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連載中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

來源:外網 作者:言安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網遊動漫 言安

第1章 「我們離婚吧。」 矜貴高傲的男人,目光不帶任何感情的婢睨着面前的小女人。 「我會給你補償。你要錢,要工作,甚至是給你母親最好的醫生,這些我都可以幫你。」他淡淡然道。 洛詩涵拚命的隱忍着眼底的淚光。 當初戰寒爵的未婚妻逃婚,為了應付各大媒體,臨時將她抓來做了替補新娘。他以為她是不能抵擋戰太太這個稱謂的誘惑。只有洛詩涵自己知道,她嫁給他,只是想成全自己那顆愛他兩世的心。 她有多愛他,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我嫁給你,不是為了錢。」在他面前,因為展開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章節試讀:

第8章

服務台的護士留意到小傢伙,他穿着白t,前胸還有裝甲戰車的印花圖案,黑色的休閑運動褲,戴着黑色的口罩,還有那一頭又黑又酷的頭髮。

黑白兩色令他看起來乾淨得如一副水墨畫,就好像漫畫中的小王子一般。

可愛到爆!

「小朋友,你要找誰啊?」護士姐姐笑盈盈的走過來,聲音很溫柔道。

「我要找我的――爹地!」小傢伙臨時改了口。

媽媽說,行走江湖要多留一個心眼。

除了警察叔叔,對其他人都不能輕易說真話。

小傢伙抬頭望着護士:「小姐姐,你知道我爹地在哪裡嗎?」

但是這小傢伙就不一樣,看起來軟萌可愛,笑起來彷彿能夠融化冰雪,好看得讓人對他完全沒有抗拒力。

「知道。總裁在九樓辦公室!」小護士想也不想便衝口而出。

小護士看到小傢伙的臉,口罩外那雙漂亮得犯規的桃花眼令她錯愕不已。這雙眼睛竟然與他們的冰山大總裁一模一樣!

只不過,大總裁不苟言笑,所以即使長了一張魅惑的俊臉,全身的冰寒氣息也讓人只敢遠觀不敢親近。

小傢伙搖頭,「不要。」

這個護士姐姐看起來挺漂亮,可是腦袋不太靈光,有她在身邊會壞他的好事。

小傢伙有些不開心,他長得很像總裁的兒子?他看起來很大眾臉嗎?

小護士的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的轉彎,貓着腰態度恭謹道,「姐姐送你上去好不好?」

在九樓的時候,目標位置幾乎和自己重疊在一起。

小傢伙從電梯間里走出來,按照定位系統的提示,很快就找到洛詩涵被關的房間。

這時候電梯門剛好打開,小傢伙迅速鑽進電梯間。

隨着電梯的上升,手錶上顯示的目標位置離自己愈來愈近。

小傢伙望着門上的全銅指紋鎖,嘗試着將小手指放在指紋識別區上,不曾想紅外線掃射過他的指紋後,就聽到指紋鎖卡一聲,門意外的打開了。

小傢伙傻眼了,這指紋鎖專門是為他設計的?

厚重的原木門上,貼着「總裁休息室」的木牌。

小傢伙推了推門,門紋絲不動。

從有記憶起,他還從來沒有見過媽咪哭過。

媽咪會哭,肯定是受了特別大的委屈。

小傢伙推開門,就看到自家媽咪狼狽不堪的被綁在桌子腿上,頭髮亂成雞窩似得,一張臉埋在膝蓋上,整個肩膀一抽一抽的。

媽咪哭了?

目光投向指紋鎖,困惑於心的難題終於得到驗證。

原來寒寶的指紋和戰夙是一樣的耶!

「媽咪!」小傢伙丟了滑板車,跑到洛詩涵面前,手腳麻利的為媽咪解綁。

洛詩涵聽到兒子軟萌的聲音,抬起一張淚臉,看到寒寶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洛詩涵驚得目瞪口呆。

寒寶的跆拳道,那可是非常厲害的。

當初寒寶身體不好,洛詩涵讓他去練跆拳道只是為了增強他的體質。

寒寶寶扯下口罩,那張好看到犯規的臉上浮起一抹慍怒。

「媽咪,你告訴我,是哪個混蛋欺負你了?兒子替你滅了他。」說完還瀟洒利落的做了一個高難度的旋踢腿。

洛詩涵將他的口罩重新掛到耳朵上。「這裡很危險,我們離開這裡再說。」

「哦!」寒寶乖乖應道。

沒想到老師說他是天賦型選手,兩年下來,寒寶拿到的跆拳道獎盃真是堆滿了書房。

特別近半年,他開始挑戰高年齡組,取得很好的成績。

很快,大樓的監控屏上就失去了影像。

……

離開前,洛詩涵忽然想到了什麼,「等等,我們得想辦法破壞這裡的監控系統,不能讓壞人發現你的存在。」

「簡單,交給我吧。」

小區的容積率創全城有史以來的新低,不到0.5。當然,能夠入駐海天一色的人不僅僅得有錢,還有要勢力才行。

戰寒爵的林肯車駛入地面車庫時,一個華麗的飄移,快速停下。

城南別墅海天一色,可謂是寸土寸金的城市桃花源。

獨棟別墅體量巨大,花園面積更是廣闊。

「大哥,你怎麼回來了?」戰鳳仙端着一盤糖醋排骨,招呼着剛進門的戰寒爵。

戰寒爵的媽媽正擺着碗筷。

下一刻戰寒爵鑽出車門便火速往家門口走去。

打開防盜門,卻嗅到美味佳肴的香氣,戰寒爵微微錯愕的望着屋子裏面。

而戰夙完全無視老爺子的存在。

戰寒爵換了鞋,走到戰夙面前淡淡道,「既然爺爺奶奶他們來了,為什麼一定要爹地回來?爹地今天中午很忙――」

戰寒爵的爸爸則在客廳的遊戲區,陪着孫子堆樂高機械人。

所謂的陪,不過老爺子一廂情願的坐在戰夙身邊自豪的看着孫子。

「說話!」戰寒爵道。

「你自己回來的。」戰夙酷酷的說。

忙着修理你的媽咪!

戰夙對他的話置若罔聞,他樂此不疲的堆着樂高,他的樂高機械人比他還高。

「醫生都說我有自閉症,你還指望我多說話?笨!」戰夙將最後一塊樂高塞進機械人的眼裡,站起來,推開戰寒爵自己上樓去了。

「你現在不是說了挺多字嗎?」戰寒爵道。

言外之意,腳長在他自己身上,他又沒有綁着他,不想回家就別回來,回來了憑什麼給他臉色看?

戰寒爵頓時語滯,卻耐着性子和戰夙講道理:「爹地擔心你中午沒飯吃才會趕回家。如果你能在電話里告訴爹地爺爺奶奶來了,爹地不用那麼著急的趕回家。」

老爺子卻在一邊笑呵呵的說風涼話,「親生的。」

戰寒爵被戰夙懟的臉色發青。

「超常發揮!」戰夙道。

戰寒爵氣得伸手就要去掀戰夙堆的機械人,老爺子驚慌失措的阻止他,「別動。這是戰夙他媽咪。你動他媽咪,你兒子就會動你媽咪。」

以前都這樣,戰寒爵惹戰夙生氣了,戰夙發起狂來全家都會遭殃。

奶奶心疼孫子,每次都要嚎哭一頓才能收場。

《幸孕寵妻:戰爺,晚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