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生敗家子
重生敗家子 連載中

重生敗家子

來源:外網 作者:宋三喜蘇有容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宋三喜蘇有容 都市言情

他贏下百億美金,實時到帳。但是,遭人暗算,游輪爆炸,他死了。屍體火化當天,他的未婚妻,哭的死去活來,數度暈厥。而他,重生了!2010年冬,坐標中海市,老家,一個同樣叫宋三喜的人。展開

《重生敗家子》章節試讀:

第4章

臘月初,中海氣候,冷!

蘇有容在破鐵驢子上,更冷。

宋三喜騎得快,蘇有容頭髮都散亂飛揚。

冷風割臉。

她心有無數怨氣,倔強,就不躲他背後,不靠近他。

車座墊爛完了,就剩下鋼鐵框架,屁股顛簸,好疼。

宋三喜很快意識到什麼。

「冷嗎?」

蘇有容不理他。

「冷就抱着我。」

蘇有容下意識一伸手,又回縮回來,不抱。

「屁股疼?」

蘇有容還是不理他。

這麼賣力氣表演,還不是為了季度全勤?

休想!

宋三喜臉都冷木了,頭髮凌亂,道:「的確很冷。這日子,不像人過的。蘇有容女士,我們的確得弄台車。」

「早幹嗎去了?以前,家裡沒車嗎?要不是」

蘇有容說不下去,心疼,痛恨,好想砸他背上兩拳。

又怕惹着了他,白挨一頓打。

這臉,有一段時間沒腫着上班了。

正那會兒,眼前突然一黑,蘇有容驚叫。

宋三喜把大衣翻騰起來,罩住她上半身。

男人身體熱量,帶着香皂的清香,轟面而來,不得不舒服。

「就這樣吧,抓緊大衣,倔強的女士。」

宋三喜加速,嗚轟轟的發動機聲,比賽摩還炸街,尾排冒着烏煙。

大衣飛揚起來,蘇有容還是抓住了衣角。

躲在大衣里,要好受多了。

嗅着香皂味兒,總是一身煙酒臭味的人渣,總算香了一回。

而他,真狠。

大衣裏面就是白襯衣,任風吹,不冷嗎?

「冷死了活該!」蘇有容小聲怨罵。

宋三喜:「嗯,人渣,敗家子,該罵!」

「你神經病!」

蘇有容感覺這丈夫,的確有可能是瘋了

半個小時,飆到郊區,三元電器廠門口。

宋三喜放眼看了看。

離開這個城市有十幾年了,但一直在關注它的發展。

前世,這廠區和後面的荒地,2011年下半年就成大型樓盤了,12年就均價破萬,三年後,頂到兩萬。

「這地塊,可以好好考慮一下了。」宋三喜伸手比划了一大圈。

「說什麼瘋話啊?」

蘇有容看着丈夫一臉淡然不知所謂的笑,轉身挎着小包往廠門裡走。

「哎!有容,等等!」宋三喜連忙攔下了她。

蘇有容莫名緊張,「你你要幹什麼?」

「我騎車算快的,都這麼遠。平時,你上班怎麼過來的?」

「走路!」蘇有容沒好氣的說。

實際上,她騎單車的。

可恨的是,這丈夫不知道。

這叫什麼丈夫啊?

宋三喜點點頭,突然抱住她,有些心疼的感覺,「走路太辛苦了。以後,我天天送你。」

來往還有工友呢,蘇有容羞澀,掙扎了出來。

「送什麼啊?我騎單車!」

說罷,轉身欲走。

她擔心自己的錢,不想和他過多糾纏。

宋三喜拉住她的手,「等一下。」

騎單車,風裡來,雨里去,這手都有些粗糙,和她漂亮的臉蛋、性感的身材不匹配。

「你放開啊,這麼多人」

蘇有容掙脫不開,低着頭,臉紅到脖子根兒。

新用的洗面奶清香,隨寒風飄起,有些撩人。

宋三喜深吸一口清香,「張紅梅的錢,甜甜和小妹的費用,我這就去想辦法。你好好上班,我」

「你能想什麼辦法?去偷、去搶,還是又去賭?」

宋三喜微微一笑,「你身上真沒有錢了嗎?」

「你幹什麼?」蘇有容快哭了,也嚇倒了,可憐之極,「我只有五塊錢了,甜甜想吃大冰糖葫蘆。明天,我本來中午去給她交費,接她,給她買葫蘆用的。這五塊,你也要嗎?」

「唔孩子吃多了糖不好」宋三喜一臉認真的樣子。

「宋三喜!!!」蘇有容崩潰了,尖叫,落淚,仰頭怒斥:「五塊錢你也要搶!你還是人嗎?還是當爹的嗎?你」

這下酸爽了。

廠門口的工友圍了過來。

「天啊,這就是有容的老公嗎?」

「五塊錢都要?噁心!」

「自己有手有腳,不知道掙去啊?」

「一個大男人不養家,管女人要錢,真不要臉」

「有容這麼漂亮,嫁誰不能坐豪車啊?這破鐵驢子,還沒我踏板漂亮」

「」

蘇有容受不了,撥開人群,抹着眼淚奔進了廠里。

保安室,每天都在那裡等她,等着看她的保安隊長周文兵,見狀趕緊沖了過去。

「有容,誰欺負你了?」

「不要你管!」

蘇有容一把推開周文兵,往那邊廠區跑去。

周文兵看着門外的宋三喜,直接衝過來,「你!誰!給我站住!」

宋三喜有點鬱悶,其實只想借一塊錢去賺點錢。

只需要一塊錢就好。

哪知道蘇有容沒給他機會。

眾人七嘴八舌中,他騎上了破鐵驢子,發動了起來。

算了,一塊錢的本兒,還是有辦法的。

看看後視鏡,他暗自冷笑了

他知道,有兩個社會上的混混騎着踏板摩托,一直在追他,但被甩得太遠了。

就在他要走的時候,周文兵擋住了他。

「你是誰?為什麼欺負有容?」

宋三喜看着這傢伙。

身高一米八五,高大,威猛,五官挺正。

「周文兵先生,我是有容老公,您不記得了?」宋三喜淡笑,很溫和的說。

「你是宋三喜?」周文兵皺了一下眉頭,不敢確定。

廠里,知道蘇有容家庭的不多,他是其中之一。

上次打過的宋三喜,邋遢、醜陋,弓腰塌肩,粗俗不堪。

怎麼今天這麼英挺,還很斯文有禮?

這,完全不是一個人嘛!

宋三喜點點頭:「確實是我。您是她的追求者吧?如果是這樣,如果真心對她好,我可以和她離婚,並祝福你們。」

曾經的強者喜哥,對於蘇有容真的只有同情、憐憫,還有這具身體的負罪感。

他愛的,還是未婚妻葉小魚。

哪怕現在,她還小,人在中海,不知道具體的地方。

至於周文兵打過他,不存在的,痛苦的是這具身體,又不是他。

周文兵懵逼

廠門口,一片震驚。

居然有送老婆的?

那可是特別漂亮的老婆啊!

這男人他媽的喜歡頭頂一片綠?

所有人看看周文兵,又看看宋三喜。

宋三喜一點不臉紅,從容一笑,「周文兵先生,記得轉告我老婆,下班我來接她。她現在還算我老婆。」

說罷,騎着鐵驢子離開。

周文兵那時候才尷尬了,衝著宋三喜叫道:「你瞎說什麼?別侮辱我!但你這個對不起有容的人渣,你要再敢打她,欺負她,我還能再打你一次!」

宋三喜遠去,揚手在風中,瀟洒的打了個ok的手勢。

身後,又一片驚震。

這男人,瘋了吧?

等等,他被周文兵打過?

還滿不在乎的樣子,真沒血性!

周文兵和蘇有容咦?

真有什麼嗎?

十分鐘後,郊區,一條窄窄的小巷子里。

宋三喜下了車,被堵了。

兩個社會混混的踏板摩托,前後橫擋着。

宋三喜左右看看,淡笑,搖搖頭,「兩位小兄弟,您二位是要幹什麼?」

「媽的!你別裝不知道了!」

「我真不知道。」宋三喜無奈的攤了攤手。

「借了張姐的錢,你兩口子不還就跑,跑得真快啊!跑得掉嗎?」

「張姐叫我們打你一頓再說。現在,知道了?」

宋三喜點點頭,微笑道:「知道了,謝謝。」

《重生敗家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