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玄學大佬燃翻天
玄學大佬燃翻天 連載中

玄學大佬燃翻天

來源:外網 作者:春水搖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春水搖 都市言情

硯家失散多年的女兒終於找了回來! 然其生性自卑敏感,木訥寡言,一時想不開跳河自盡,再睜眼,便是除了名字什麼都不記得的硯靈兮。 硯靈兮天生一副笑臉,什麼都吃就是不吃虧,什麼都受就是不受委屈,既然硯家不喜歡她,她就毅然決然搬出去。 幾個月後,硯家再次找到硯靈兮。 彼時,她正在擺地攤,邊擺邊念叨:「看風水擇吉日,八字合婚寶寶取名,算命看字相面,鎮宅平安符,觀音送財符,破邪法正符,斬妖除魔符......應有盡有,今天一律打八折,一張八萬,要買速來!」 神奇的是,還真有無數他們需要瞻仰的大佬,跪着求着也要買,還為了多買一張互相打起來了!展開

《玄學大佬燃翻天》章節試讀:

[]
翌日。
硯靈兮睡到自然醒,閉着眼睛在床上伸了個懶腰,然後打開窗戶,對胡桃在的地方說了句:「進來吧。」
鬼是不需要睡覺的,胡桃聽到,立馬跟着進來了。
「硯大師……」
「別這麼叫我,聽着這個稱呼我還以為自己已經七老八十了呢。」硯靈兮很不滿,她明明長的很年輕!
胡桃瑟縮着問:「那,那我該叫您什麼?」
硯靈兮:「直接叫名字唄。」
「哦哦。」
雖然應聲,但胡桃還是不敢直呼其名。
「報仇了?」硯靈兮問。
胡桃:「是的,我以為他們多多少少會有些愧疚的……是我想多了。」
「如果他們真的對你愧疚,你還會動手嗎?」硯靈兮問。
胡桃沉默了。
她生性善良,做鬼這些年,最出格的也就是硬要柯元思和他結婚這件事了,從沒害過別人。
如果胡老頭胡老太真的心有愧疚,她不一定能下得了手。下不了手,她心中的結解不開,苦的還是自己。
所以說,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數。
想通之後,胡桃釋然地笑了一下,真心道:「謝謝你,靈兮。」
硯靈兮很瀟洒地一揮手:「小事。你要現在去投胎嗎?」
胡桃想了想,就現在吧,她已經沒有留戀的東西了。
於是硯靈兮雙手結印,要把胡桃送走。
胡桃也是個苦命人,所以硯靈兮想讓下面的人多多照顧她一下。
突然,房間里憑空多了一團黑霧,依稀能看出是個人形,除此之外,連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
黑影「看到」硯靈兮,似乎有些奇怪地向前走了一步。
但因為他全身都黑黢黢的,這一步其實也看不太出來。
「陰差大人?」硯靈兮喊道。
黑影頓了一下,片刻後,「嗯」了一聲:「何事?」
是男人的聲音。
胡桃一看到黑影人,就從內心深處湧上一股懼怕和恐懼,身子不受控制地顫慄,想要離他遠遠的。
她躲在硯靈兮身後,看硯靈兮面色如常,不由得在心裏佩服,不愧是能把她打的沒有鬼樣的人,就是厲害!
硯靈兮:「陰差大人,勞煩你帶她去投胎。她人生地不熟,膽子也小,麻煩你多照顧照顧,我會給你燒金元寶的!」
黑影:「不必。」
「這怎麼能不必呢!」硯靈兮不願意,「你是不是怕我耍賴?等着,我現在就給你疊!」
硯靈兮從抽屜里拿出一張黃紙,三兩下就疊成了圓滾滾胖乎乎的元寶,可謂是上品。
「看!」
「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是專業的。現在能幫我多多照顧她了嗎?」
胡桃看着硯靈兮幫自己打點陰差,幾乎要感動地熱淚盈眶。
黑影沒有說話。
硯靈兮莫名有種他正在「凝視」自己的感覺。
可分明她連他的眼睛都看不到。
硯靈兮:「不可以嗎?」
這麼難搞的哦?
黑影說:「好。」
黑影要帶着胡桃走,臨走之際,又對硯靈兮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難道你以後都要給我行方便嗎?」硯靈兮彎眼一笑,聲音脆生生的,「我叫硯靈兮。」
一般來說,人是不能隨便把自己的名字告訴鬼的,容易出事。
但硯靈兮不怕,一般都是鬼怕她。
硯靈兮……
「好,我記住了。」
黑霧散去,房間里只剩下了硯靈兮一個人。
硯靈兮活動了一下,換了身衣服,下樓去吃飯。
剛打開門,旁邊的門也開了。
一個女生從那扇門後面走出來,看到她稍稍一愣,隨即揚起甜美的笑容:「靈兮,你起來了。」
這就是硯家的養女——硯梓晴。
和硯靈兮帶着點幼態的臉不同,硯梓晴是很符合當下審美的長相——大眼睛,尖下巴。
一眼看過去很驚艷,但看久了總覺得她披着一層皮。
硯靈兮瞥她一眼,沒搭理。
她第一眼見硯梓晴就知道,對方討厭她,遠沒有她表現出來的這麼和善。
硯靈兮最討厭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人,對她也從沒好臉色。
見她沒有搭理自己,硯梓晴的笑容頓時沉了下去,陰沉地盯着硯靈兮的背影。
哪成想,硯靈兮突然扭過頭來,黑黝黝的眼睛像是看透了一切。
硯梓晴嚇了一跳,心臟砰砰直跳。
「怎、怎麼了?」
硯靈兮淡淡道:「我不喜歡別人盯着我,你以後最好不要再這樣。」
「我……」硯梓晴想解釋,硯靈兮卻沒有聽的意思,直接下樓。
樓下。
硯母看到她,直接皺緊了眉頭,嫌棄道:「你就不能收拾一下自己?天天這麼邋裡邋遢的!」
硯靈兮看了看自己,懷疑她是有那個大病。
她既洗臉刷牙了,也沒有赤身裸體衣冠不整,怎麼就邋裡邋遢了?
她懶得辯解,坐到餐桌前吃飯。
硯母看見她這個樣子就火大:「長輩和你說話你沒聽見是不是?禮貌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
「媽,怎麼了?」下樓過來的硯梓晴柔聲問道。
硯母:「你看看她,也不知道甩臉子給誰看,和她說話也不搭理!」
硯梓晴給硯母撫着胸口,勸解道:「靈兮不一直都是這樣嗎?應該是還沒習慣吧,或者是想家人了,媽媽,你再給靈兮一些時間嘛。」
「想家人?」硯母怒道,「我們才是她的家人!天天也不知道在想什麼,連學都不上,難道指望我們養她一輩子嗎?!」
硯梓晴看了一眼硯靈兮,不着痕迹地皺了皺眉。
她有沒有在聽啊?
「媽,你別生氣了。」硯梓晴說,「靈兮,你也趕緊給媽陪個不是。」
硯靈兮放下筷子。
硯母冷着臉。
硯靈兮……理都沒理她們,上樓回屋去了。
啊,吃飽了,就是旁邊老有蒼蠅嗡嗡叫,讓人心情很不美妙。
硯梓晴:「……」
她真的搞不懂硯靈兮,她是真的不在乎嗎?如果真的不在乎,當初何必回來呢?還是說,只是想用這種手段吸引爸媽的注意力?那未免也太拙劣了。
硯母火冒三丈:「她,她!你看看她,還有一點晚輩的樣子嗎!」
「梓晴,還是你好,你說你怎麼就不是我的親生女兒呢?」

《玄學大佬燃翻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