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連載中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

來源:google 作者:木生大火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木生大火 武燁

武燁作為一個頂級燒屍工,耍過的屍體無數卻沒想到自己最後被阿飄們玩死了更倒霉的是,重生一世,他開局就在身在燒屍爐……展開

《閻王別跪了,我真不是鬼帝》章節試讀:

武燁心急火燎的來到了收費處的一個角落。

自己並沒有進去,而是讓閆洪先把武憂給帶走。

當閆洪看到收費處的一幕怒火油然而生。

還好武燁沒看到,如果他看到估計那收費人當場暴斃。

武憂哭的梨花帶雨,趴在收費員的大腿上苦苦哀求。

而收費員還是示意把她踢開。

口中還罵罵咧咧的:」滾開,臟不拉幾的,錢不可能退你!」

武憂早已泣不成聲,「求…求你,你就把錢退給我們吧,沒了那些錢我們真沒法活。」

沙啞的聲音透着渴望和絕望。

閆洪自認為不是個好人,拋開他的妹妹不說。

就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也不忍心看他如此的可憐。

招了這樣的員工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

把一個可憐的小女孩,逼成了這樣。

忍不住的一巴掌甩在了收費人的臉上。

「砰!」嘹亮的掌摑聲在收費處迴響。

怒聲罵道:「你特么幹嘛呢?沒有人性嗎?」

「為難一個小女孩,這就是你高高在上的成就感?」

其餘的收費人剛才還有恃無恐的說笑,此刻都肅然起敬。

被打的收費員捂着火辣辣的臉,委屈開口:「閆總,我這都是為了公司好,她說她哥沒死,我讓他哥死的時候再來,不收他錢,我有錯嗎?」

閆洪看他委屈的模樣,48碼的大皮鞋一腳把他踢了數米遠。

「刀都架在脖子上了,還敢口無遮攔,你被開除了!」

壓抑着心中的怒火,蹲在了武憂身前。

臉色變得和藹了起來,正色道:「小妹妹,有什麼事你給我說,我是這的老闆!」

至於什麼原因心知肚明,只能故作不知。

武憂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直覺告訴她,這是個好人。

晃了晃神輕輕的說道:「我哥沒死,我就想把火化錢退回來。」

「家中的東西能賣的都賣了,才湊夠的火化費。」

「沒了那些錢,我和我哥很難生活!」

抓着閆洪的衣角甚是優憐。

閆洪此刻心中五味雜陳,像是有千軍萬馬在奔騰。

至於異人的妹妹為什麼會窮成這樣,他想都沒想。

現在只想打死那收費員。

抹了抹武憂臉上的眼淚,好聲說道:「理應退給你的,我們去辦公室我拿錢給你。」

把武憂帶了出去,並沒有告訴其他收費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也能讓他們長長記性,欺人可以,惡意欺人自食其果。

閆洪走後,眾人吵嚷了起來:「閆總怎麼發那麼大的火,太嚇人了。」

「居然還親自給那小女孩退錢。」

被打的收費人心中憤憤不平,「我特么一心為公司着想,那狗日的居然打我,臟不拉幾的小女孩估計是他私生女。」

「還開除我,老子我還不想幹了呢?」

「不想幹了?你想干恐怕也幹不成了!」

武燁陰冷的聲音落下,便從外面走了進來。

臉上有種不可名狀的恨意。

嚴肅的審問道:「我就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不退給那小女孩錢。」

收費人正在氣頭上,並沒有感受到危險就在眼前。

怒聲罵道:「關你屁事,你特么誰啊你,老子想退就退,不想退就不退!你管的着。」

在說完的下一秒他就後悔了。

武燁的拳頭已經招呼到了他的面門。

一拳下去,鼻樑塌陷,七孔都在流血。

強勢的說道:「那是我妹,你說我管不管的着。」

此刻收費員,面目全非,心中悔恨萬千。

這一拳這力量並非常人,咬着牙齒祈求道:「大哥我不知道那是你妹,你放一馬,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給你妹道歉。」

「放你一馬,我特么不是個放馬的,動我妹一根頭髮者,必讓他付出百倍的代價!」

一招分筋錯骨,收費員兩條手臂直接斷掉。

收費員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徹半個火葬場。

痛苦哀求道:「那你能饒我一命嗎?我真知道的錯了。」此刻他只想保命。」

武燁狠狠的說道:「我不能饒你一命!」

兩腳下去收費員膝蓋骨盡碎。

此刻武燁像是一個沒有感情的機器,肆意摧殘他的身體。

對壞人的放縱就是對好人的殘忍。

這恐怖的場面,撕心烈的慘叫聲。

其餘人嚇得膽顫心驚,看武燁像是一個魔一般。

心中慶幸不是自己為難的他妹。

這就是護妹狂魔!

有個這樣的哥真好,真幸福。

收費員肝腸寸斷,全身骨裂癱倒在地,簡直生不如死。

「你們老闆讓我給你們提個醒,惡人得意一時,悔恨終生。」

武燁說完便離開了收費處,回到了最初等待的武憂的地方。

心血涌動不止,久久不能平息。

剛才沒有多想,只想着為武憂出氣。

現在想想自己真殘忍,親手打廢了一個人。

沒一會武憂滿臉興奮的跑了過來。

「哥!你看!」武憂把手上的兩萬塊錢遞到了武燁眼前。

此刻非常的開心,對於她在收費的事情,全拋入了腦後。

看到武憂現在那麼開心,武燁心中也多了一份暖意。

希望他能一輩子都是如此。

故作震驚的道:「哪來的那麼多錢?」

「這是你的火化費,那老闆傻傻的給退多了。」武憂面不改色的說道。

其實閆洪給她十萬算是給她的補償,但是她很難接受。

這才勉強接受了兩萬,火化費只有4000。

武燁臉上故作驚喜,「那老闆太傻了,快跑,別被他發現了。」

武優點了點頭,感覺言之有理,撒腿就跑。

來的時候坐的靈車,現在只能等的士回去。

火葬場這個窮鄉僻壤之地,的士少的可憐。

就在兩人在地上數螞蟻的時候。

【滴滴!】

「走不走!」

一輛的士停在他們旁邊。

武燁暴跳而起,終於有車來了。

仔細的打量了一番司機,是一位女人。

身材火辣的女人,30歲的模樣,戴個黑色的墨鏡。

散發著強烈的少婦氣息。

武燁直覺告訴自己,這個女人不正經。

內心卻在告訴自己,不正經好啊。

拉着武憂連忙坐上了後排。

「老城區,123號四合院。」武燁率先告知了地址。

「好的!你們抓好!」女司機提醒道。

說話間掛上了一檔,腳下的油門踩到了4000轉。

離合猛的抬起。

「吱吱吱!」一陣刺耳的燒胎聲響起。

的士風馳電掣般沖了出去。

強烈的慣性衝擊,使武燁和武憂的身體自然向後平躺。

推背感十足。

武燁微微皺了皺眉,感覺坐的不是的士,像是跑車一般。

知道不是正經的女人,沒想到也不是正經司機。

轉眼間速度飆到了一百。

武燁的眸孔的逐漸放大,心跳也跟着劇烈的砰跳。

連忙的催促道:「大姐,慢點,慢點,不急!」

把武憂緊緊的摟在了懷裡。

這速度,太嚇人了,以為是這個世界開車都是如此。

但腦海中的記憶,似乎並不是,隱隱的感覺到一種不好的預感。

女司機沒空回頭,驚訝道:「什麼……飄逸!」

武燁震驚,什麼耳朵?

再次囑咐道:「是慢點!不是飄逸!」

「哦哦,前面的路口是吧!好的!」女司機似乎和他不在一個頻道。

前方的十字路口,她同時做了三個動作。

左手的方向盤正轉到底,右手的手剎高高抬起。

右腳驟然發力,同時踩下了油門和剎車。

一個90度的飄逸呈現而出。

「吱吱吱……」又是一陣燒胎聲。

「啊啊啊啊啊……!」這次還多了武燁和武憂的尖叫聲。

武燁臉緊緊貼在了玻璃上,心臟都險些跳了出來。

害怕這玻璃不結實,自己再飛出去。

大甩飄完美過彎,行如流水般的操作,非常絲滑。

武燁喘了口氣,怒喝出聲:「你這是死亡的士吧!停車,我們不坐了!」

好不容易活了,可不能死在這女司機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