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許你婚途盛世
許你婚途盛世 連載中

許你婚途盛世

來源:google 作者:葉瀾清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葉瀾 葉瀾清 霸道總裁

一場誤會,南宮淵恨慘了葉瀾清兩年後,再相見,卻如此難堪葉瀾清,這是你欠我的!南宮淵一如既往的冷漠你要我怎麼償還?南宮淵步步緊逼:以身相許!展開

《許你婚途盛世》章節試讀:

葉瀾清盯着眼前的男人,眼底里滿是抵觸。

”南宮淵,既然已經不喜歡我了,為什麼還要碰我? ”

單手撐在她的頭頂,南宮淵的眼角泛着猩紅,不喜歡她?不喜歡她為什麼他看見她的那一刻,內心深處的**就已經被她點燃?

他低頭,深沉如海的眸子彷彿可以滴出水來。

身下的女人髮絲凌亂,巴掌大小的臉龐上染上恐懼。

”我說了,這是你欠我的。 ”

他英俊如斯的臉龐就在頭頂,看着身下的女人,他面無表情的扯下領帶,將自己的紐扣一顆顆解開,露出健碩的胸膛。

”這兩年,有人碰過你嗎? ”

”南宮淵!不要。 ”葉瀾清搖頭,眼底一片恐懼。

面對她的拒絕,南宮淵不為所動,他低頭,抬起她的下巴,重重的吻了下去。

她在他的吻里沉淪,整個人漸漸失去理智。

天知道,這兩年來她有多麼想他,即使知道他會恨自己,可是她沒有辦法!

葉瀾清閉眼,曾幾何時,那張俊臉曾經是她午夜夢回的期盼,如今卻變成了她的噩夢。

一夜旖旎,葉瀾清醒來的時候,不過凌晨兩點,看了看身旁正在熟睡的男人,她偷偷地掀開被子下床。

撿起地上的衣服穿在身上,看了男人最後一眼,她抬腳,躡手躡腳的往外走去。

”我會讓你對我哥的死,付出代價。 ”

葉瀾清剛走到門邊,南宮淵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她瘦削的身子狠狠地顫了顫,垂在身側的十指收緊到指尖泛白。

可是即使如此,她也沒有勇氣再回頭看他一眼。

手掌落在冰涼的門把上,她抿唇,用力擰開,逃也似的離開了酒店。

房間里的男人,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眼底的眸色漸沉,他涼薄的唇微勾,一字一句道: ”葉瀾清,你以為你逃得掉嗎?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會把你找回來! ”

葉瀾清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林蘭已經睡著了,桌上還放着一碗湯,邊上寫了個紙條,囑咐她回來記得喝。

視線低垂下去,葉瀾清走回自己的房間,看見書桌上的照片,想起剛才南宮淵恨不得殺了自己的眼神,心還是狠狠地痛了起來。

一夜無眠,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覺得渾身酸痛,看了看時間,已經八點了,她今天還要上班。

轟隆隆–

一道悶雷閃過天際,大片的黑雲從不遠處壓過來,暗沉的天色,似乎能將人吞噬。

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襲,今天不會是個好日子。

葉瀾清看了窗外一眼,覺得心情更加壓抑了幾分。

”嗡嗡。 ”床頭的手機震動,她按下接聽鍵, ”喂? ”

”葉瀾清,你今天不用來工作了,當然,以後也不用來了。 ”

”老闆?這是什麼意思? ”

”簡而言之,你被fire了! ”

聽見這個消息,葉瀾清連忙從床上爬了起來,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又波濤洶湧起來。

她在這個公司兢兢業業了兩年,前幾天老闆還誇她工作能力強,沒有道理會炒她魷魚的。

”為什麼?我– ”

”嘟嘟。 ”

她還沒來得及發問,對方已經將電話掛斷。看着漸漸暗下去的屏幕,葉瀾清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葉瀾清,你以為你逃得掉嗎? ”

腦海里閃過南宮淵冰冷的話語,貝齒咬住唇瓣,看來南宮淵的話是真的,他要開始對付自己。

”李小姐,當初我們說好的,每個月的房租是2000,怎麼會突然要漲價呢? ”

門外傳來母親的聲音,葉瀾清掀開被子,滿臉疲倦的推門出去。

”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我現在就是要加租,你能把我怎麼樣? ”

穿着旗袍的女人站在門邊,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

林蘭站在她面前,低聲下氣道: ”可是也沒有一下子加這麼多的啊,你原本是2000,現在突然收一萬,我們哪裡有這麼多錢呢? ”

”我管你有沒有錢,我現在就是要收你一萬,有沒有?如果沒有,就別住了,今天就給我搬走。 ”

”什麼?今天就搬走? ”

林蘭受了打擊,連連後退幾步。

葉瀾清冷着臉走過來,扶住林蘭搖搖欲墜的身子。

”媽,怎麼了? ”

”房東要加租到一萬,還說不加就要我們馬上搬走。 ”

林蘭像是抓了個救命稻草似的抓住葉瀾清,她們母女相依為命多年,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落腳的地方,她不想搬啊。

”李小姐,我不管是什麼原因,我們簽了合同,合同表明我們還有兩個月的居住權,你不能擅自加租金,也不能趕我們走,這是違法的。 ”

葉瀾清將合同摔在房東面前,可是房東根本不在乎,反而義正言辭道: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大不了我賠償你兩倍租金,這是錢,拿着錢就給我趕緊搬! ”

房東將一疊錢甩給林蘭,臉上的戾氣一覽無遺。

看着她早就準備好的錢,葉瀾清的目光冷下去。

氣溫忽然降了下去,窗外下起了傾盆大雨。

天雷滾滾,噼里啪啦的敲打着玻璃窗。

葉瀾清站在原地,沒再說一句話。

”女兒。 ”

林蘭見葉瀾清不說話,連忙握住她的手, ”你沒事吧? ”

”媽,我沒事。 ”

葉瀾清抿唇淺笑,笑的卻無比慘淡。

”我們等雨停了再搬,可以嗎? ”

”不行,你們必須要馬上搬走! ”房東面露難色,看着窗外的大雨,實在是有些不忍。

下這麼大雨,讓兩個女人搬家,還不知道搬去哪裡,說實話,的確有點可憐了。

可是她也做不了主啊,她們必須搬走。

”李小姐,我們總歸也在這裡住了兩年,你不用對我們如此啊! ”

林蘭還在說些什麼,房東才支支吾吾的說道: ”你們跟我說也沒用啊,我也沒辦法!總之,你們還是儘快搬走吧! ”

看着房東犯難的臉色,葉瀾清瞬間明白了。

是南宮淵!

他讓自己沒了工作,又不給自己住的地方,他這是要對她趕盡殺絕?

葉瀾清的心驟然一緊,她咬着唇,輕聲道: ”媽,搬吧。 ”

”哎。 ”

林蘭從葉瀾清的眼神里看出了什麼,但是她也沒說,只是嘆了口氣去收拾東西。

她們在這個房子里生活了兩年,早就已經把這裡當做自己家了。房子里的許多東西也都是她們買的。

可是現在外面下着大雨,她們也沒有找到住的地方,所以許多東西都不能帶着,只能帶一些必須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