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六月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六月 其它小說

https://www.1kanshu.cc/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 子安頓時對吳燕祖肅然起敬,真沒想到,這看着油頭粉面,毫無正經的年輕人,竟然對自己的職業這麼尊重,且那麼堅守原則。 子安似乎有些頓悟,就在她打算把此事將就過去的時候,這個吳燕祖忽然出來提醒她。 「吳燕祖,你讓我很佩服,你是一個合格的大夫。」子安真誠地道。 吳燕祖疑惑地看着子安,「你不是這樣想么?但是我聽柔瑤姐說,你說你可以做到溫意大夫要求的那樣。」 子安輕輕地搖頭,「說得容易,做起來卻很難。」 吳燕祖不解,「有什麼難的?咱做大夫的,求的不就是精湛的醫術,可以救更多的人嗎?若為了一個人,固步自封,放棄了救很多人的機會,這是很可惜的。」 吳燕祖見她不做聲,又繼續道:「還有,我聽柔瑤姐說了同命蠱的事情,您如今還沒能為王爺解同命蠱,您若是放棄了做溫意大夫的徒弟,萬一溫意大夫有良方呢?」 子安首先是詫異,詫異柔瑤怎麼啥都跟他說? 其次,是震撼,沒錯,她怎麼就沒想到這點去呢?再深一層去想,這會不會是溫意大夫給她的一個考驗? 如果她救了皇帝,證明可以做到溫意大夫的要求,溫意大夫會收她為弟子。s3(); 如果她不救,則是放棄了跟溫意大夫學醫,那麼,她就沒辦法解孫芳兒的蠱毒反噬,等同是沒辦法救老七,老七要一輩子都被南懷王的生死牽引着。 而如果真的是考驗,那麼,太皇太后肯定也摻和其中,正如之前所想的那樣,如果太皇太后想看着皇帝死,壓根不需要給這個方子,直接袖手旁觀就好。 還有,阿蛇姑姑那天跟她說的話,都一一浮現在腦海里,阿蛇姑姑說太皇太后年紀大了,心軟了,開始捨不得。 阿蛇姑姑是在暗示她,太皇太后其實不忍心看着皇帝死,但是她又不能直接出手,所以才給了她這麼一個方子,假意說是溫意大夫給的,其目的是要救皇帝。 「師父,「吳燕祖見她忽然分神,看着她問道:「您怎麼了?」 子安回過神來,「沒事,我只是感嘆,你比我更合適做大夫。」不止他,便是連柔瑤都比她專業。 「師父謙虛呢,師父醫術這麼好,還精通針灸之術,不知道能救多少人。」 吳燕祖看着子安,道:「其實我倒是覺得不難抉擇,看您把自己定位成什麼人,您若只覺得您是大夫,那麼,便無不可救之人。」 子安實在是沒想到吳燕祖能說出這番話來,真是哲理啊。 「謝謝你。」子安由衷地道,雖然還沒決定怎麼做,但是,吳燕祖的話讓她有些思路,至少,她會再深思一下。 吳燕祖憨厚一笑,「不謝,幫到師父就好,我可是很希望師父能成為溫意大夫的弟子,這樣,我便可以成為溫意大夫的徒孫了。」 子安笑道:「儘力而為吧。」 她打發了吳燕祖出去,換了身衣裳,帶着伶俐和兩位高手便去了鼎豐號。 柔瑤果然在胡歡喜的辦公室,胡歡喜見她來了,明顯可見鬆了一口氣,疾步就起來迎接,「稀客,稀客啊!」 子安笑道:「怎麼了?很想念我嗎?」 > 胡歡喜眨了眨眼睛,「當然想念你,快請坐。」 子安坐下來,道:「你想念我也沒用,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柔瑤的。」 「找我?」柔瑤愕然,「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 「聽聞你最近都窩在這裡。」子安從袖袋裡取出一封信,遞給她,「這是阿景給你的。」 柔瑤不情不願地接過來,撇嘴道:「寫信?為什麼不直接跟我說?還叫你轉交信給我。」 「他回北漠了,你不知道嗎?或許之前是去找過你的,但是,大概你也不願意見他。」 柔瑤大吃一驚,「回去了?什麼時候回去的?」 「昨晚就走了。」子安嘆息,「昨天去跟我打了個招呼,說是今天走的,我今日去送他們,撲了個空,昨晚趁黑就溜走了。」 柔瑤冷笑一聲,「走了就走了吧,還寫什麼信?」 「他們總是要回去的,柔瑤,到底你心裏是怎麼想的?你真喜歡阿景嗎?」 s3(); 柔瑤捏着信,有些失魂落魄,「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子安拉住她坐下來,「你莫非對蘇青還……」 柔瑤苦笑一聲,「我不知道,真不知道,當時聽到阿景跟我說,他喜歡我,想娶我為妻,我很感動,但是之後冷靜下來,我還是忍不住把他和蘇青做了對比,子安,人的心是很奇怪的,若我和阿景一直在北漠流亡,我會愛上阿景,因為那時候我全心全意依賴他,信賴他,但是我回來了,一切又似乎不一樣了。」 「你覺得阿景比不上蘇青?」胡歡喜插嘴問道。 柔瑤搖頭,「倒不是說阿景比不上蘇青,只是,我是喜歡蘇青在先的。」 「那又如何?蘇青不喜歡你啊,單戀有什麼用?」胡歡喜是個務實主義者,既然得不到的,還不如不求。 「他是不喜歡我,我也沒說一定要和他在一起,這樣就挺好的,他喜歡伶俐,我也盼着他能跟伶俐在一起。」 「你這是什麼思想?」子安詫異地看着她。 「這樣……」柔瑤苦笑一聲,「比較安全。」 子安和胡歡喜對望一眼,面面相窺,這是什麼理論?單戀比較安全?安全什麼鬼啊?當然是把幸福握在自己的手中比較重要的。 「柔瑤,你和南懷王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子安決定問她,她覺得,這是柔瑤的心結所在。 柔瑤臉色大變,「我和他之間,能有什麼事?你別胡說。」 子安見她這樣,只得道:「好,你若不願意說,便不說吧。」 她轉移開話題,「對了,你怎麼跟吳燕祖說那麼多我們的事情?連同命蠱都告訴他了。」 柔瑤怔了怔,「我沒告訴他啊,同命蠱的事情怎麼會隨便跟他說?我還不是太信他呢,怎麼?他知道了?」 子安神色凝重地道:「他知道,而且,他說是你告訴他的。」 「不可能,我跟他沒那麼熟,一路回來的時候,他騎他的毛驢,我們走馬車,幾乎沒怎麼說過話,回來之後,我去過你們王府幾次?」 子安與胡歡喜對視了一眼,問題很大啊!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