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夜玄周幼薇
夜玄周幼薇 連載中

夜玄周幼薇

來源:外網 作者:皇極仙宗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皇極仙宗 都市言情

熱門小說《皇極仙宗》是老鬼所編寫的玄幻科幻風格的小說,主角夜玄周幼薇,書中主要講述了:夜玄魂穿萬古,征戰諸天,成就不死夜帝的傳說,卻因妻徒背叛,靈魂沉睡九萬年。九萬年後,夜玄蘇醒,魂歸本體,成為了皇極仙宗的窩囊廢女婿。而他當年收下的弟子已登巔峰,一座他曾修鍊過的枯山成為當世頂級修鍊聖地,就連他隨手救下的一隻小猴子,也成為了妖族無敵大聖。萬古帝魂,一夕歸來,自此之後,一代帝婿崛起,開啟橫推萬古的無敵神話!...展開

《夜玄周幼薇》章節試讀:

老道人笑着目送屠夫離開,隨後是登上城牆,看向城牆上的那位青衫老儒生,帶着敬意。
青衫老儒生已經是放下筆,繼續喝酒,嘴裏還念叨着什麼。
不過燈籠海那邊有着大風吹來,使得青衫老儒生的話語非常模糊,沒有人能聽得清。
燈籠海上的那座浩然天地,彷彿海市蜃樓般,緩緩散去。
但老道人卻是知道,這不是海市蜃樓,而是因為燈籠海的禁忌之力,不允許這座浩然天地存在。
看着遠方,老道人隱約間有着一絲期待。
直覺告訴他,他等的人,快到了。
「你叫張清風是吧?」
這時,城牆上的青衫老儒生回頭看着老道人,喝了口老酒,拍拍身旁,說道:「過來坐着說。」
名喚張清風的老道人作揖,依言來到老儒生的旁邊坐下。
老儒生虛眯着眼睛看着燈籠海,說道:「你幹嘛一直給我付酒錢?」
老道人微微一笑道:「以前師父跟我說,人活於世,總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老儒生凝望着老道人,搖頭道:「不不不,這個道理不太對,人只有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時候,才會做到力所能及,乃至是竭盡全力。」
「況且,活在這空古城內,與死人並無二樣。」
老儒生收回目光。
老道人淡然一笑道:「但也一直活着不是嗎?」
「沒人記得了,都死了。」老儒生呢喃道,又喝一口酒後,他搖搖晃晃起身,險些墜下城牆,他將酒壺扔向燈籠海。
但還未接觸到燈籠海的時候,便化為灰燼了。
老儒生雙袖一甩,雙手負後,挺胸抬頭,眯眼看着涇渭分明的兩座天,高聲道:「都死了!」
聲音傳遍整個空古城。
但空古城的人,早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在他們眼中,這姬曰一就像個瘋子一樣。
老道人似有所感,他抬頭斜望着老儒生,說道:「晚輩可否向前輩請教一個問題?」
老儒生緩緩低下頭,似乎覺得人間無趣,又是坐了下來,說道:「說吧,我也不一定能解答。」
老道人雙手作揖,說道:「空古城內的人,都是什麼存在?」
老儒生扭頭看着老道人,呵笑道:「人長了一雙眼睛就是用來看的,你會看不出來?」
老道人微微搖頭道:「恕晚輩愚鈍,看不太明白。」
老儒生伸手一巴掌直接扇出。
老道人沒有躲避。
讓人驚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老儒生的手,在觸碰到老道人臉的那一刻,直接虛化,然後穿過老道人的腦袋,又恢復了正常。
兩人,彷彿身處不同時空一般,雖然在對話,但卻無法觸碰到彼此。
老儒生放下手,看着老道人,緩聲道:「現在明白了嗎?」
老道人默然,起身對老儒生作揖,隨後是走下了城頭。
老儒生沒有去看老道人,依舊是面對着燈籠海,嘴裏呢喃道:「都死了,都忘記了……」
走下城牆的老道人,去見了屠夫一面,在屠夫驚愕的目光之下,老道人拿走了金精銅錢,不顧屠夫在背後的怒罵,他回到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開始打坐,等待着那人的到來。
————
燈籠海上,三千船隻在行駛。
這是真的船隻。
假的都沒了。
死了幾十萬修士。
剩下兩萬人不到。
就連搖光聖子都死了。
一切的一切,似乎發生在轉眼之間。
船尾,夜玄看着空古城的方向,沒有說話。
空古城。
空空萬古,萬古空空。
那座城,活着很多人,但那座城,卻是空的。
一直以這種非常詭異的形式存在着。
真正的活人,只有一個。
張清風。
「夜玄,爺爺他真的在那座古城嗎?」張靖彤來到夜玄身邊,也是看向空古城的方向。
雖然黑暗迷霧依舊很濃,但隱約間,已經可以看到那堵高高的城牆了。
張靖彤個子不高,站直了還不到夜玄肩頭的位置,看上去極為嬌小。
「在的。」夜玄微微頷首道。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張靖彤抬頭斜望着夜玄的臉龐,帶着疑惑。
「大概是……走過的路比較長吧。」夜玄笑道。
「我以後也要走很長的路。」張靖彤俏皮一笑。
「挺好。」夜玄揉了揉張靖彤的腦袋。
看到張靖彤,夜玄不由想起了一位故人。
那位故人,是他的一個女徒弟。
那位女徒弟,名叫虞初冬,小名叫冬兒,十歲那年父母雙亡,獨自流浪,於戰亂之中被夜玄所救,收為弟子。
那也是夜玄收下的第一位人族女弟子。
單說這個名字可能沒有人知道,她有一個大名鼎鼎的稱號,喚做———霸仙女帝。
劍帝黃春秋之後的時代,便是屬於霸仙女帝的時代。
之後,才是鎮天古帝的時代。
不過霸仙女帝的時代並不長,因為她與明鏡大帝一樣,心有所執,志不在帝業。
縱使如此,霸仙女帝依舊驚艷了那個時代。
不過夜玄所想起的那段往事,並非是在霸仙女帝崛起之後的事情,而是在霸仙女帝年滿十六的那年。
夜玄帶着她,走過名山大川,去見識人世間的疾苦。
那天晚上,明月高掛,師徒二人在一棵大樹下。
冬兒烤着肉,一邊詢問着夜玄。
「師父,你想冬兒以後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冬兒帶着希冀的目光,看着始終坐在離她三丈以外之地的師父夜帝。
夜帝緩聲說道:「做你自己就好。」
冬兒美眸中露出一絲狡黠,說道:「那萬一冬兒成為壞人呢?」
夜帝笑了笑道:「這世間的所謂對錯,誰又能說得清呢,所以你做什麼,我都覺得可以。」
「總而言之,不要學師父就好。」
「為什麼?」冬兒不解。
夜帝抬頭看着那皎潔明月,嘆道:「因為師父不是人。」
那一刻,冬兒看着自家師父夜帝,忽然覺得自家師父莫名的可憐。
那是一種怎樣的孤獨,才會產生那種感覺。
一種莫名的悲傷,在冬兒心間滋生。
那時候,冬兒便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一直陪着師父。
直到在她踏入聖境的那一天,師父忽然不辭而別。
從此她的一生,便都是在尋找師父的旅途中渡過。
她並不知道,自家師父夜帝其實一直在暗中關注着她,只是沒與她見面罷了。
………
「夜玄,你幹嘛呢?」張靖彤的聲音,將夜玄從回憶中喚醒過來。
夜玄嘴角那一絲笑意緩緩掩去,看向張靖彤,輕聲道:「怎麼了?」
張靖彤一頭黑線,旋即是將剛剛自己的話再說一遍:「我說,你走過很長的路,那有沒有在路上遇到過那種讓你絕望到想要放棄的時候?」
夜玄看着愈發接近的空古城城牆,說道:「自然是有的。」
「想不到你居然都有這種時候,奇了個怪。」
不知何時,姚月清也是來到旁邊偷聽,聽到夜玄的話後忍不住調笑道。
夜玄倒是並不介意姚月清的調笑,緩聲道:「失敗並不可怕,能在失敗之中不斷站起來,一直走下去就可以了。」
「人小鬼大,滿嘴屁話。」姚月清哼哼道。
這個傢伙,看上去明明才十六七歲,卻總是老氣橫秋,讓她着實不爽。
夜玄乜了姚月清一眼,笑眯眯地道:「也就是我有家室,否則你現在就躺在地上求饒了。」
姚月清哪裡不明白夜玄話里的意思,頓時氣得滿臉羞紅,低罵道:「你個臭夜玄,就知道說這些!」
說完,姚月清跺了跺腳,回到船艙中。
乾坤老祖倒是一臉和藹地湊近姚月清,低聲說道:「其實能被我家主人調戲,那是一種天大的福氣。」
「前輩,怎麼你也……」姚月清氣急,很想說一聲老不羞。
乾坤老祖正襟危坐,故作深沉地道:「你以後就懂了。」

《夜玄周幼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