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連載中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

來源:google 作者:女陰司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宋若昭 靳凱之

【穿越+打臉爽文+醫妃+雙強+HE+輕鬆搞笑】一朝醒來,宋若昭成了尚書府的掃把星小姐,出生便被送到鄉下外祖母家可安然度日一向不是她的作風!江南首富,勉強噹噹江湖上傳奇一般的醫神無雙,勉強噹噹可那出生便未見過的癟三父親居然要她替妹出嫁給癱瘓王爺?Tui~要不是想搞個富可敵國擴大產業,她才懶得搭理可這王爺不是癱瘓嗎?還能拽她腳踝?「誒誒誒,王爺不是面冷心狠?跟屁蟲一樣跟着我做啥?」「誒誒誒,王爺不是斷袖么?脫我衣服幹啥?」「誒誒誒,王爺……」宋若昭多番鑒定,這男人被她扎傻了展開

《這個王爺太欠揍,醫神王妃快扎他》章節試讀:

「王爺,夜已深……臣妾替你寬衣歇息吧。」

宋若昭緊緊拽着衣角,說話磕磕巴巴的,生怕哪兒不對,惹了眼前人不悅。

微弱的燭光散出一點點光芒,卻依稀能看到周邊的喜字,以及兩人身上刺眼的喜服。

今晚是新婚夜。

靳凱之坐在輪椅上,劍眉微微蹙在一起,一雙星眸更是將眼前人上下打量了個遍。

隨後染上幾分譏諷,尚書府可真是能耐,竟送個冒牌貨前來。

傳聞宋家千金宋雪茹風姿綽約,秀外慧中,哪會是眼前這唯唯諾諾,怯聲怯氣的模樣。

宋若昭抿了抿唇,怯弱道:「王爺……」

「不用。」靳凱之聲音冷冽,猶如千年寒冰。

若非與那人達成協議,眼前這人哪有機會踏進瑞王府半步!

「可,可是……」

「滾!」

靳凱之畢生耐性已消耗完了。

宋若昭渾身一顫,惶恐萬分,見男人冷若冰霜的面色,忙福身退了出去。

好怕怕吖!

侍衛彭旭將她帶到一間事先備好的房間,便退了出去。

宋若昭躺在床上,雙手枕頭,翹着二郎腿緩緩晃悠,這瑞王還真是出了名的暴躁。

不過也好,將她撇在這後院,她辦事也方便了不少。

她本是二十三世紀的醫學博士,卻因在授課時摔倒,本以為是大型社死現場,卻不防成了一番穿越現場。

不過剛來時原主還是襁褓之嬰,只因母親產後大出血西去,她便被視為不祥之人,由尚書府之人連夜送往江南外祖母家,卻不防,有人紅了眼,斬了草便要除根,一個幼小的生命便被扼殺搖籃之中。

她也在此時來到了此地,還好祖母久久不見到,便跟着出來尋找。

不然,她剛來又得死翹翹了。

如今江南富庶之地都是她的產業,這做人不能井底觀天,自然要看得遠,正鬱悶產業擴建之事,這便宜爹爹就送來了枕頭。

替妹妹宋雪茹嫁給瑞王。

宋雪茹乃是京都第一才女,她那爹爹自然要找個堅實的後盾,怎會在這殘廢王爺身上浪費資源。

於是,她來了。

反正瑞王不近女色,傳言有gay的傾向,這也符合她的標準,嫁來做個花瓶,也有了留在京都的理由。

當然,也為了原主母親之死……

彭旭回到靳凱之身側,推着那特製的四爪金蟒輪椅,慍怒道:「這宋慶祥可這是膽大,居然敢侮辱於王爺!」

靳凱之冷峻的臉上滿是寒霜,「無妨,總之需結親,與誰又是何妨。」

「醫神令可有送來?」

這才是關鍵!

醫神令源自江湖神醫無雙,傳聞此人不畏權貴,醫術精湛,大有華佗在世之奇。

得醫神令者,可請醫神出山!

醫神一旦出手,即便是到了閻羅殿的人,也能復生。

彭旭垂眸道:「還未,說要王爺明日帶着王妃親自進宮去取。」

靳凱之眯着眸子,一陣陣徹骨的寒意射出。

還真是刁滑奸詐!

翌日一大早,天邊剛泛出一抹白,正睡得香甜的宋若昭便被嘈雜的腳步聲和敲門聲吵醒。

「王妃,你起了沒?」

敲門聲逐漸演變成了砸門聲,瞧着那震顫的木門,宋若昭都怕他罷工不幹。

她打了個哈哈,便懶懶地應了聲。

「我起了。」

話閉,幾個嬤嬤推門而入,為首的常嬤嬤指揮着眾人。

「都機靈點哈,季側妃說了,要是怠慢了王妃,拿了你們是問。」

瞧着那寫光鮮亮麗的配飾,宋若昭不解道:「嬤嬤,這,這是?」

常嬤嬤神色微微一變,撇了撇嘴,轉過身耐心解釋着。

「王妃,王爺今兒個要帶您進宮,吩咐老奴將你伺候好。」

進宮?

「哦。那就麻煩嬤嬤了。」宋若昭坐在梳妝台前,微微低垂着眼眸。

靳凱之為何要帶自己進宮?

瞧着四周忙碌的身影,她也知曉問不出個所以然。

不管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約莫一刻鐘過去,宋若昭身着華服,周身的珠寶更是不少,她徹底從一個鄉下野丫頭變成了富太。

一群人退了下去,方才那常嬤嬤走了過來,極其隱晦的眸色從眼前人掃過,一抹訝異一閃而逝。

鄉下丫頭不是又黑又糙?可眼前人此時哪看得出絲毫村婦的模樣。

掩去眸中的異樣神色,常嬤嬤道:「王妃,請。」

宋若昭微微頷首,乖巧地跟在常嬤嬤身側,好幾次都差點被裙擺絆倒,常嬤嬤如同什麼都不知一般。

「哎喲,常嬤嬤,沒瞧見王妃走不穩嗎?還不快去扶着些。」

一道嚴謹的聲音傳來,緊接着,一端莊典雅的女子緩步走了過來,身側跟着幾個嬤嬤和婢女,倒是頗有幾分女主人的氣勢。

季雲柔,靳凱之的側妃。

目前府中大小事宜都是她操持的,眾人也把她當成了女主人。

「是。」常嬤嬤轉身將宋若昭攙扶着。

宋若昭向來不喜歡繁瑣,在江南時便隨性慣了,如今身上的服飾確實讓她走路都成困難,如今有人扶着,她確實走得穩些了。

難怪電視劇里那些妃嬪都得配個婢女。

常嬤嬤扶着宋若昭到了季雲柔面前,介紹道:「王妃,這邊是季側妃。」

宋若昭一笑,她才是正妃好不好,不是應該這女人上來請安?

季雲柔餘光注意到遠處,微微福身,道:「妹妹剛來,可千萬不要生疏,這都是自家姐妹,日後有什麼也相互照拂些。」

這是趕着宣示主權?

「謝謝側妃姐姐。」宋若昭目光閃爍,顯然一副出事不深的模樣。

這側妃之位,季雲柔早就倦了,厭了,如今也不知哪鑽出個山村野王妃。

輪椅聲響起,那氣勢逼人的身軀逐漸出現在眾人面前,即便是不語,周邊人都能感受到那駭人的氣勢。

季雲柔急忙走到靳凱之面前,替他整理一下腿上的蓋布。

「王爺注意涼着。」

靳凱之面容冷峻,面對季雲柔亦是如此,只是輕輕的嗯了一聲,可這對眾人來說,已是王爺的莫大恩賜了,換做是別人,一個眼神都得不到。

也難怪季雲柔能在府中立足,成了半個掌事人。

路過宋若昭面前時,男人直視前方,冷冷地留下一個字。

「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