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湮滅星辰
湮滅星辰 連載中

湮滅星辰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下何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月下何人 蕭夜

【科幻+未來世界+都市異能+獸潮+基因變異+殺伐果斷】當你聽到人間繁華,你想到了霓虹璀璨,歌舞昇平如果我問你,什麼是人間煉獄?你能想到紛爭戰亂,還是天災人禍?其實都不是當人類被太陽和星空背叛,在黑夜中被邪魅追趕到日月光穹之下,你只要再往前踏出一步,等待你的就是死亡展開

《湮滅星辰》章節試讀:

凱特冷笑一聲,親眼看着蕭夜的脖頸慢慢顯現一條血杠,然後整隻頭顱緩緩滑下,掉落在地上。

「痛快!你終於死了。」凱特放聲大笑,已經泄恨。

「那接下來,就是你們倆!」他走向還在揮舞雙刀的孟懷生,使用一把劍刃貫穿了孟懷生心臟。

孟懷生在一陣抽搐中倒地不動了。

緊接着是玲,也是一刀斃命。

「現在我得到山耀晶的秘密沒有人知道了,我得儘快修鍊,早日突破到A級。

「秦天,你一直看我不順眼,等我突破了,也不會再看你臉色了!」

凱特又是一陣狂笑,只是片刻後,他突然停住,環顧四周說道:

「那隻高等巔峰的邪魅呢?跑了?什麼時候跑的?」

凱特滿臉疑惑,一個不真實的想法從腦中湧現,眼神中布滿失望和憂傷。

「噗嗤!」

一根帶着尖刺的尾巴,從凱特身後扎入,緊接着是第二條,第三條。

他回頭看向三米多高的邪魅,自己已經被邪魅舉到半空中。

「這怎麼可能?」凱特短暫愣神之後,舉起尖刀向邪魅斬去,同時抵擋住剩下的四條尾巴攻擊。

只是凱特此時傷勢太重,傷口中滲出大量鮮血,他感覺胸口一陣翻湧,又從口中噴出大量血液。

邪魅則趁機咬住他左手,撕扯,啃食,在凱特發瘋般喊叫中,將左臂整隻撕下。

「啊啊啊!我不能死!混蛋!」

凱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與不甘,他唯一能動的右臂爆發出驚人力量,接連斬斷邪魅的數條尾巴。

最後一刀刺入邪魅頭部。

凱特的超越之力織夢現在對邪魅是不起作用的,他的能力本身是擾亂目標的意識和精神感知。

而邪魅並非人類,意識和感知與人類差距巨大。

他也曾用弱小怪獸實驗過,但成功率也僅有30%,現在面前這隻高等巔峰邪魅,是完全沒有辦法的。

可以說織夢這個能力,上限很高,下限也很低,極其不穩定。

凱特一直在體術上想辦法精進,就是因為明白這個道理。

很顯然邪魅這頭顱被刺也受了重傷,它發出詭異的**,沒有再動,只是將扎入凱特體內的三條尾巴高舉着。

「蕭夜,凱特剛才是怎麼回事?」

此時,站在一旁的孟懷生一臉莫名其妙的看着蕭夜問道。

「他中了幻術,囚禁在自己的能力中。」蕭夜解釋道。

蕭夜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就是他在千鈞一髮之際使用幻術在凱特意識中編織了一個夢。

在第一次明白凱特能力的時候,蕭夜進行了多次試探,這包括抵禦凱特對自己施加的織夢能力。

在反覆推敲後,蕭夜認為,這個能力的前奏與自己經常經歷的有很多相似之處。

所以,自己可能會覺醒與凱特差不多的能力。

這個能力甚至可能就是織夢,他需要藉助山耀晶的力量讓自己覺醒。

只是那邪魅也被山耀晶吸引,一直守在那,蕭夜無法靠近,於是便想利用凱特。

這也就是他逃跑,設置炸彈,發射麻痹針等所有行為的初衷。

在蕭夜返回山耀晶處後,立刻觸碰了山耀晶,而且也正如蕭夜所料,猶如白紙的自己將山耀晶的力量吸收了一些。

這致使他直接覺醒,而就在凱特返回的關鍵時候,他對凱特發動織夢。

所以從那時起凱特只一拳衝到邪魅身旁,之後發生的都是一個夢。

他也從來沒有碰過山耀晶,如果碰到了,也許那強大的力量會瞬間使他能力提升一個等級,那時候死的就是蕭夜他們。

現在對於蕭夜和孟懷生來說是最好的結局,凱特和邪魅兩敗俱傷,而且是瀕死。

而那個讓眾人為之瘋狂的山耀晶,還穩穩的鑲嵌在岩壁上。

「讓我來了結他!」蕭夜嘀咕着向凱特走去,一把寒光匕首直接插入凱特心臟。

「好硬啊!這傢伙。」

蕭夜的匕首隻扎入三分之一就受到巨大阻力。

像凱特這種B級巔峰的實力,身體已經遠強於普通人,他們一個收緊肌肉的動作,就輕而易舉的夾住一般兵器。

蕭夜費了好大力氣才貫穿凱特心臟,凱特終於咽氣。

他在死前曾試圖回頭詛咒蕭夜,但一點力氣也沒有了,可以說死的極度不甘心。

重傷倒地的邪魅,還在地上發出嗚咽聲,被蕭夜順便爆頭。

「懷生,快把玲抱過來!」蕭夜說道。

這時孟懷生才想到牆角的玲,她已經昏迷,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唉…看來這山耀晶無法療傷…」孟懷生惋惜說道。

蕭夜將玲的手放在山耀晶上並無作用,只是玲的氣息強了一些,看來這山耀晶只有提高能力躍遷的作用。

也正是玲能力提升的緣故,她醒了過來,因為重傷,所以提升很微弱。

玲緩緩睜開眼看了眼孟懷生,又看了看蕭夜,氣若遊絲說道:

「雖然去不了總部了,能回來一個也挺好!我們是最強三人組…」

玲的氣息越來越弱,這致使蕭夜和孟懷生眼眶濕潤,看來重逢亦是離別。

「蕭夜,把我葬在山坡上,我想繼續看着這座城,這是我出生的地方。」

玲斷斷續續堅持說完,在看到蕭夜微微點頭後,她緩緩閉上了眼。

在夢裡,她與父母團聚,在山坡上,建造了一所帶有大片花園的白色木屋。

每天三人都靜靜地看着日升月落,還有這片祥和之城。

在那裡沒有漫天黃沙,也沒有輻射,一切都如原初時那般美好。

片刻之後,玲手指間最後的一絲力氣也煙消雲散,手指無力垂下,她眼角滑下淚痕,彷彿在說:

「謝謝你蕭夜,在最後,給了我如此美妙的夢!」

……

蕭夜與孟懷生,在一處荒涼的山坡上掩埋了玲,天邊微微亮起。

「蕭夜,該走了,太陽就要升起來了。」孟懷生說道。

「嗯,我們去哪?」

蕭夜表示同意,現在的確要趕緊走,等太陽升起來,沒有防護服的兩人都會被高溫和宇宙輻射殺死。

「跟我回教團吧,你也是個人才,教團從來不虧待人才。

「只是你是紅傑克成員,這點教團是很反感的,不過,只要短時間內能成為超越者,教團一定不會介意你過去的身份。」孟懷生臉上略顯興奮。

「教團?聽起來也不錯!」

孟懷生還不知道蕭夜已經覺醒超越之力。

對於蕭夜來說,現在加入教團的確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自己殺了凱特,秦剛。這兩個都是紅傑克首領秦天和伊芙琳的至親。

只要這兩人稍微探查,就一定會查到自己頭上。

到那個時候,勢單力孤的蕭夜肯定死的很慘,這也包括爺爺和與自己較為親近的溫婉。

「好,我跟你回教團。」蕭夜說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答應。」孟懷生一幅意料之內的神情浮現,又接著說道:

「現在,我們先迴風海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