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永恆之神
永恆之神 連載中

永恆之神

來源:google 作者:半壺清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帝蒼天 秦向天

一本神典引發了背叛與殺戮,或許是命不該絕,秦向天轉世重生,重活一世,帶着復仇的執念,勢必斬盡一切背叛、謀害之人!這一世他準備活出自己,紅顏知己,快意恩仇;經歷了諸多磨難,大徹大悟之後,他終於明白,究其根源是命運不公,天道無情,視眾生為螻蟻,那就捅破這天,逆了這命…展開

《永恆之神》章節試讀:

蒼英國有三大宗門,蒼英學府、九天門、飄渺宮。

蒼英學府:是蒼英國官方學府,實力最為強大,修鍊種類繁多。

九天門:以邪道功法為主,宗門內作惡多端,奈何勢力龐大,無人敢去伸張正義。

飄渺宮:只招收女弟子,宮中女子雖長的貌美如花,卻又拒人於千里之外,冷艷至極,她們追求無上大道,生性淡泊,很少與外人接觸。

每隔五年,三大宗門會面向整個蒼英國招收學員,條件是年齡不能超過十八歲,武道境界不能低於玄黃境,有三個月的報名時間。

每個主城,城主府可以推薦六十個名額,這六十個名額,可以自由選擇三大宗門,並且區別於散修,三大宗門會給他們提供食宿,有專人接待。

天狼城,城主府和另外五大家族。分別有十個名額。

從天狼城到三大宗門,距離最近的是蒼英學府,坐上飛行魔獸也需要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到達,最遠的是飄渺宮,大約需要一個月時間。所以正常情況,他們都需要提前一個月出發。

出發的日子還有一段時間,秦向天在院子里坐着。

距離上次他們喝完酒後,已經過去了五個月,秦向天現在已經十六歲了,這五個月時間他進步了很多,境界和功法都有很大提升。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想放空一下自己,一味的修鍊反而會適得其反。

紫月撅着小嘴來到了他的身邊,因為這次機會,紫月的條件並不符合,再說她只是一名侍女,更沒有資格和他們一起去,紫月顯得很是失落。

這段時間隨着秦向天的強勢崛起,現在家族給他的修鍊資源也多了很多。

之前去族中藏寶閣,他就看到了一本靈級上品功法,天心訣,這本功法很適合紫月修鍊,他就偷偷記錄了下來,帶回來交給紫月修鍊。

其實紫月的天賦很好,只是一直以來她沒有機會像他們一樣修鍊。

畢竟在別人眼裡她只是一位侍女,她的任務就是伺候她的主子,還想修鍊簡直讓人難以想像。

但是秦向天一直就把她當做最親的人,從來沒有把她當做下人,所以從府中取得的資源,一大半都給了紫月。

紫月修鍊的速度很快,五個月時間已經初黃境五重天了,以這個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趕上他們了。

秦向天還是不放心把紫月一個人丟在秦府,擔心她會受到欺負。

他笑着看向紫月說道:「紫月,等到少爺我在外面站穩腳跟後,就會接你過去,你在家好好修鍊,你放心,我會跟父親說,這個院子以後不會讓任何人進來,也不會有人來找你麻煩,你就是這裡的主人。」

紫月點點頭,眼淚不自覺的往下流,「少爺你在外面要好好照顧自己,放心吧,我在家也會努力修鍊的,說不定等你下次回來就會被我超越了呢。」

秦向天看着她,心裏一陣難受,但是他還是微笑着,摸了摸她的額頭。

過了一會,他向秦雷的住處走去,他想問他父親一件事,一直以來困擾他的事。

到了他父親的住處,看到他父親正在院子里澆花除草,背影給人一種滄桑落寞的感覺。

秦雷聽到了聲音,回過頭看到了他,笑着說道:「再過一段時間你就要去更遠的地方修鍊了,怎麼,今天是來跟我告別的?」

「父親,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答應我,我出去以後,不要再把紫月當做下人,也不要讓府中的人去打擾她,我的院子就由她幫我照看着。」

秦向天走到秦雷身邊,扶着他坐了下來,給他父親倒了一杯茶。

秦雷喝了口茶,道:「不錯,已經長大了,像個男子漢,做事也有自己的想法了,這件事我答應你,你放心的去外學習,你院子里的一草一木都沒人敢動。」

秦向天在旁邊找了位置坐了下來,再次說道:「從我記事開始,就沒有人跟我說過我的母親,你能跟我說說母親嗎?」

秦雷臉色變得痛苦,苦笑了聲,陷入了回憶中。

「以前你還小,跟你說了,反而會讓你難過,現在你已經長大了,也能獨當一面,有資格知道一些事了」

「你的母親叫林萱,是中域頂尖家族林家的公主,在一次外出歷練時,我和你母親相識,我們一起去秘境探險,一起遊歷名山大河,在經歷了很多事後,我們二人相互傾心,彼此相愛,私定終身」

「後來我把你母親帶回了秦府,沒過多久就有了你。可惜好景不長,在你兩歲的時候,我們的事被林家知曉,林家派出了大量的高手來到了秦府,為了保護我們,你母親被帶了回去,囚禁在了林府,並且發誓不會再踏出林府一步,終生不再和我們相見。」

說到後面的時候,秦雷臉色已經沉了下去。他只是痛恨自己的實力太弱,明知愛人在哪,卻沒有能力去解救她。

聽了這些話,秦向天臉色也冷了下去,林府真是無情,硬生生的拆散他們一家,等到他擁有足夠實力的時候,一定會去林府把母親接出來,也會向林府討要一個說法。

出了院子,秦向天心裏難受,漫無目的走在路上,他很是痛苦,前世是被他師傅撿回來的,從來不知他的父母是誰。這一世雖然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但是他從來也沒有真正享受過父母在身邊的關心和疼愛。

不覺間已經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他不想把這種不好的情緒帶給紫月,平復了下心情。

微笑着,看了看紫月,把她抱在了懷裡,輕輕的說道:「別說話,讓我靜靜的抱一會,好嗎?」

紫月被嚇了一大跳,不知道少爺今天是怎麼了,總感覺怪怪的。

她也沒說什麼,把頭埋進了秦向天的懷中,感受着他的溫度,享受着這種短暫的幸福。

過了一會,秦向天鬆開手,說道「紫月去做點好吃的,晚上陪少爺我喝一杯。」

紫月捂着臉,羞答答的跑了出去。秦向天安靜的靠在椅子上,有太多的事要去做,不變強,什麼也做不了。

天漸漸暗了起來,紫月把雪兒也叫了過來,兩個古靈精怪的少女和一個英俊的少年說說笑笑,很是美好。

突然院外,一陣火光四起,劇烈的爆炸響起,緊接着就聽到有人哭喊着。

胖子推開院門,急沖沖的跑了進來,道:「天哥,不好了,秦叔被人暗算,傷重而亡。」

「現在秦府已經大亂。」

「秦遠和他父親秦傲正在大肆追捕支持你父親的一脈族人。」

「天哥,我們應該趕快走,走的越遠越好!」

「撲通!」秦向天跪倒在地,淚水落了下來,雖然他和秦雷接觸的時間很短,但是他能感受到秦雷對他關心和愛護。只是他的父親背負了太多東西,不喜言語而已。

「我要去見他最後一面。」秦向天站起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胖子知道說不動他,看着雪兒和紫月,道:「你們抓緊收拾東西,等天哥回來,我們一起走,不然秦遠肯定不會放過我們。」

「那父親他們呢」雪兒哭着說道。

「父親他們應該不會有性命之憂,畢竟秦遠的父親主要是想爭奪家主的位置,屠殺族人這種事,他們現在不會這麼做。」胖子痛苦的說著,因為他自己也不能確定。

秦向天潛行至城主府,城主府已經亂了,到處都是哭喊聲。

他看到大廳正中的位置,多了一副棺材,身影一動,便看到了他的父親,安靜的躺在裏面,額頭上有黑氣,嘴角還有血跡。

秦向天跪在他父親面前,「父親,孩兒不孝,來遲了,啊!」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不用想,都知道他的父親肯定是被秦傲、秦遠他們聯合外人下的毒手。知道他們一直覬覦家主的位置,但是沒想到他們這麼狠,對親人都能下得去手。

秦向天知道,等到秦傲他們真正掌握了秦府,肯定會來抓他,擦乾淚水,磕了三個響頭,轉身往回趕去。

回到了院子,看到胖子、雪兒、紫月他們都在等他,只是臉上滿是淚水。

秦向天向他們說道:「趁現在秦府大亂,我們從後門走。」在夜色的掩護下,一行人消失在了秦府。

他們剛走沒多久,秦遠就帶着人闖了進來,給我仔細的搜,抓住他們幾個,本少主重重有賞。

秦向天在腦海中快速的思考着,現在不是痛苦的時候,她們幾個人的命都掌握在他的手裡,他要把她們安全的帶出去。

雪兒她們跟着秦向天,她們也不知道去哪,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大難臨頭之際,往往依靠的是身邊最親的人,尤其是女子,現在她們都把秦向天作為主心骨。

已經跑出去很遠了,秦向天是想帶她們一起往魔域森林去,那個地方雖然危險,但是裏面比較混亂,不容易被某個大家族掌控,最適合避難。

一夜的奔襲,大家都很累了,樹上小鳥嘰嘰喳喳的叫了起來,天也漸漸的亮了,秦向天把他們帶到草叢裡休息。

這時胖子拿着水壺向秦向天走來,道:「天哥,趕了一夜路,喝點水吧。」

就在秦向天接過水壺的一瞬間,胖子臉上閃過一抹陰狠之色,一拳向秦向天轟了過去,因為距離太近,秦向天根本無法躲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