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遺憾的過去
遺憾的過去 連載中

遺憾的過去

來源:google 作者:務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楊怡 現代言情 風羽

每個人人生當中,總會出現那麼一兩個讓你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的人,總是在未來遺憾這過往的過去,風羽和楊怡最終還是各自成為了雙方遺憾的過去………………展開

《遺憾的過去》章節試讀:

胖子大叔一隻手高舉着風羽,一隻手扶着湖邊的牆壁邊沿,湖邊的眾人紛紛伸出去手來先拉風羽,緊接着眾人又把湖中的三位男士英雄給拉了上來。

小女孩楊怡站在一旁,望着躺在長椅上的小男孩,透露着緊張擔心的神色,兩隻細嫩的小手合放在胸前,因為此時那個胖子大叔正在為風羽做胸口復蘇,雙手交錯在一起,狠狠的用力震壓着風羽的胸口,每次用力一震壓,風羽的嘴中就流出來一些笙湖的水。

白色的柯基小狗,這時也不再繼續叫喚,看到有人已經在救治自己的小主人,便守在一旁,默默的搖着尾巴,小眼神當中透露着悲涼。

胖子大叔等人救人的情況,被眾人給紛紛拍攝了下來,視頻傳到了網上,引起了巨大的影響與震動,視頻的流傳速度遠遠比救護車來的更快一些,面對這類熱門,好人英雄救人行為,視頻平台的運營官方,自然是不遺餘力的背後大力推波助瀾,就為了獲得更大關注和點擊量來達到一個頂點熱度賺錢。

其實救護車來的並不算慢了,在這個繁華的大都市當中,堵車是常見的事情,距離風羽最近的一家醫院直線距離有五公里,但面對眾多的車道,實際是有七公里的路程時間消耗,十五分鐘的時間,從120急救中心接到求救電話,再分派到最近的醫院出緊急救治任務,馬不停蹄的速度往風羽這邊趕往。

但這十五分鐘之內,醫院的救護車是來不及救治風羽的,等待風羽的將是死亡倒計時,因為被拉上湖邊長椅上擺放着的風羽早已處於半休克狀態,雖然胖子大叔及時的救治着風羽,但依舊擋不住風羽即將死亡的事實,胖子大叔不停的對着風羽胸口按壓,按壓,再按壓,直到風羽嘴中完全的流不出一滴湖水,眾人還是不見眼前這個小男孩醒來,有幾個女孩子和阿姨都眼露淚光,強忍着沒有哭泣出來。

還有幾個大男人都忍不住的扭過頭,不願再看,似乎是怕自己也會流淚,這個時候,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講話,都是默默的看着胖子大叔在呼哧呼哧的救人,視頻拍攝流傳到網上,一直在不斷的更新着救人的動態,胖子大叔見到面前的小男孩嘴中再也流不出一滴湖水後,一個大男人竟然忍不住的流下了淚,胖子大叔似乎並不願意放棄這個事實,身邊的眾人似乎也並不願意放棄這個小男孩,胖子大叔一隻手捏小男孩的嘴巴,然後嘴對嘴就做起了人工呼吸,做幾下人工呼吸,便又接着按壓幾下小男孩胸口做心臟復蘇。

時間這個時候已經過去了十分鐘,還有五分鐘救護車才能姍姍來遲,而最可怕的是救護車來到這裡,抬着小男孩上了救護車,救護車到醫院還得再需要十五分鐘時間才能做徹底檢查救治,即使這個救護車內的十五分鐘,醫生在救護車內救治小男孩,但設備水平有限,依舊是杯水車薪的狀態。

風羽的嘴唇已經開始在慢慢發紫發黑,身體逐漸變得冰涼。

小女孩楊怡強忍着淚水不讓它流下,雖然她很叛逆,很張揚,跟個男孩子一樣,但她依舊內心是個柔軟的女孩子。

柯基小白尾巴也不搖晃了,深深哽咽着哀嚎,狗眼中的淚水瀰漫而出。

胖子大叔深深地懊惱着,氣憤的砸了幾拳身邊的觀賞樹,震動得幾枚樹葉飄飄而落下,恰巧落在了風羽的雙眼,遮蓋了起來。

風在無聲的吹着,明媚的陽光灑落在風羽的臉上,此時的風羽雙眼緊閉,恰巧也被樹葉遮蓋了雙眼,黑紫的嘴唇緊緊抿着,白皙瘦小的身軀散發著寒氣。

醫院的救護車終於來到了,只不過此時的眾人已經不再抱有希望,不過還是用希冀的目光看向了救護車。

救護車來到後,車門被迅速的打開,從上面走下來兩名女護士,還有一名女醫生,擔架推車被快速的整理好,乾淨利索的速度,兩名女護士把風羽給輕輕抬放到了擔架上,沒有任何言語,便又推抬着擔架上了救護車。

這個時候,這名女醫生清澈悅耳的聲音傳到眾人的耳朵中。

「請問一下,誰是這個小男孩的家長?請跟隨我們一同上車。」

眾人紛紛搖頭,錯聲交語道。

「醫生啊,你一定要把這個小男孩給救活啊,我們可不希望這麼年輕的一個小男孩就這麼英年早逝!」

「這裏面沒有認識他的,我們也是湊巧遇見了他溺水,然後報警救治的。」

「對了對了,那個小女孩導遊好像認識這個小男孩,也是她喊我們過來救人的。」

「醫生阿姨好,我見過這個男孩,這個白色小狗狗就是他養的,不過我也不認識他,只是之前路上見過兩面。」

小女孩楊怡稚嫩嗓音對着女醫生說道,同時伸出手,指了指已經在車上的小白。

這名女醫生走過來摸了摸小女孩楊怡的頭,溫柔的說道:「那就謝謝你啦,善良又勇敢的小朋友。」

小白在風羽被抬上救護車的時候,就已經奔跑着跟隨上了救護車內,靜靜地守護在小主人的身前。

救護車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爭分奪秒的時間來救治風羽。

小女孩楊怡收拾好心情,卻還是有點情緒不佳,看着眾人此時情緒都不是很高漲,便用力擺着小手,強露出笑容道:「好啦,好啦,哥哥姐姐們,叔叔阿姨們,大家不要這麼不開心了,人生無常,咱們儘力了,剩下的交給天命吧,接下來咱們直接去風家的豪宅外面參觀一下。」

旅客團的眾人便繼續跟着小導遊去往下一個景點,雖說當下依舊挺傷感那個溺水死亡的小男孩,但很快就被新景點給吸引住,把傷感和煩惱拋在了腦後,熱情高漲的奔赴向了風家景點,只是事後,為那個溺水死亡的小男孩感到可惜,這麼年輕就英年早逝了……………………

一路疾馳的救護車內,兩名女護士正在打下手,那名女醫生則用救護車上專業設備救風羽,面對着已經身體冰涼,嘴唇發黑髮紫的小男孩,兩名護士都已經覺得這個小男孩沒救了,眼神當中露出不忍,似乎覺得這麼小的一個孩子就這麼死亡了,太可惜了,他的家長呢?為什麼沒有見到?為什麼沒有看管好自己的孩子?要不然怎麼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風羽的上身裸露着,衣服被脫掉放在一邊,胸口心臟處被女醫生用電擊儀器狠狠的擊打着,一下,兩下,三下…………

狀況還是沒有任何好轉,脈搏顯示器依舊顯示幾條平直的線。

「抹油,擦汗。」

救護車上十五分鐘的時間,依舊還是沒能把風羽從死亡邊緣給拉回來,距離風羽溺水,半休克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終於救護車急呼着響笛來到了醫院,剛停下車,就有一批醫生在門口守候着,打開車門,抬下擔車,緊接着一群人圍繞着擔架迅速推往急救室。

紅燈亮起,急救室大門緊閉。

愜意的時光,充滿着歡聲笑語的高爾夫球場,一身白色休閑服裝的風狂人正在與幾位朋友一起打高爾夫球。

一臉溫和笑意的風狂人一邊揮杆,一邊笑着對一旁穿着黑色休閑運動裝,帶着金色鑲邊眼鏡的男人說道:「張總,這次的合作還是多虧了你鼎力支持啊,不然我這個項目可就要虧損一大筆錢了,哈哈。」

「主要還是風總提攜小弟,給了小弟這麼一個賺錢的機會,不然這麼一個好項目,以風總的實力,完全沒必要分享給別人賺錢,直接就可以一口氣全部吃下來,還不會有任何問題。」

一旁黑色運動裝的男人聽到風總對自己的讚揚,略顯敬佩的語氣回復着。

「哈哈哈,你們兩個總是整這一套,剛剛我刷了一下視頻,滿屏都是見義勇為,救人行為,還差不多都是同一個視頻內容,我來給你兩個念一下,咱們市剛剛發生了一起英雄救人事件,一名溺水小男孩被眾多遊客行救,最終在三名男士下水打撈下,成功將其救上岸來,只不過小男孩依舊處於昏迷半休克狀態,奇怪的是為何沒有見到小男孩的家長?吶,這視頻給你兩個看一下。」

一個頭髮扎着小辮子的年輕小伙,嘴上叼着雪茄,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拿着手機,讓風狂人和帶金色鑲邊眼鏡的男人看。

風狂人對此不屑一顧,嘴角一揚道:「我說郭少俠,你這俠肝義膽的風格,我們都習慣了,不就是很平常的救人事件嗎?每天都有發生這樣的事件,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被稱作郭少俠的男子吐了口煙圈,也不接話,神色傲然。

身穿黑色運動裝的男人則翻看了幾條視頻內容,他和那個被稱作郭少俠的男子並不認識風羽,因為風狂人從未把風羽長相公之於眾過,處於絕對的保密狀態。

「咦,不對啊,風哥,這不是你家附近的笙湖嗎? 這是在你家的那個景區裏面救人的,這對你家這個景區又是一個提升名氣的好機會,看樣子你又要大賺一筆了,哈哈哈,小弟在此先提前恭喜風哥了。」

一旁黑色運動裝的男人看完視頻,笑着給出了這樣一個評價,順手拿過郭少俠手中手機又遞給風狂人,並笑着催促道:「這發生在你家景區內,可影響到你的錢賺,這個理由可以看一下了吧,哈哈。」

風狂人揮完最後一桿手中的球,伸手接過手機,眼神突然就凌厲了起來,渾身充滿了危險的氣息,因為他看到視頻當中被救治的正是他的獨子風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