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校園冰帝之王
校園冰帝之王 連載中

校園冰帝之王

來源:google 作者:冰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冰炎 水念然 現代言情

家族的敗類,城市的恥辱,廢材的典型無論是成績出眾的驕子,還是混吃等死的紈絝,都看不起他,他就是徹徹底底的廢物一次奇遇,造就了寒冰的帝王,玩轉都市,稱霸校園世人給予我的寒冷,讓我用冰寒來送還展開

《校園冰帝之王》章節試讀:

「通過,通過,當然通過了,沒想到你在冰雕這一方面竟然這麼的有天賦,真是太令我感動了,你真是百年,哦,不不,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冰雕天才啊,你看我,激動成這樣。嘿嘿。」黃教授高興的說道。
「呃,那麻煩黃教授能不能告訴我,我通過考試了,接下來該怎麼做呢?」冰炎聽着黃教授那麼的拍自己的馬屁,都有點吃不消了,立刻轉移了話題。
黃教授收起了剛才那興奮的失態的模樣,擺起一副**湖的樣子,說道:「你先去財務處交學費,然後再按照財務部的要求,慢慢的辦一些手續就可以了。財務部就在2幢105室。」
「謝謝黃教授,呵呵,那我先去辦些手續了。」說著,冰炎轉身朝2幢走去。黃老教授看着冰炎,自言自語道:「恩,不錯,又一個冰雕人才啊,雖然才開班,但這孩子在這方面的天賦還要遠勝於我,恩……孺子可教也……「
交了學費後的冰炎,東奔西跑,心底怨恨的把黃教授罵了個遍,什麼只要交了錢後慢慢的辦些手續啊,現在這還不把我累死,現在又要我去蓋章,還要身份證。要知道,在冰宮聖殿的這3年中,他可沒時間去辦理身份證,隨便應付了一下,說忘帶了,軍訓結束後補上。心裏對黃教授那個恨啊,但為了能上大學,他還是不厭其煩的把整個2幢上上下下的跑了個遍。終於忙好一切,接下來的就該領生活用品了。
拿到自己宿舍的鑰匙後,冰炎不得不讚歎這大學是既漂亮又先進化啊。連宿舍樓都打掃的這麼的乾淨,還有電梯,這是冰炎所沒想到的。可是他以前從沒上過學,只是在家族裡有家教教導他們這樣的孩子,所以並不了解現在的學校其實都是這樣的。
「叮」的一聲,電梯已經到達了冰炎的宿舍樓層。出了電梯左拐就是一條走廊,到了。這就是我的宿舍嗎。看着門前503的牌子,冰炎心裏暗道。裏面隱隱約約傳來了歡笑聲,看來已經有同學來了啊。
開了門,笑聲隨着門開而漸漸的小下聲來,六道不同的目光同時看向門口。看着各自坐在自己床鋪上的舍友,冰炎知道自己住的是4人間宿舍,首先自我介紹到。
「各位,我叫冰炎,家住W市,19歲,冰雕系,很高興認識你們。」簡單的一句自我介紹,況且又這麼的有禮貌,其他人都也跳下床,紛紛自我介紹到。
「我叫華謙,家住Z市,20歲,音樂系,很高興認識你。你的名字很有意思,嘿嘿。」說話的是一個個字很高,長相很彪悍,像個大叔似的,要不是他自報年齡,冰炎還真以為他是個大叔。
「白書軒,本市人,呵呵,19歲,國畫系,幸會幸會。」說著,用右手中指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他那白白的皮膚配上他那秀氣的面龐,架在鼻樑上的邊框眼鏡,如他的名字一樣,明擺着的一個知識青年的樣子。
「金風,20歲,跟你是老鄉,也是冰雕系。」嘿嘿的笑了笑,一個長的比較瘦小的男生最後一個自我介紹到。最後一個自我介紹的竟然跟冰炎是老鄉,而且也是自考生。不過他的眼睛卻一直盯着冰炎的左手腕處。這位少年的出現令冰炎頓時心頭一緊,他姓金?是金家的人嗎?還是巧合?雖然姓金的人很多,但這也不得不讓冰炎在意一下。要知道,金家的人可是縱風能力者。祖先可都是冰帝的仇人啊。先不管了,先安頓下來再說,冰炎對自己安慰着。
相繼介紹完畢,大家都幫冰炎把東西放到了該放的地方,也令冰炎少幹了些體力活。
「哈哈,真是爽快,這下宿舍的人都到齊了。」白書軒高興的說。
「是啊,明天就要軍訓了吧,哎,又要受苦了,以前高中軍訓就已經折磨死人了,現在大學軍訓,聽說更加的嚴厲啊。那些教官能把你折磨到死。「華謙苦笑着說道。
「軍訓嗎?我還沒有訓練過啊,呵呵。」冰炎笑道。
「你沒軍訓過?不可能吧,難道你高中沒有過軍訓嗎?」華謙有點不可置信的看着冰炎。
「我從來都沒上過學啊,這大學還是我自考才進來的。」冰炎也不隱瞞,隨口道。
「我也是自考生,只有小學沒上,家裡請家教教的,但我初中高中都上過,只是因為成績不好,所以才自考的冰雕。你為什麼會沒上過學。」金風饒有興趣的看着冰炎問道。
「呃,這個,有點複雜,能不能先不說?」冰炎不知道該怎樣回答他,想來想去也只好先這麼說。
「這個沒什麼,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嘛。」白書軒替冰炎解圍道。
「哎呀,我也是隨便問問啦,呵呵,不說的話也沒什麼。」金風嬉笑着道。
冰炎苦笑一下,金風接着道:「這樣吧,中午飯我請了,也算是大家相聚一下,多溝通溝通,怎麼樣?」
有人請客還不好嗎?天下白吃白喝的飯誰不想吃,歡呼一聲,直接奔向了學校的餐館。
這一頓飯,足足的吃了將近2小時,不僅吃的多,四個人還點了兩箱啤酒,可憐冰炎什麼都不知道,第一次出來就那麼的被灌醉了,還是其他三個人架着他回到宿舍的。還好是冰之力自動運行,替他解除了體內的酒精成分,才使得冰炎傍晚醒來。
4個人晚上再次聚餐,這回冰炎說什麼也不喝酒了,中午吃了虧之後,他早已怕了。眾人哈哈大笑,也沒怎麼在意,要知道,明天就要軍訓了,再不多吃點多喝點好的,軍訓的話,要有兩個星期沒好東西吃呢。所以晚上還是吃了很長時間才回來。
除了冰炎,其他3人回來後倒床便睡,冰炎躺在床上,看着戴在自己左手上的手鐲,不禁想起了媽媽當初對自己說的那些話。哎,3年了,3年沒有回家了,不知道媽媽他還好么。爸爸呢,還在生我的氣嗎?冰炎心底暗嘆着道。
「你是木家還是火家的?你左手的手鐲我早已發覺,你瞞得了別人卻瞞不了我。」突入其來的聲音頓時令冰炎下意識的坐起,冰冷的眼神警惕的看着對面床位的金風,他已經完全可以肯定,金風就是五行家族金家的人。
是的,金風他沒喝醉,對於他們這些能力者來說,區區一點酒算的了什麼。他喝醉也是裝模作樣的,連冰炎這樣的極限高手也被騙了。
「你很怕我嗎?」對面的金風也隨之坐起身來,一改之前的嘻哈作風,眼前的金風氣質完全的變了,那深邃的眼神看的冰炎很不舒服,不得不令冰炎提高警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