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項雲峰全文免費閱讀
項雲峰全文免費閱讀 連載中

項雲峰全文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北派盜墓筆記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北派盜墓筆記 都市言情

【盜墓+懸疑+鑒寶】我是一個東北山村的窮小子,二十世紀初,為了出人頭地,我加入了一個北方派盜墓團伙。從南到北,江湖百態,三教九流,這麼多年從少年混到了中年,酒量見長,歲月蹉跎,我曾接觸過許許多多的奇人異事,各位如有興趣,不妨搬來小板凳,聽一聽,一位盜墓賊的江湖見聞。展開

《項雲峰全文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c我在裏面待了七年,因為表現良好獲得了減刑。

出來的第一天,我接到幾個電話,老闆們極力勸說我跟着他們干,有一月給十萬配車的,還有一月給二十萬給股份的,

這些電話大都從兩個地方打來。

北|京的潘家園,天|津的瀋陽道。

當時考慮了下,還是都拒絕了。

我當初入這行本就是錯誤,縱然一夜暴富,可我也付出了代價,七年光陰,從當初的白凈小伙,變成了如今三十多歲的肚腩大叔。

當初認識的女孩,現在孩子都會打醬油了…..

我無親無故截然一身,最後選擇去了大理。

我在洱海邊上買了個小門臉,開了個小超市,每天沒生意的時候就去海邊走走,吹吹海風,日子過得倒也清閑。

小超市的地址在蒼山東路,挨着樂瑪特,若有朋友想來玩,我將以茶待之。

前段時間不是發現了古蜀文明嗎,還出土了轟動全國的黃金面具,其實啊,我的暴富路子,和這些東西有些關係,

離不開兩個詞。

古董,盜墓。

前幾年鬼吹燈,盜墓筆記,黃金瞳,電影電視劇大熱播,現在空閑下來,我也寫寫這行當里的那些事。

雲頂天宮,秦嶺神樹我沒見過,我也沒有黃金瞳,但我十六歲入古董行,確實親眼見過很多常人無法理解的事。

就從頭說起吧。

我出生在祖國東北的小山村,緊挨漠河,冬天冷的能凍死人。

奶奶把我養大,我沒見過父母,更不想去問他們叫什麼。

老話說隔輩親,我小時候非常淘,不聽老師管教,學習成績差的一塌糊塗,常年班級倒數。

當時村裡給辦了低保,好像是每月八十多塊,還有個什麼孤兒特困戶補貼,每月一百多塊,我家說是艱難維生都不過分。

初中那會兒,電視里天天放中央台的尋寶節目,我看的特別入迷,那些人之前不當回事的瓶瓶罐罐,結果專家說能賣好幾萬,是古董,能換房,換車!

我當時一直騙奶奶,說學校讓買學習資料,奶奶給了我錢,我就跑去書店,全買了古董方面的圖書。

我記得看的第一本書是《古泉五十名珍》,戴老先生出版的,很厚的一本。

古泉就是銅錢,在我們那叫紫錢,這本書讓我大開眼界,開始瘋狂迷戀起了古董。

我在我們家翻箱倒櫃,又忽悠同學,不看字,統一已五毛錢一枚的價格,讓他們從自己家裡偷銅錢,偷出來賣我,我收購。

省吃儉用,食堂的飯我從來不訂菜,後來我又把一堆課本賣了七塊錢,我學習太差,老師當時只是一直嘆氣,說這孩子完了,不好好學習,以後只能是社會的毒瘤。

我當時對老師的話不屑一顧,我心裏做着發財夢,就算我成了毒瘤,也要做個有錢的毒瘤。

初三,臨近中考那年,我16。

奶奶因為在院里掃雪,發生了意外,不小心摔斷了腿,醫療費手術費加起來要三千多。

我們家的情況,當時連六百塊都拿不出來,我印象很深,奶奶當時躺在炕上,蓋着厚厚的被子,晚上還會哭。

大姑夫在雪鄉漠河開了好幾家農家樂,他生意做得不錯,我就跑去大姑夫家借錢,借錢給奶奶買葯。

雖然表面上沒說啥,但有一次我在背地裡偷偷聽到了,大姑夫說我是個掃把星,還說我們家是破落戶,說這借出去的錢就當掉了,還讓大姑姑少和我們來往。

那年冬天的晚上,漠河零下三十多度,我坐在一塊石頭上,坐了三個多小時。

年少輕狂,大姑父的話將一位少年的自尊心,狠狠的砸了個稀巴爛。

攥緊借來的錢,我心裏發誓:「我!項雲峰!一定要出人頭地!」

我直接自己輟學了,嚴格說起來,我連個初中文憑都沒有,算小學畢業生。

三千塊錢,除了奶奶手術買藥用的,還剩下七百五十三塊,這筆錢我偷偷留下來了。

不光收銅錢,我還跑去鄰村別人家收瓷器,收銀元。

農村人只認為銀元值錢,對瓶子碗盤瓷器之類的,大都不懂,也不太上心。

天天看書看鑒寶欄目,我漸漸有了一些基本眼力。

我用一百塊的價格收了一對清末的洋藍雞毛大撣瓶,用不到兩百塊收了幾件民國粉彩仕女圖小鹽罐,用一百八收了三隻清中期民窯青花碗,可惜這三碗都有雞爪紋,沒保存好,都有大衝線。

之前我還存了一小袋銅錢,大概有兩百多個,銅錢大都是宋錢和清錢,其中道光,光緒,乾隆,皇宋,元豐最多,這些銅錢存世量大,我知道不太值錢,其中最讓我滿意的是有三枚品相很好的雍正,我知道雍正通寶能值點錢,但當時不知道具體能值多少。

買完這些東西,總共花了五百多,我自己還剩下240塊,當時的平均月工資也就三百出頭。

我當時和一位女同學關係不錯,她幫了我的忙,借給了我兩個30寸的大拉杆箱。

一共11件瓷器和一小包銅錢,我小心的用被褥裹了又裹,怕摔碎,還塞了很多泡沫。

最後,整整裝滿了兩個大拉杆箱和一個雙肩包。

奶奶很不理解我的做法,說我不務正業,還說她白養我了,大姑父也知道了這件事,村裡人大都也知道了這件事。

不少人在背地裡對我指指點點。

受着白眼,背負着別人的不理解,在臘月十七那天早上,我帶着東西,離開了漠河。

當時我腦子裡認為北|京人最有錢,我收的古董當然要賣給北|京人,何況我對潘家園那個傳說之地,早已心生嚮往。

從漠河到北|京沒有直達車,只能先坐火車到四平,然後從四平到北|京西。

全程二千多公里,要五十多個小時,為了省錢我選擇了最便宜的硬座。

我提着兩個大拉杆箱,身後還背着大背包,頭很油,穿的也很土,車站裡的旅客不時對我指指點點,竊竊私語。

從沒出過遠門,這是我第一次坐火車,而且是孤身一人。

買完車票我身上就剩下不到一百塊,要是東西賣不出去,我連返程的車票都買不起,更別說吃飯。

火車上的飯很貴,我不敢花錢,就用帶的杯子一直接熱水喝,實在餓的不行了,我就去買了一袋四塊錢的麻花。

農村娃第一次到北|京,看啥都新鮮,車站裡的安檢儀我都是第一次見。

當時歲數不大,但我不怕生人,敢和人交談,我就問別人要怎麼去潘家園古玩市場,售票姑娘很熱心,他讓我坐地鐵,還告訴了我怎麼換乘。

從北|京西站坐九號線,然後到六里橋下車換十號線,在到潘家園站下車。

還好我記性不差,沒走多少冤枉路,那時候地鐵還是兩塊錢隨便坐,只要你不出站就沒人管你。

下了地鐵站,人行道上都是防滑坑,我背着包,拖着兩大箱子很吃力。

走過華威橋,我終於看到了北門外立着的金字橫碑。

「潘家園舊貨市場。」

「終於到了…

《項雲峰全文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