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一世晴歡
一世晴歡 連載中

一世晴歡

來源:google 作者:芃清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政安 沈晴歡

姜家的小養女,全村人都知道被嬌養的又懶散又嬌氣後來家破人亡,養父母去世,二哥戰死沙場,跟隨大哥赴京趕考的路上,大哥又被扔下懸崖她被賣入端王府,受盡欺辱,作為陪嫁跟隨公主嫁入狀元府,發現狀元怎麼跟死去的大哥長得一模一樣,還有正逢盛寵的將軍,也像是二哥……看嬌嬌小女攜着狀元大哥與將軍二哥,霸氣歸來展開

《一世晴歡》章節試讀:

自從姜政毅去了武館,薑母便不讓晴兒去山上割豬草了,家裡養的豬和雞鴨鵝都是雜食動物,有剩菜剩飯,再摻和玉米棒子打成的碎,或者着加一些麩糠都能養活了。

晴兒在家閑來沒事,就研究起大哥給的荷包來。

「娘,這個荷包上的蘭花是怎麼繡的啊?」

薑母接過荷包,看到竟是是絲綢這種好料子的,就說道:「你這個荷包針法工整,用料都是最好的,顏色搭配的也好看,你是從哪裡得來的?」

「大哥給我的,他說也是別人給他的。」

「嗯,你想學繡花了?」

「嗯,我也想綉一個給大哥。」

「嗯嗯。」

「還有娘,爹,二哥的。」

「哈哈,好啊,晴兒這是長尾巴了,拿出針線簍子來,娘教你。」

「嗯嗯,謝謝娘!」

晴兒開心地打開柜子,抱出出娘的針線簍子放在床上,挑着裏面好看的布頭與五顏六色的線。

「娘,這塊布真好看。」

晴兒拿起一塊鵝黃色的紗質布條。

「這是你二嬸子家辦喜事,親戚給了半遲布,她撤了一塊下來給我,說是讓我給你扎個頭花。」

「真的啊,那二嬸子人可真好。」

「嫂子~」

虎子娘提着籃子邊喊着邊進了家門。

「阿杏,你怎麼來了,快來坐。」

薑母順手扯過個凳子,邀請阿杏過來坐。

「嫂子,我不累不用坐,我今天來是拿了點綉活給你。」

阿杏把籃子放在桌子上,邊往外拿東西邊說:「這次還是鎮上的品綉坊派下來的活,這是裁好的布料,桃紅色這一沓能做十五個香囊,綉樣是這個雙飛蝶。豆綠**這一沓是做十五個荷包,綉樣是這個仙鶴承意,絲線都是配好的,都按照圖樣綉就行了。」

「真的謝謝你了阿杏,每次有活都想着我。」

薑母很是感激,這百梧坊的活計好做酬勞又豐厚,一般人還真搶不到,阿杏娘家哥哥在百梧坊做夥計,故而能攬到一些活。 阿杏再派下來,也可以從中賺一點手工費的差價,薑母知道鄰居這麼多,阿杏先想到她,也因為自己兒子是秀才,不過她心裏還是很感激。

「嫂子,你的手藝百梧坊掌柜的都看在眼裡,也是你的綉工過硬,做出的成品線條明快、活靈活現,同樣的東西看起來就比其他人的檔次都高一節,掌柜的這次點名讓你來做這兩樣綉活,你瞅這布料,是絲麻混紡製成的絲綢,要我們做我們還拿不起這活計呢。」

虎子娘把一塊布料放在手裡看着,眼裡滿是喜歡。

晴兒聽到是絲綢,跳下床來就吵着她也要看。

虎子娘把一塊豆綠色的絲綢放在晴兒手上,晴兒摸一下,手感爽滑,跟大哥給的荷包是一種料子。

「娘,這是好料子!」

「哈哈,晴兒也會看布料了,好好跟你娘學刺繡,學好了,以後有這種活計來找你做!」

「嗯嗯,謝謝阿杏嬸兒。」

「唉!像我們這種做多了莊稼的手,即使手藝提高了,也接不了這種綉活,摸不得這種好料子,生怕粗糙的手給人磨壞了料子。」

虎子娘一陣嘆息,又拉薑母的手說:「嫂子你就不一樣了,安哥兒出息,朝廷給補貼,我大哥又會疼惜人,很少讓你下莊稼地,這雙手摸起來就比我們光滑多了。」

薑母接著說道:「你們當家的二牛對你也不賴呀,做完工還會在家操持為你和孩子做飯洗衣,這種會體貼的好男人真的不多吆。」

「唉,他又沒大本事,也就只能對老婆孩子好點了。對了,嫂子我跟你說一下這個綉活的價錢和要求。荷包與香囊都是單面綉,相對容易些,不過掌柜的要求不能把絲綢給磨花了,荷包的花樣稍微複雜一些,二十文錢一個,香囊相對簡單些十五文錢一個,繡的時候可要仔細些,他們打算把這批貨放在下個月七夕賣。現在是六月初五,等二十號的時候我再來取,工錢要等七夕過後一兩天能結。」

「嗯嗯,行,我一定給做出來。」

「嫂子,百梧坊還有一些綉手帕和打絡子的活你做不,絲綢雙面繡的活讓鎮上有戶人家給領去了。還有些棉布單面繡的,圖案是簡化的四君子、彼岸花、並蒂蓮、太極魚這樣的,一條給兩文,我這有一百二十條。還有簡單的桃花結手鏈一條一文,有六百條。複雜點的同心結腰掛,五文錢一個,有一百條,你要幾條不?」

「我看看,找個綉樣簡單些的。」

薑母想可以給晴兒練練手用,這樣她學的快,學起來也有勁頭。

「好嘞。」

薑母要了六條太極魚圖樣,六條彼岸花圖樣,二十條桃花結手鏈,十個同心結腰掛。

「嫂子,你選的這幾種是不是要留給晴兒做的。」

虎子娘笑眯眯地小聲問,一副我把你看穿了的八卦心態。

「嗯嗯,阿杏你真聰明。」薑母以一種讚許的目光看向她。

「嬸子你才聰明呢,這種綉活,簡單易上手,讓晴兒還能賺到錢,一準喜歡上繡花!」

晴兒在一邊聽着她倆嘀咕也不理會,只在瞧着各種花色的棉布手帕,這些顏色可不常見,有的都叫不上名字。

虎子娘送完綉品就匆忙走了,說是還要給其他鄰居送一些。

《一世晴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