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只聽從心跳
只聽從心跳 連載中

只聽從心跳

來源:google 作者:晚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晚意 晚昏 現代言情

你是不是也常常在思考活着的意義是什麼?當你沉入冰冷刺骨的海底,鹹得苦澀的海水充斥着你的整個鼻腔,感受了快要溺死的痛感後,卻又被被海水衝到了沙灘上,你會選擇再次活下來么?當你熬過了無數多個難以入眠的夜晚,經歷了精神和身體上的雙重痛苦,卻突然有一天有了精神,睡了一個好覺,你終於可以丟棄了身旁的氧西汀瓶子,成為一個正常人,你還想再活一次么?當你在寒風刺骨的夜晚,登上樓頂的天台,大風吹得大腦一片空白,你縱身一躍,感受了從高處墜落的恐懼與絕望,卻落在了救生氣墊上,你還會選擇重新活一次么?我希望你的答案是:我想要再活一次展開

《只聽從心跳》章節試讀:

就這樣,蘇九允徹底地住進了我們家,一年,兩年,三年……除了過年她父母回來的時候,她都住在我們家,她母親定期給我母親發生活費,母親從來沒有收過,她把這些錢都存在一張卡里,打算作為蘇九允上大學的生活費。

我們倆高中沒有考在一個學校,但是離得不遠,我上學剛好能路過她們學校,所以我們還是能一起上學,一起放學。母親給我們倆一人買了一輛單車,上學方便了許多。

今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每年過年我和母親都在外婆家過,這是外婆要求的,母親提過很多次,想讓外婆搬過來和我們住在一起,外婆很要強,每次都會擺擺手,說:「我這好胳膊好腿的,自己什麼都能幹,我才不要你們養我呢,等我什麼時候實在走不動路了,再讓你們養我也不遲。」

我和母親早早起床收拾好就趕去外婆家了,一進門就看見外婆已經在廚房忙碌了。

「外婆,我們來啦!」

外婆手中的菜刀都未放下,就步履蹣跚的從廚房走出來,臉上掛着高興的笑,「唉,來啦來啦,嘿嘿嘿,來了就好啊。」

「外婆,我們來幫您吧!」

「好好好,晚意啊,你幫外婆把那池子里的番茄洗了吧。」

「好。」

我走近水池前,愣住了,水池裡放着幾個馬鈴薯,我扭頭問外婆「外婆,池子里是馬鈴薯啊。」

外婆一聽,扭過頭來看,然後一拍手,「哎呀,我明明放的是番茄啊,這……這怎麼會是馬鈴薯呢。」

我看着外婆疑惑的樣子,突然感覺外婆不一樣了,日益佝僂的背,花白的頭髮紮成低丸子攏在腦後,白髮半遮半掩,若隱若現,像調皮又害羞的孩子,隱藏在不多的黑髮之間,頭髮梳的光滑平整,沒有一絲凌亂,眼窩已經有些凹陷了,密密麻麻的老年斑和皺紋一起爬上了她的臉,原本烔烔有神的眼睛也黯然失色了,都印着歲月的痕迹。

我意識到,外婆真的老了。

我回過神來,對外婆報以微笑,「外婆,沒事啊,我再洗就是了,剛好這幾個馬鈴薯也洗了,想吃您做的酸辣馬鈴薯絲了。」

外婆點點頭,「唉,好,外婆這就給你做。」

等做好了所有的菜,夜幕已經降臨了,幽藍幽藍的夜空中零零散散的散布着幾顆星星,今晚的月亮又圓又亮,照亮了半邊天。近幾年,城市禁止放煙火了,過年的夜晚也是寂靜的,但是還是擋不住中國人過年的熱鬧勁,路邊各式各樣的花燈閃爍無比,熱鬧非凡,家家戶戶門上都貼上了紅色的對聯,倒着的「福」字預示着新的一年的好運氣。透過窗子橘色的燈光,大家舉起酒杯,和朋友和家人開懷暢飲,臉上都掛着喜氣洋洋的笑,忘記往年所有的不開心。有多少人只能在今夜才能與家人團聚,享受待在家裡的自在與幸福。今夜就與舊年劃開了界限,團圓過後,我們又要奔向自己的未來,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

豐盛的飯菜擺滿了整個小圓桌,外焦里嫩的紅燒魚掛着濃稠的湯汁,鮮美的味道在鼻尖「爆炸」;糖醋排骨披着金黃色的外衣,浸透在晶瑩透亮的湯汁中,色澤鮮艷,白芝麻撒的恰到好處,讓糖醋排骨增添了一絲色彩;金黃色的油燜大蝦裝滿了整個盤子,味香飄逸,鮮嫩微甜,光是看着都讓人不自覺的咽口水;還有我最喜歡的酸辣馬鈴薯絲,土黃色的馬鈴薯絲和綠色的青椒搭在一起,又酸又辣,特別下飯,還有很多很多可口的佳肴……

外婆和母親各倒了一小杯白酒,我則是倒了一大杯可樂,外婆舉起酒杯說「這個我先說兩句啊,新年快樂!這年吶,真是過一年少一年,所以每一年都值得珍惜,你看看,多少家庭都是在今晚才能團聚,一年都見不了幾面啊,還好咱們家,你倆都在我身邊,噢,對,還有小允那孩子,我也喜歡,我老太婆已經快七十了,不知道還能過幾個春節,唉,能過幾個就幾個吧,我能活到現在已經很知足了。」

「外婆,你說什麼吶,你身體這麼好,肯定能長命百歲!」

「哈哈哈,還是晚意會說話,真是外婆的好外孫。來來來,咱們碰個杯,開始吃飯吧!」

三個玻璃杯碰在一起,一聲清脆的叮噹聲,每個人都懷着自己的美好願望,這一刻重疊在一起,變成了「希望一家人能一直在一起!」

母親夾起一塊紅燒肉放進嘴裏,又一下吐了出來,「哎呀,媽,您是不是放了兩次鹽啊,怎麼這麼咸。」

「嗨呀,還真是老了,最近記性是越來越差了,放沒放過鹽都記不得了。」外婆擺了擺手……

城市的另一端,蘇九允也和父母團聚了。

「小允,吃肉呀!」蘇九允的母親夾了一塊回鍋肉肉放在蘇九允碗里。

「是啊,小允,快吃快吃。」父親也夾了一筷子菜放在蘇九允的碗里。

「啊,好,你們也吃。」蘇九允低頭默默吃菜,尷尬的氛圍蔓延在飯桌上,與過年該有的熱鬧氛圍格格不入。

由於不經常見面,蘇九允感覺與父母已經有隔閡了,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每年過年見面前她都是又期待又擔心。期待的是終於能見到自己的父母了,擔心的是就像現在這樣,三個人坐在飯桌前,只能默默吃飯,任何話題都提不起任何波瀾,反而顯得格外尷尬。

「叮咚。」蘇九允聽到母親的手機響了,母親打開手機,對着屏幕露出不易被察覺的笑容,可是這個笑容還是被蘇九允捕捉到了,果不其然,母親下一秒就說「哎呀,今晚公司突然有點急事,我可能要出去一趟,晚點回來。」

父親聽罷把筷子「啪」一下拍在桌子上,生氣的說「你們公司就這麼忙啊,年三十還有事,好不容易陪孩子吃個飯,你看看你!」

母親也爭辯起來,「是我想讓公司有事的嗎,我這也沒辦法,吃完飯我就得走。」

「走走走,你那麼著急還吃什麼啊,現在就出門吧!」父親扔下筷子,回了房間,重重地關上門。

蘇九允的母親站在門口換鞋,「什麼人嘛,動不動就發脾氣。小允,你自己再吃點啊,明天媽媽陪你出去玩。」說完也奪門而出。

此刻蘇九允的心裏特別不是滋味,就像有無數只蟲子爬在心上,啃噬着她的心臟,疼痛無比。她覺得有沒有父母對她來說好像都是一樣的,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都變得索然無味了。

在高三之前,我覺得我的世界很小很小,小到只能裝下蘇九允,母親和外婆,除了蘇九允我甚至沒有另外的朋友,但是我覺得蘇九允是最好的,有她就夠了。

可是後來,我的世界卻好像被騰空了……

不早了,該睡覺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