游,永遠都沒錯。」

「並且。」

「最為關鍵的就是我擁有一個美女師傅。」

吳升想到這裡的時候,這也是相當的激動。

考核通過。

所有的弟子都會被分配到不同的山峰之中。

吳升選擇體修。

自然要分配到體修所在山峰中。

而每一個山峰都會有一位長老,每一個長老都會收徒。

吳升作為一個外來人,怎麼可能知道哪個山峰的長老性格最好。

於是。

他果斷的出賣自己手中的那一枚駐顏丹。

將這一枚駐顏丹給了一個小師妹之後,小師妹便是瞬間明白吳升的意思,接着,在和吳升的言語商談一會兒之後,她幫助吳升划到了清雅峰。

現在吳升已經是辦理完進入蜀山的手續。

得了蜀山的身份證明後,現在他相當正式的朝着清雅峰走過去。

「聽山峰名字,就知道我師父是一個很疼愛弟子的人。」

「往後修鍊時間漫長無比。」

「沒有一個養眼的師傅,這怎麼能堅持下去?」

繞過大大小小的索橋。

橫跨一座又一座的山峰,吳升最終來到了他接下來所需要居住的山峰中。

接着。

眉頭一皺,暗叫不好:「為何我會在這一座山峰中聞到如此濃烈的酒味?」

再去看着面前的這一座一個人都看不見的山峰。

山峰的山腰處,到處都是那種茂密的竹林。

竹林的深處只有一個小小的院子,里里外外都看不見任何的一個弟子。

「這和我所想的根本不同。」

「按照道理來說。」

「一個優秀的師傅不應該會有很多弟子為之追求的嗎?我不知道也就算了,但不可能蜀山的人不知道,蜀山弟子應當會全都來到這樣一片區域,我就可以渾水摸魚,一邊去欣賞着師傅的美貌,一邊去好好的修鍊。」

「但為何此地除了我之外就沒有任何的一個人?」

吳升的步伐踟躕了。

隨後。

他準備轉身回去索道,去找那個小師妹,好好的說道說道。

不過就在此時。

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醉醺醺的身影。

身子骨高挑,身形極為豐腴,柳腰大長腿,未有穿鞋,白玉小腳嫩嫩迷人,衣服略有滑落,落得香肩鎖骨迷人,脖頸纖細粉紅,桃花瓜子臉蛋霞飛雙頰,迷人的眼眸帶着醉醺醺的壞笑,紅唇溫潤,呵氣如蘭。

接着。

還沒等到吳升回過神來。

「嘔哇!」

吳升感受着一道熱流撲面而來。

他沉默了。

一息後。

山峰上響徹着吳升的慘叫:「放我走啊,勞資要回紫金城啊。」

……

某處。

一個巧妙嫣嫣的小師妹裝作聽不見天邊的慘叫,更是給吳升祈福。

「聽我說。」

「宗長老……她還是個不錯的人,不過就是脾氣稍微耿直一些而已。」

「一個人呆在清雅峰中,這麼多年都沒有一個徒弟。」

「吳升,你這不是想要個漂亮師傅的嗎?」

「她就是……」

「是這一代師傅中,最貌美一個,除了性格之外……」

「其他的……」

「都挺好。」

她捂着耳朵,嘀嘀咕咕,心中則是犯了錯一樣的。

……

半個時辰後。

吳升泡在山腰處的水池中,抱着膝蓋。

蹲在水池的中心位置,看着水池不遠處的兩條明顯對他非常有興趣的魚。

「水裡沒有蟲,你們看個屁。」吳升罵了一句。

隨後。

他心如刀絞。

「完了完了。」

「這次真的完了,本來想着能夠找到漂亮的師傅接着好好修鍊的,這一次漂亮的師傅是找到,但好好修鍊估計是完了,我的師傅越看越不可靠。」

「她酗酒的啊。」

吳升前世還是看過不少的書籍的。

書籍中。

每一個主角的身後都會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師傅,他也想要那種甜甜的師傅。

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第1次見到師傅,還沒等他說一句話,這就吃得飽飽的。

估計接下來的好幾天就都不想再吃飯了啊。

嫌棄。

現在是真的嫌棄。

真的。

所有能夠來到蜀山進行修鍊的,要麼就是大家子弟,要麼就是本身的天賦不錯,但所有人都是真想要過來修鍊的,都知道實力在這個天下是最為重要的東西,所以大家平時玩歸玩鬧歸鬧,都不會拿修鍊開玩笑。

這也難怪,這個山峰沒有任何的一位弟子,任何的弟子這都不敢過來啊。

和一些美女的師傅相比,還是自身實力更重要。

只要實力強大,你要什麼樣子的道侶都會有的。

「誒。」

「大丈夫立於世,豈能被美人所惑?此番錯,便是錯了。」吳升嘀嘀咕咕。

身後。

宗安久,這一位大美人坐在一個躺椅的上面。

身軀靠在躺椅上。

曼妙的身姿簡直就像是一幅畫一般。

而在她仙氣迷人的手腕上則是掛着一個酒葫蘆。

酒葫蘆都被她摸的都包漿了,褐色微黃的酒葫蘆中能夠聽見潺潺的酒水聲音。

宗安久沒曾想到會有徒兒主動上門受死?

有點意思。

且這徒兒長得也不像是歹人,既不算娘們唧唧、奶油小生,又算得上是潘安再世、儀錶堂堂,是她中意的類型。

只是現在這模樣,的確是有些落魄。

然後她沒心沒肺的笑了笑。

好一會兒。

豐潤細膩的唇瓣輕輕開啟。

宗安久語氣倒也是有些調侃:「害怕什麼,為師又不會吃了你,而且你還不要得了便宜又賣乖,為師這一生只收一位徒弟,很顯然你是一個幸運兒誒。」

說完之後。

提起酒葫蘆,往唇瓣中倒了兩下,咕嚕咕嚕的喝下去,擦了擦嘴角的酒漬。

輕輕打嗝:「更不說,以後要有為師一口喝的,肯定就會有你一口吃的!」

吳升:「?」

他則是沒有說話,只是扭頭看着坐在藤椅上的美人。

隨後。

他說道:「師傅,你得戒酒。」

宗安久:「為何?」

吳升嘆氣:「我胃口淺,吃不了太多。」

宗安久一愣。

接着。

大美人笑的樂樂呵呵、紅顏禍水:「你呀,這個大壞人,我親自度給你,你就不知飽腹了吧?」

吳升沉默。

沒再說話。

他只是悲壯的看着天空的雲彩,又聽着耳畔的鳥鳴,現在他不會覺得世界美妙。

只會覺得這個世界吵鬧。

天道好輪迴。

蒼天饒過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