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馴養瘋批權臣:我越嬌,他越撩!
馴養瘋批權臣:我越嬌,他越撩! 連載中

馴養瘋批權臣:我越嬌,他越撩!

來源:google 作者:鹽巴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承 白芷

【甜寵+雙強+爽文+種田】男版:人人都說君世子的通房丫頭對他情深義重、不離不棄就連流放都要跟着只有君承自己知道這個通房丫頭人前公子長、公子短,噓寒問暖、嬌媚惹人憐人後搶吃的、掐他、打他,偏偏他還得忍氣吞聲配合她演出只因他重生一次,對這個前世從未出現過的女人實在是好奇女版:白芷穿越了,人家穿越是千金小姐,她倒好皇城第一暗衛,還是皇帝身邊最倚重那種這怎麼行?跑路啊為了隱藏身份混入了流放隊伍,她誤打誤撞成了被流放的君世子的通房丫頭人前這個君世子總是春花長、春花短對她百般憐愛,萬般照顧人後只有她知道,凶她、算計她、還要那啥她,不要臉,不要臉,不要臉就在風聲過去,白芷準備逃之夭夭、始亂終棄的時候,意外發生了滑脈?有喜了!白芷:……君承:看來小通房可以轉正了,十里紅妝,一品誥命……心機女VS瘋批男展開

《馴養瘋批權臣:我越嬌,他越撩!》章節試讀:

看着旁邊大快朵頤的人白芷有些失笑,來這裡幾年見慣了這裡的人性貪婪和陰狠,看多了太多的爾虞我詐和陰險狠毒,卻不想還能看到這麼一個……奇葩。

「春花,你聽到我說話了沒?只要你每天給我烤雞吃,我就護着你到達桐城,別說我沒提醒你,好些人可都盯上你了呢。」

春花?真特么的狗名字。

「大人只要吃的?」

那胖副官點了點頭:

「嗯,出門前答應了我婆娘絕對不隨意欺負流放隊里的家眷,這爛船還有三分釘,萬一將來他們起複了誰也說不準,結一份善緣總歸是好的。」

這麼有遠見?

「尊夫人眼光獨到!」

「那是,我媳婦可厲害了呢。」

這麼憨的性子怎麼做到副官的?

「他們若要動我,副官真能護住我?」

胖副官又拿了一隻雞在手並撕了一半遞給了白芷後這才道:

「我岳丈是桐城守將,我娘子是我岳父唯一獨苗,而我也是岳丈手下第一幹將,咱們這些人目的地是桐城,在桐城我家就是一言堂。

他們若是敢在這裡得罪我,我娘子和我岳父必會為我出頭。」

呵呵,想笑,忍住。

但,穿越幾年總算來了好運,居然撞到這麼一個奇葩。

「好,我每天為你烤肉,多謝大人。」

揮了揮手,胖副官起身了,但好像想到了什麼提醒白芷:

「先說好,你呢我可以護着,但是君世子我是不管的,畢竟有人提前打了招呼,君世子這條路可不會走的太平。」

這胖子還不是一般的仗義啊。

「多謝大人提點。」

胖子先走一步,白芷稍後吃飽後也走了出去。

但殊不知他們在林子里耽擱了這麼久已經引起了旁人注意,特別是在看到她和副官一前一後出來,那副官還邊走邊提褲腰帶的時候,那一幕所有人心頭都是一凜。

白芷獻身給了副官!

就連君承也是眉頭緊鎖,在看到白芷回來的時候語氣極其不善:

「你去哪裡了?做了什麼?」

這個人抽風啊?

「吃肉啊,不是和你說過嗎?」

胡言亂語。

「身為女子還是要知廉恥,守禮節。」

果然是抽風了。

四周的人都睡了,白芷靠在他身邊故意伸出手用指甲勾了勾他的耳垂。

「知廉恥?是這樣嗎?還是昨天那樣啊?」

「你……不要臉。」

白芷冷笑:

「不要臉?有本事你別硬啊,你若不硬我能用強?

說到底,你自己不也不知廉恥想要和我開車吃肉嗎?」

「你……你……」

君承氣的臉紅,這女人怎麼能如此恬不知恥的說出這樣的話。

明明是個黃花閨女昨晚才是第一次,怎麼如此油腔滑調就跟個青樓女子一樣孟浪放蕩。

可氣歸氣,鬼使神差君承就想知道這女人剛才幹啥去了。

「你與那副官一前一後出來,你到底作何去了?」

看到了?

「吃肉啊,和他一起吃的肉。」

還在亂語。

可突然又恍然大悟,剛才她說的吃肉是那個意思,所以……所以……

君承的神情瞬間就冷了下來,語氣極其冰冷嚴肅。

「你的意思是說,你們吃了那個肉?」

那個?哪個?野雞啊?

走了一天他倒是坐在輪椅上自在,可她累啊,再好的功夫和體力也累啊,吃飽喝足了這會兒當然是要睡覺。

至於這男人信不信那隨便了,反正又沒啥關係,等離京城一段距離後她立刻走人。

所以,閉眼睡覺的同時不忘含糊敷衍:

「對,吃了那個肉,睡覺,我都累死了。」

那一刻即便知道這女人和自己就是交易,可君承的心裏也是怒火滔天,說不出的彆扭和不爽。

她怎麼能如此不知廉恥,昨天才和自己行了敦倫之禮,今天轉頭又立刻轉投他人懷抱。

這女人簡直可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