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夏子安慕容桀
夏子安慕容桀 連載中

夏子安慕容桀

來源:外網 作者:攝政王的心尖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攝政王的心尖妃 都市言情

特工軍醫穿越為相府嫡女,受父親與庶母迫害,嫁與攝政王,種種陷阱,處處陷害,憑着一身的醫術,她在府中鬥爭與深宮之爭中遊刃有餘,誅太子,救梁王,除瘟疫,從一個畏畏縮縮的相府小姐蛻變成可以與他並肩而立的堅毅女子。「你再偷跑出去,本王打斷你的小短腿,有哪個王妃懷着身孕還四處跑?」「江東鬧瘟疫,我身為官民署的大夫,自然是要去的,你再攔我,疫症都要傳到京都了。」鐵臂一伸,橫抱起那絮絮叨叨的女人,攝政王大步回去,哼,官民署的大夫多着呢,要你一個孕婦出馬?還真把自己當菩薩了?也不想想自己當年的手段是何等狠辣刁毒。展開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試讀:

子安一直跪着,五月中的天氣十分炎熱,太陽在她頭頂上惡毒地烤着,額頭上的血已經止住,汗水流過鞭子的傷痕發出火辣辣的疼痛。

跪了一個時辰,她覺得有些支持不住了,身子搖搖欲墜。

監督她的婆子,見她跪得不好,一腳便踹了過來,直踹得子安眼冒金星,幾欲昏倒。

她眸色一恨,雙手撐地,一腳掃向那婆子,婆子不妨她忽然出腳,噗通一聲跌在了地上,頭重重地磕在地板上,子安一手掐住她的脖子,狠辣地道:「你一個老奴才,也敢欺負我?不要命了!」

「你……」婆子看着她的眼神,竟嚇住了,良久才色厲內荏地道:「是相爺命奴婢來監督大小姐的,大小姐竟敢不遵相爺的命令?」

子安冷笑一聲,竟跪在了她的手臂上,膝蓋用力,那婆子就痛得哇哇大叫。

子安神色冰冷地道:「父親讓我跪在祖先牌位前,我現在不就跪着了嗎?」

婆子奈何吃痛得厲害,好漢不吃眼前虧,只得連聲哀求,「大小姐恕罪,奴婢知錯了。」

子安巋然不動,依舊跪着她的手臂,神色冷漠得像冰雕一般。

到了申時左右,宮中來了兩名嬤嬤,說皇后娘娘要召見相府大小姐夏子安。

終於來了!

子安眸色一凜,這才是最難打的仗,稍有不慎,便死無葬身之地!

嬤嬤帶她出去的時候,玲瓏夫人笑着走到子安面前,伸手整理了一下子安的頭髮與衣衫,「到底是入宮見皇后娘娘,怎可這般狼狽?」

她的手在子安的手臂上滑過,用力一掐,恨意頓生,壓低聲音威脅道:「夏子安,你若不死在宮裡,我也會叫你死得很難看。」

子安面無表情地看着她,忽地,伸手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這一巴掌,子安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直打得玲瓏夫人撲倒在地上。

子安一字一句地道:「同樣的話,送給你,等着我回來吧。」

說完,轉身看着兩位嬤嬤,不卑不亢地道:「煩請嬤嬤帶路。」

兩位嬤嬤互相對望了一眼,心中都有些詫異,這位大小姐雖如此狼狽,但是氣度不減半點,反而,有種凌厲之勢。

只是,她真的不知道此番入宮,是在劫難逃了嗎?

玲瓏夫人撫着臉,怨毒的眼神追着子安,很好,這一巴掌,她記下來了,若她能活着出宮,勢必要她千百倍奉還再讓她去死。

宮中倒是給子安準備了馬車,但是,她並不能坐在馬車裡,嬤嬤吩咐,她只能與車把式一起坐着。

宮中的車鑾,百姓有眼見力的也認得,更認得這個身穿紅色嫁衣,卻滿身滿臉傷痕的女子,因為,今日圍觀的百姓可真不少,消息很快就傳開,所有人都知道,相府大小姐拒上花轎,惹得梁王動怒。

有些人說她有骨氣,也有些人說她傻,但是無論說她什麼的,都知道她此番入宮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

悔婚梁王,便是開罪皇后娘娘,這即便砍了腦袋也不為過的。

子安仿若蠟像一般毫無表情,目視前方,日頭開始在她頭頂上徐徐沉去,她覺得頭很暈,全身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像是在夢裡一般,便連日頭,都是花的。

馬車沿着青石板馳道前行,馬蹄聲噠噠,像聲聲催命鈴。

她豈會不知道今日悔婚,會有什麼後果?但是最壞的後果,也不會比她嫁入梁王府更壞。

梁王府中十餘名姬妾,有半數是殘疾的,調查所得,三年中,梁王府中抬出去的姬妾屍體,不下二十人。

這個梁王,是瘋的。

京中沒有達官貴人,會願意把自己的女兒嫁入梁王府,所以至今還沒納娶正妃。

梁王自然也不願意娶低門小戶的碧玉,與夏丞相喝酒,本是戲言,殊不知,夏丞相酒後竟真的同意了,梁王豈會放過這個機會?

梁王啊梁王,一會你必須在宮中,否則,我此計難成!

子安轉動着奪魂環,心裏默默地想着。

馬車停在了皇宮西門,下了馬車,嬤嬤對子安道:「皇后娘娘有令,六月十九是觀音娘娘的誕辰,為了給皇太后祈福,但凡從五月十九入宮的命婦貴女,都必須從西門三跪九叩進去。」

子安看着嬤嬤,神情平靜地說:「皇后娘娘對皇太后的孝心,讓人感動,臣女必以皇后娘娘為榜樣。」

嬤嬤淡淡地道:「那就請大小姐跪着進去吧!」

子安緩緩地跪下,心裏豈會不知道這是皇后娘娘的下馬威?

但是,這只是一個開始。

三跪九叩,三步一跪,九步一叩頭,這是為皇太后祈福,自然,磕頭不能隨便了事,必須要聽到洪亮的響聲。

兩名嬤嬤在身後跟着,口中數着,「一步,兩步,三步,跪,起,一步兩步……」

子安聽着口令,該跪的時候,噗通一聲跪下,該磕頭的時候,咕咚地就磕下去。

每一次跪下,都必須噗通一聲,而不能緩緩下跪。

力度不足,嬤嬤便會冷着臉讓她重新再跪,磕頭的聲音若不夠響亮,便得重新再叩。

從西宮門走到後宮,這短短几百米,就已經讓子安的額頭腫起,滲血出來,她的雙腿膝蓋像是被針扎一般疼痛,

她眼前的一切,都開始重影,頭昏沉得厲害,耳邊嬤嬤的聲音像是來自天際,那般遙遠,但是一聲聲卻又像在耳中爆炸。

夏子安,這才是開始,你必須撐下去,否則你今天就得再死一次。

她害怕死亡,她渴求活着,唯有活着,一切才有希望。

所以,縱然跪得血流披面,她也要跪下去。

這一段路,彷彿走了一輩子,子安幾度欲昏過去,活下去的信念支撐着她,必須要熬過去。

她控制住眼裡的狂怒與執恨,儘可能地讓自己虔誠平和。

終於,來到了皇后娘娘的靜寧宮。

子安已經是渾身大汗,汗水混合著鮮紅的血液流下來,趁着她那一身破損的嫁衣,竟讓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悲壯與妖異。

「夏大小姐先跪着,娘娘正與攝政王說話,說完自然會召見你。」嬤嬤淡淡地說。

天色已經漸漸暗淡了下來,天邊一層橘色的雲也徐徐褪成淺黃。

子安跪得筆直,用盡全身的力氣控制住不讓自己發抖,她說不出是冷還是熱,又或許是痛,磕頭腫起來的額頭還有鮮血滲出,一滴滴地落在雲石地板上,但是她的神情是十分平靜的,彷彿一座雕塑般。

就這樣,跪了半個時辰,跪得她幾乎已經沒辦法直起腰,嬤嬤才從殿里走出來,道:「夏大小姐,皇后娘娘傳你入殿覲見!」

子安恭謹地道:「謝嬤嬤!」

她很艱難才可以站起來,雙腿麻木得一點感覺都沒有,甚至連痛感都消失

了,踉蹌了幾下才算穩住身子。關注”hongcha866″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夏子安慕容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