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連載中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

來源:google 作者:鯨魚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白礪宸 金如惜

原名:流氓空姐:我是總裁心尖寵【輕鬆雙潔雙強團寵虐渣不隔夜】父母離異,親爹失蹤,她成為空姐勇闖天涯尋找父親一個意外闖入頂級豪門總裁的世界,從此總裁走上水深火熱的不歸路:早上被她笑死,中午被她氣炸,下午被她蠢哭,晚上被她撩暈…————————————不般配?帥爹:瞎嗶嗶的,突突警告!能力差?未來公公:她專治幺蛾子!沒教養?未來婆婆:我媳婦人美心善!出身低?親媽:王炸在我手裡…展開

《雲端野玫瑰:在大佬心尖肆意撩寵》章節試讀:

帝都秋日的下午,天空萬里無雲,太陽大剌剌地照着,反倒沒了寒意。帝都國際機場機場異常繁忙,空中不時傳來客機起飛的轟鳴聲,連空氣中都充斥着煤油的氣味。

在明亮通透的候機樓里,16名身穿米灰色制服的空乘們剛剛通過了國際安檢口,拉着行李箱,排着整齊的隊列向登機口走去,他們中有男有女,個個面若桃花,顧盼生姿。空姐們脖子上橙色的絲巾在告訴人們:他們是帝國最大的航空公司——帝國皇家航空公司的乘務員。

在隊伍末端,一個身材纖細的乘務員在低頭打電話,聲音溫柔軟糯:「小阿婆,我馬上要上飛機做事了,等我回來我就去山上替您燒香……嗯嗯……到了花都,我會聯繫曉光哥哥的,再見!」

「那個金……什麼的,趕緊的!你是兼職安全員,上了飛機多少事兒要你做呢!」排在隊首的主任乘務長回頭粗聲地吼道。

「好的呢!」隊末的女孩把手機往包里一塞,抬頭露出標準的職業微笑,剛想快步走上去,卻聽見旁邊洗手間里,傳來孩子的哭聲和一個沙啞的老男人的聲音。

「哇~媽媽~我要媽媽~」孩子哭得撕心裂肺。

「噓……噓……你乖乖跟我走,我們到了那邊有漢堡包吃。」

不會吧?難道是……

最近「寶貝回家」公益組織在網上做了很多宣傳,說有現在些人販子做起了跨國販賣人口的行當,莫非這就是?

女孩神色一變,拉了拉前面的小姐姐說:「姐,幫我拉箱子,我去去就來!」

「哎你第一次飛大國際,別搞事情啊!」小姐姐焦急地想制止她,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女孩徑直衝進洗手間通道。

「哇~」孩子的嗓子都哭啞了。

「別哭了!煩死了!」老男人沙啞的聲音中帶着怒氣。

在男廁隔間裏面!

女孩雙臂擺得虎虎生風,大步流星地闖進男廁所,抬腿「邦」的一下踹在哭聲傳來的隔間,大喝道:「你這個狗人販子給我出來!」

門沒鎖,裏面一個鬍子拉碴,花白頭髮的老男人正在脫3歲小男孩的褲子。

「我擦,特么還是個變態!」

女孩一把揪住老男人的衣領把他拖出隔間,將他手臂往後一翻,瞬間將他制住,隨後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足尖,向老男人的後膝窩輕輕一點,老男人立馬跪下。

「哎!你在搞什麼啊?!」老男人顯然被突然冒出的女孩嚇到,又是恐懼又是疑惑,連聲音都帶着顫抖。

女孩義正言辭地喝道:「我搞什麼?你這老變態在裏面幹什麼?他還是個小孩子啊!」

小男孩早已止住哭泣,臉上掛着淚水和鼻涕,一泡小便嚇得尿出。

老男人回過神來,怒道:「你……哪來的神經病啊?關你什麼事?快放手啊!」

他掙扎着要起來,但女孩的擒拿術很專業,他怎麼都使不上勁。

女孩抬起長長的睫毛,焦急地環視着周圍目瞪口呆的男人們,吼道:「欸,你們幾個大老爺們看什麼看?還不趕快報警!這裡有拐賣兒童的變態!」

男人們全部傻傻站着,剛剛女孩闖入時,他們嚇得匆匆忙忙結束如廁,硬是憋了回去,現在還略微感到不適中。

「怎麼了這是?」巡邏執勤的機場**踏入男廁。

女孩見到**來了,如釋重負地舒出一口氣,說:「**大哥,這裡有個拐賣兒童的變態,您趕緊帶走他!」

老男人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說:「**同志,您來的正好,這個神經病突然進來抓我,您快救救我!」

「……」**疑惑地看看女孩,又看看老男人,決定先提起女孩的手腕,示意她鬆手,女孩乖乖放開老男人。**嚴肅地問女孩道:「怎麼回事?你幹嘛要進男廁所?你……好像是空乘。」

女孩指向小男孩:「我剛剛聽到這個小孩在哭着找媽媽。」

「嗚……」小男孩重新啜泣起來:

「爺爺……」

「爺爺?」女孩一驚,嘴巴張成了O型。

老男人按着膝蓋費勁地直起身,扶着腰說:「**同志,我帶我孫子尿尿,這個神經病突然踢門進來抓我,我這把老骨頭差點摔死……」

「這……」女孩眨巴了兩下眼睛,不死心地問道:「那……那他幹嘛哭着找媽媽,還哭這麼慘,你不是要拐賣他嗎?」

老男人冷哼道:「你這個人真是腦子有問題!我孫子的爸爸媽媽離婚了,我今天帶他去他爸爸那裡,小孩子一下子離開媽媽了哭一下有關係嗎?」

「妹妹,看來是你搞錯了。」**小哥語氣冷峻嚴肅,臉上的皮肉卻在上浮,似在憋笑。

「可是……這位小朋友真的很像網上的走失兒童啊!」

女孩拿出手機,翻開失蹤兒童的網頁,裏面有一堆小男孩的照片。

**掃了一眼網頁,這麼多小孩長得都差不多,說長得很像……也沒錯。他核對了老男人的證件之後,對女孩說:「你有這個意識很好,但你這次真的搞錯了。」

女孩一聽,馬上露出慚愧的表情,扶着老男人說:「大叔,真對不起,我聽到小朋友的哭聲,就想起了我自己小時候,我爸爸媽媽離婚的時候,我也哭得很傷心……」

說著,她的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小嘴癟着,我見猶憐。她本就長得極美,在場所有的男人見了她這梨花帶雨的樣子,都不免心頭一軟,哪還會怪罪她擅闖男廁搞烏龍?

老男人擺擺手嘆氣道:「唉,算啦算啦,我孫子想媽媽,我也哄不好啊!」

女孩拿紙巾拭了拭眼淚,蹲下來握住小男孩的手說:「小朋友,我很羨慕你,你還能見到爸爸,姐姐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在哪裡……」

「為、為什麼?」小男孩啜泣着問。

女孩注視着小男孩的眼睛說:「姐姐的爸爸不見了……姐姐在想,如果我找到了爸爸,我一定會笑,我希望我的爸爸也高興得笑……所以你也要開心一點,這樣你爺爺高興,你媽媽也會放心,對不對?」

小男孩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倒真的不哭了。

**抬起下巴對眾人說道:「好了……既然沒什麼事,就該幹嘛幹嘛吧!」

「抱歉給大家帶來麻煩了。」女孩朝眾人鞠了一躬之後,大方地笑着說:「你們……繼續,我還有事,先走啦。」

說完撩了下橙色的絲巾,優雅地轉身離去。

剛踏出男廁,差點撞到兩個高大的男人,那兩人一驚,後退一大步,抬頭看看性別標誌……

女孩頭也沒抬道:「大驚小怪,有ji-ji了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