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鏽蝕王
鏽蝕王 連載中

鏽蝕王

來源:google 作者:牽着蝸牛看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雲明 牽着蝸牛看海 都市小說

抬頭會看到什麼?星球壁壘相互擠壓吞噬,掙扎融合,生靈彼此在重合空間里競爭求生,爭取機會抬頭會看到絕望,或者不放棄希望!展開

《鏽蝕王》章節試讀:

嬰兒拳頭大小的能量團蠕動着,許昭面帶喜色,微微晃動,不斷分離出指頭大小的能量閃入眾人身體。

雲明感覺剎那的溫暖一閃而逝,身體中傳來飽和膨脹的力量感。

剩餘大約一半的能量直接被許昭融入身體,那雙藍色的眼眸更加明亮:

「你們應該感覺到了,這些來自野獸骨骼上的能量可以提升我們的身體,更高等級的野獸會有能量沁入獸骨本身,這也是我們可以利用獸骨穿梭結界的原因。」

許昭說完神秘一笑:

「說點大家感興趣的,你們知道我的冰系能力是怎麼來的嗎?」

說著一伸手,晶瑩剔透的冰晶在他的掌心凝聚成一把旋轉的微型冰刃,十分漂亮。

「更高等級的野獸,獸骨的顏色是金黃色,上面可能會出現帶有屬性的能量,顏色越深,幾率越高,同樣也越危險。」

說完笑眯眯看着眾人,意味深長。

趙闊突然開口:

「許大哥這次要進入內圈層,是否就是為了屬性能量而來?難道一個人可以擁有多種能力嗎?」

許昭笑了笑:「這是我第三次進來了,很多事情都還未被證明,你的問題我現在回答不了。」

說完就轉身,繼續向前走去,幾人紛紛跟上,表情都有些激動。

轉過山丘,又是一頭半人高的野獸,許昭控制減速,眾人合作戰鬥,雙方配合的越來越熟練。

隊伍始終向著內部圈層進發,隨着距離的深入,遇到的野獸數量和質量都在提升,每個人都收穫了很多不同顏色的能量,最後接連有人出現身體飽和的情況,暫時無法吸收能量了,大家看着許昭一路吸收大量能量,似乎不會出現飽和的現象,對獲得能力這件事更加急切。

天色漸暗,許昭回頭看了看有些疲憊的眾人,開口道:

「我們加快速度,翻過前面那個土坡,就有一個臨時營地,是我們之前建造的,我們今晚在那裡過夜,有可能會遇到其他的隊伍!」

雲明有些驚訝,竟然還有組織能夠湊夠進入的名額,看來帝國中也是藏龍卧虎。

行走了十幾分鐘,遠遠就看到了遠處低矮的柵欄里,幾個木頭搭建的簡易帳篷中發出明滅不定的光,外面的獸皮和夜色融為一體。

靠近後看到一個顯眼的光頭站在木柵欄口,雙方看清面容後,一道詭異的聲音傳出:

「哎呀!冰皇哥哥你來啦!」

雲明只覺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其他人都是哆嗦了一下,一陣惡寒。

最前面的冰皇許昭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光頭,你是不是出門沒吃藥!」

光頭青年爆發出一陣笑聲,不理會推開他的許昭,強行來了一個熊抱,這才帶領着眾人進了帳篷。

木頭搭建的帳篷空間很大,雲明走進去發現兩個火堆旁各自圍坐着八九個人,還有一堆灰燼在角落裡,看來這個帳篷就是給三隊人準備的。

冰皇許昭的名頭確實響亮,人緣也好。

很多人紛紛站起來打招呼,有人直接幫忙引燃了火堆,眾人收拾好後,就在木架子上烤起了一路收集的野獸肉,而許昭也被光頭拉到了他那一群人中,似乎他們都很熟悉。

至於剩下的那一隊,帶有明顯的軍人氣質,一絲不苟的坐姿,端端正正的神色,一言不發,統一的制式白骨短刀,領頭的是一位帶着半張面具的高個子,寸頭,眼睛和鼻子被遮擋,旁邊坐着一位神色冷漠的中年人,自顧自吃着烤肉,看來是副隊了。

當木架上飄出烤肉香氣的時候,雲明注意到三個隊伍的領頭人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事情,面具男和他的副隊都在,四個人坐在角落,偶爾傳出一些爭論。

很快,許昭就坐回了隊伍,接過一塊獸肉啃咬了幾口,突然開口道:

「之前和大家說了,這次我的目標是內圈。」

略微沉默了下,又接着道:

「本來想帶着你們在中圈停留幾天的,我第一次進來也是在中圈獲得了冰系能力,那次真的很幸運,中圈確實適合新人。」

「現在其他兩個隊伍中很多人都是進來過三次的,新人很少,他們決定明天出發,直接穿過中圈,去內圈探查,他們邀請我了......」

一股淡淡的情緒在每個人心頭漫延,眾人隱隱有些不安。

察覺到氣氛異樣,許昭開口道:

「我的能力偏向輔助,一個人闖內圈,比較吃力,現在機會剛好合適,明天我會跟着他們一起出發,我建議大家留下來,在外圍進行狩獵,一天時間還是太短了,等到徹底熟悉了環境,大家再嘗試着進入中圈交接地帶找機會。」

「當然了,你們願意跟着隊伍進入內圈也可以,但是......」

許昭語氣有些低沉:

「但是,真的很危險,我也沒有把握能活着走出來。」

火堆旁有些沉默,雲明有種被拋棄的錯覺,轉念一想,也很正常,這裡的每個人都是衝著機緣來的,每個人只需要對自己負責。

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雲明直接問道:

「內圈是不是獲得特殊能力的機會很大?」

眾人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許昭苦笑一聲,點點頭:

「機會是很大,可是聯合行動中是按勞分配的,大家要想清楚。」

又是一陣沉默。

許昭輕輕說道:「情況就是這樣,大家有一晚上的時間考慮,明天天亮,聯合隊伍就會出發。」

說完就閉着眼睛靠在了身後的木架子上。

趙闊的腦袋湊了過來,輕聲問道:

「雲明,你什麼打算?去不去?」

「去送死嗎?」

雲明無奈道。

沒有能力的人其實沒有選擇權,一直都是被選擇,只是如果不拼一次,永遠都不會有機會獲得能力,他的父親很早就告訴他,窮人之所以窮,就是因為沒有野心。

大家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漫長的黑夜裡不時有無意識的嘆息傳出。

天微微亮。

雲明就被許昭的說話聲叫醒。

「隊伍幾分鐘後就要出發了,無論大家做出什麼樣的決定,都要注意自身安全。」

果然,旁邊的隊伍已經完成了整合,那些氣勢十足的軍人無一例外,全部選擇去內圈,光頭的隊伍中只有三個人坐着沒動,其他人都在檢查物品。

雲明看了看自己這邊的隊伍,只有四個人在收拾東西,看來是準備去內圈搏一搏運氣了。

隨手拉了拉自己後背的骨刀,檢查了下水和肉食,這時,一個試探的聲音響起:

「你昨晚不是說不去送死嗎?」

雲明聳了聳肩:「今天改主意了!」

...

四名隊長,二十名隊員,一行人快速走出了臨時營地,向著內圈進發。

雲明感覺總是有一道目光在注視着自己,回頭卻找不到人。

「別看了,是那個周武,你們有仇?他注意你一路了!」

趙闊一邊趕路,一邊低着頭說道。

雲明朝着周武看去,果然,二人的目光在空中撞在一起。

周武冷笑一聲,扭過了頭。

中圈的植物很茂盛,周圍不再是黃色,零星的草地開始增多,最後成片的草地連接在一起,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

遇到的野獸數量快速增加着,有時候能看到成群的食草野獸安靜的聚在一起,只要招惹一頭,幾十頭都會發狂,隊伍被衝散了幾次後又重新集合在一起。

走了大半天,大家都有些累。

一個平緩的山坡上,所有人都緊張的盯着下面一頭金色毛皮的野獸,獨角在陽光下閃着寒光,四根粗壯的大腿滿是褶皺,這是這一路走來遇到的唯一一頭落單的。

「老冰,你看呢?」

光頭躍躍欲試,一路走來毫無收穫,反而被追的到處逃跑,心裏早就有些火氣。

冰皇許昭看着下面悠閑散步的野獸,開口道:

「我覺得行,這裡已經接近內圈了,不如就拿它練練手,探探這裡野獸的虛實,也好有個準備,尖刃,你的意思呢?」

雲明吃了一驚,戴面具的男子竟然就是尖刃,那個帝國王牌,難怪會和軍人走在一起,等等,這麼說這個不靠譜的光頭就是武僧了!

戴面具的男子還未開口,旁邊的中年人就說道:「試試吧,不行就撤,我反正對這次行動不看好!」

光頭武僧立刻就不滿了:「溫隊,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能做的了小隊的主我沒意見,尖刃也被你代表了?」

中年人一怔,看了看尖刃毫無表情的臉,沒有說話。

「按照冰皇說的吧!」

尖刃冷漠的聲音傳出。

眾人都看向冰皇,他的能力偏向輔助,所以一般都是他做布局安排,同時他在軍方和各組織陣營都說的上話,大家也信服。

「老一套吧,尖刃武僧,你們主攻,其他隊員包圍牽制,三進成員在裏面,兩進在中間,第一次進來的在最外邊,先摸下去吧!」

雲明跟着其他隊員從兩側快速迂迴,山坡上四名隊長從正面緩緩下坡,雙方几乎同時到達野獸的周圍,一個不規則的包圍圈已經形成,最內側五個隊員抽出骨刀,一點點逼近,雲明站在最外圍有些緊張,看了看趙闊,那副懶洋洋的樣子已經消失,同樣一臉鄭重。

走近後才能感受到這頭野獸的健壯,兩米多高的身軀充滿了壓迫感,肉墩墩的身體輕輕抖動着,暗金色的眼眸冷冷盯着靠近的眾人。

標誌性的藍色能量一閃而逝,野獸體表開始凝結冰晶。

隨着冰皇許昭的出手,戰鬥開始了。

《鏽蝕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