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連載中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

來源:google 作者:要給生活添點堵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帝白禮 遊戲動漫 辛德拉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務技能分區、花崗岩護盾、黑暗祭祀、踏前斬裝備分區、盧安娜的颶風、疾行之靴、攔個女的折磨……本書的全名《超神學院之因為催命鬼一樣的系統,迫不得已之下我只能遊走於以知宇宙的各大勢力之間,給人家當老二的悲催歲月》……這是一本雙主角的文,主角一號男的,主角二號性轉變成女的展開

《雄兵連之在各勢力當二把手的日子》章節試讀:

每一個故事的開始都需要個開頭,如果要給這個故事選擇一個起點的話,我覺得應該是……

我們兩個死去的這一天……

……

初秋的天氣已經開始慢慢轉涼,不再像夏天那麼炎熱。

晚上九點半是晚自習的時間,三年E班的教室里,學生們都是低着頭努力學習,每個人都在非常認真的學習着,畢竟明年的這個時間就是高考的日子了。

不過,即使是重點高中的優秀班級,也肯定會有那麼一兩個學渣。

這會高新宇實在是有些坐不住了,看着面前那本名為數學的天書,高新宇感覺自己就像在修仙一樣。

明明這本書上的每一個字高新宇都認識,但放在一起卻又完全看不懂是什麼意思。

此時高新宇徹底的明白了一個道理……

女人可能會欺騙你,兄弟可能會背叛你,但數學不會……

因為數學不會就是不會!怎麼學也學不會!

與其把青春時光的大好年華,浪費在學習這種無意義的事情上,還不如抓緊時間上上分來的實在!

趁着講台上監課的班長不注意,高新宇悄悄推了推坐在他前面的白禮,小聲的詢問道。

「白狗子,網吧包夜,聯盟上大分去不去?」

聽到高新宇的話,白禮就連頭都懶得回,直接一套素質三連。

「滾滾滾!沒看見老子正學習呢嗎?」

「老子可是一個勵志要考清華、北大的人,怎麼可能曠課陪着丫打遊戲?」

「再說了,你怎麼一天天就知道打遊戲?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他不香嗎?」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白禮是個什麼臭德行,那高新宇實在是太知根知底了。

平日里考試時,白禮都是勉勉強強能過及格線就行,得過且過就是他白狗子的座右銘。

這貨還能認真學習?

還天天向上?

純粹的瞎扯!

高新宇就算是用腳趾頭思考,他都能猜到白禮拒絕自己的原因。

白禮這個貨,百分之百是沒錢上網了。

「就你那成績還清華北大?是不是生活費又沒了?沒事……今天小爺我請客!」

「那你不早說。」一聽有白嫖這種好事?白禮也不想看這天書修仙了,隨手將書丟到一邊,拉起高新宇就朝外走:「快走快走,我有預感……今天肯定是個上分的好日子……」

眼看着這兩個站起來就要走的傢伙,班長心裏都要煩死他們兩個了。

成天就知道搞事情,沒事就弄點妖蛾子,次次掃黃咳咳……次次搗亂的都有他們兩個。

即使是心裏懶得管這兩個傢伙的死活,但出於班長的職責所在,出聲詢問原因還是有必要的。

「白禮,高新宇,你們兩個幹什麼?」

聽到班長的詢問,白禮馬上立正行禮,一副三好學生的乖乖樣子。

「報告班長大人,高新宇肚子疼,我準備送他去醫務室看看。」

白禮的兩隻大眼睛裏寫滿了真誠,就差喊一句:你要信我啊!

白禮是個既話嘮又嘴臭而且還愛噴人,性格衝動有些急躁,從不考慮事情的後果,屬於是敢想敢幹並且有急智的那一批人。

對於白禮來說,應對場合與事情的情況下,隨機應變,撒個謊是再簡單不過的事。

而高新宇與白禮是截然不同,說來也是很奇怪,這倆個人模板是完全相反的,居然能混成最好的朋友。

高新宇在熟悉的人面前還好,對待不熟的人是一句話的都沒有,屬於那種沉默寡言的冰山系。

而且天秤座的高新宇,性格優柔寡斷,做事任何事總是猶豫不決,並且反應是異常的慢。

聽到白禮的話,班長看了一眼高新宇,只見高新宇像個沒事人一樣,哪有半點肚子疼的樣子。

就是因為高新宇反應比較慢,白禮也沒有提前跟他商量過,剛剛就突然說他肚子疼,而他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還是白禮反應迅速行動果決……

班長站在講台的後面,看向兩人有一個視野盲區,只能看見兩人的上半身,膝蓋以下的位置被講台所阻擋,班長其實是看不到的。

白禮抬起腳狠狠地踩在高新宇腳趾上,高新宇疼的受不了,直接直接叫出了聲。

「哎呀卧槽……疼死了……」

與此同時白禮右手抓起高新宇的一隻手,放在高新宇的小肚子上,左手摁着高新宇的後背,讓他的身形微微彎曲。

這個形象在外人看來,高新宇此時就是因為肚子疼,嘴裏叫疼,捂着肚子,半彎着腰,一副因為疼的受不了的樣子。

「真是因為肚子疼?」

看起來挺像真事的,但根據這倆人平時的所作所為,他們的可信度實在不是很高,班長有些將信將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放他們走。

「我的大班長啊!是真的!絕對是真的!我這麼單純不會說謊的一個人,怎麼可能欺騙的了,既聰明又睿智的班長大人您呢?」

「再者說了!您就算是不相信我,您也看看啊!您瞅瞅高新宇現在這樣子,都疼的直不起腰來了。」

「您再看看這額頭,冷汗都下來了,這能是裝出來的嗎?這怎麼可能是裝出來的呢?這就是真的啊!」

「班長大人,老師不是常說,我們班級要當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嗎?咱們都是一家人了,您都不願意相信我嗎?再說了……」

白禮這嘴就像把冒藍火的加特林一樣,突突突說起來沒完沒了,直把班長聽的一愣一愣的。

「行行行!別說了!我耳朵都快起繭子了,我信!我信你!你們兩個快去吧。」

被白禮嘴炮弄的不勝其煩,班長拉開教室門朝外面一揮手,示意二位趕緊滾出去!不要再磨磨唧唧的了。

「哎,好嘞,謝謝班長!您就是高新宇的重生父母!再造爹娘!以後您就是他親媽了!」

說完白禮扶着旁邊入戲太深,還在演的高新宇就往外走。

高新宇那是入戲太深嗎?他那是腳趾太還在疼。

一瘸一拐的高新宇,抓着白禮的胳膊,咬牙切齒的質問道:「你踩我腳幹嘛?」

白禮抱歉的一笑,但說的話卻沒有一點抱歉的樣子。

「少廢話!快走……」

兩人剛一走出教室門,立刻撒丫子就是跑,哪裡還有半點肚子疼的樣子。

看着兩人狂奔的身影,班長無奈的扶着額頭,她知道……這次她又被白禮這個混蛋給騙了。

感受到背後的視線,白禮笑嘻嘻的回過頭,對着班長揮了揮手。

看了眼遠處的白禮,班長嘆了口氣搖搖頭,轉身回到了教室之中,給白禮留下了一個寂寞的背影。

「哎……一直這樣我們怎麼會有未來……高考結束之後就要分開了……」

可憐的班長,她的初戀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

出了教學樓直奔後面的圍牆,兩人來到圍牆邊,白禮推着高新宇上圍牆,高新宇上去後再回過頭把白禮拉上來,整個過程加在一起都不到十秒,看兩人這行雲流水,輕車熟路的操作,是徹徹底底的老慣犯了。

……

「去哪家上網?」

兩個人離開學校走在馬路上,高新宇出聲詢問道。

學校附近的網吧跟網咖還真不少,天秤座的高新宇一直不擅長做決定,所以這種時候他都會詢問白禮的意思,讓白禮來做出決定。

白禮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下。

「要不然去穿越時空他家?」

「雖然他家路程有點遠,但是他家包夜的價格很便宜,而且還免費贈送一杯飲料,也能給你省下點錢不是。」

高新宇是說了他要請客,但他的實際情況白禮也知道,高新宇的家裡雖然挺有錢的,但是家裡給他的生活費並不算多。

兩人每個月能拿到手的生活費,數目上其實都差不多,白禮自己的已經花沒了,那麼高新宇的應該也快了,所以白禮提了個能少花錢的地方。

兩人平時都是以白禮為主,這次的提議還是為自己好,所以高新宇也沒什麼意見。

「嗯,那走吧……」

「我們就去穿越時空……」

高新宇的話音還未落下,遠處一道強光襲來。

那光越來越近,它的速度飛快,伴隨着巨大的轟鳴聲,一輛大貨車逼近……

雖然大貨車的速度很快,但離兩人的位置還是有一段距離的,白禮在發現之後的第一時間就退回去了,但高新宇卻愣在了原地。

就在這種要命關鍵的時候,高新宇的選擇困難症犯了!

正在糾結着,沒辦法做出選擇。

『往前跑?往前跑會不會跑不過去?那退回去?但好像跑過去更近一些,怎麼辦啊!』

這就是高新宇的心理活動,白禮在後面一個勁的叫喊。

「喂!快跑啊!」

「老高!快跑啊!」

「靠!這傢伙在幹嘛?」

眼見大貨車越來越近,情急之下白禮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準備跑回去拉着高新宇離開。

「沒事的!只要我的速度足夠快!我就能……」

白禮想的很美好,可惜他並不夠快。

衝過去時大貨車已經近在咫尺,白禮根本沒有時間改變高新宇的命運。

甚至現在連白禮自己的命運,也已經不是他自己能做主的了。

嘭!

伴隨着巨大的撞擊聲,兩人被直挺挺的撞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血液流了出來……

「啊呦……撞……撞到人了……1……120……」

這時因為疲勞駕駛而睡着的大貨車司機,這才姍姍醒來,慌慌張張的撥通了120的急救電話,但是這一切都已經為時太晚了,因為兩人此時已經不在人世了……

……穿越時空網咖,歡迎各位的光臨……

『我這是在哪?』

『啊……身體好疼……』

『嗯……對了,我好像被車撞了……』

『那……我現在是死了嗎?』

『算了……』

『死了就死了吧……』

『本來我就覺得我不適合這個世界,死了也好……』

『連自己為什麼活着都想不明白,那活着還不如死了呢。』

『就是……這麼莫名其妙的死了,會不會讓父母傷心啊……』

「喂!你是什麼人啊?」

『沒辦法……希望他們能振作點吧……』

『早知道我給自己買個意外保險就好了,死了之後還能給他們留一大筆錢。』

『哎呀!這麼好的主意,我怎麼早就沒想到呢?』

「喂!!你醒一醒啊!」

『算了……還去想這些事情幹嘛……我都已經死了,不應該對世間有所留戀……就是……可惜沒能救下老高……』

「喂!!!醒醒!!!你起來啊!!!」

被這個聲音吵的不厭其煩,白禮猛的睜開眼睛,一把抓住那隻從剛才起就狂捅自己臉的小手,毫不留情就是一頓噼里啪啦的狂噴。

「從剛才開始就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煩不煩啊?」

「戳戳戳!你丫手怎麼那麼欠!」

「丫沒看見老子正在那裡抒發情感呢嗎?我特么都已經是個死人了!丫就不能給老子點私人空間嗎?真的是煩死……」

說著說著白禮就停下了……

因為白禮實在有點張不開嘴了。

眼前這個只有七八歲的小丫頭,已經被白禮給噴哭了。

哭的這叫一個梨花帶雨,大鼻涕都流下來了,但是這一幕並不讓人覺得噁心,反而還有那麼一絲絲的小可愛。

白禮現在真是小小的腦袋,大大的疑惑,語氣中充滿了迷茫的問道:「emm……小鬼,你誰啊?」

「你佔著我的床,大聲吼我?叫我小鬼?居然還要問我是誰?」

小女孩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掙脫白禮抓着她的手,一邊哭着,一邊朝着外面跑去,嘴裏還哭唧唧的說著。

「嗚嗚嗚……你欺負人,嗚嗚嗚……我要告訴我父皇,讓他砍了你的頭……嗚嗚嗚……」

白禮想去攔住小女孩,可這身體一動起來,他就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弟弟小了……

不只是弟弟小了……胳膊也變短了……腿也短的很離譜。

「哎!哎!你先別跑啊!你到底誰啊?我這身體又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會變小了……」

小女孩也不回答白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跑出了白禮的視線。

「就離譜!這都啥跟啥啊?我也沒使勁抓啊?這丫頭怎麼就哭這樣……」

環顧四周……

這既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古代裝飾與建築,讓白禮實在有些摸不着頭腦。

「這都是什麼玩意?拍古裝劇呢?」

這種情況真是讓人頭大,白禮現在滿腦子的疑問。

「哎?不對啊?我不是死了嗎……這是個什麼情況?」

白禮明明記得,他剛剛被一輛大貨車給撞了,怎麼再一睜眼就跑到這裡了?

就算是沒被撞死也應該在醫院啊……

就算是沒人送他去醫院,這身體也不應該變小啊……

白禮低頭看了看變小的手掌,若有所思的嘀咕了一句。

「難道是……穿越……」

正如同白禮所想的一樣,此時在他腦海之中突然響起一句機械化的聲音。

『王佐系統正在啟動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