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最強反派:從無敵倚天開始
諸天最強反派:從無敵倚天開始 連載中

諸天最強反派:從無敵倚天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瘋狂的鹹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瘋狂的鹹魚 許陽

「前十章發育,節奏偏慢」許陽被系統砸中,覺醒天賦:天驕百倍,過目不忘,自此開啟了掛逼人生誰規定反派一定要搶主角的女人?我偏不!誰規定反派就必須乾死主角?我要他們做我的狗!從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開始,得張三丰真傳,騙火工頭陀傳功給他,三個月後無敵江湖,做魔教教主,迎娶美人小昭,坐一坐皇帝的位置「原來做反派這麼爽?」自此,許陽開始了反派大魔王大的一生天下第一中,成古三通傳人風雲里,做一個屠龍之人!忽悠風云為我打工,怒懟雄霸,帝釋天仙劍奇俠傳三,跟魔尊重樓來一場曠世之戰鬥羅大陸,腳踹玉小剛,拳打史萊克,屠戮漫天諸神超神學院之雄兵連,身體越強內力越強?神體加內功?!白蛇緣起,狐妖小紅娘,斗破蒼穹,超獸武裝,西遊記,主神空間……一步一步無敵諸天,做哪打破命運之人我是許陽,我為反派帶鹽展開

《諸天最強反派:從無敵倚天開始》章節試讀:

洗漱之後,許陽犒勞了一下自己,花了點時間在山野中捉了兩隻兔子,一隻野雞,時間差不多也到了下午的大概五點鐘左右。

許陽準備給自己來個古代版的干鍋,調料自然沒有那麼充足,但味道卻也不差。

做好直接帶着米飯和干鍋去找宋遠橋和張三丰去了。

三個人聚集在真武殿的側殿,口水流個不停。

最後還是張三丰嚷嚷着不過癮,搬來了幾壇酒,三人吃喝了個痛快。

「我說徒孫啊,怎麼你還會做菜啊!從來沒聽說過啊!這手藝真不錯!」張三丰拍了拍肚皮,心滿意足的用小拇指剔牙道。

宋遠橋也是點了點頭,面色通紅,微醺道:「是啊,徒兒,你這手藝確實不賴,按理說去城裡做個廚工也是不錯的活路,怎麼會在家務農呢?」

許陽笑了笑:「弟子這也是偶然發現這樣做可以很好吃,便想着讓師傅和師祖也嘗嘗鮮。」

緊接着,也趁機提出和張三丰切磋的意思:「對了,師祖,弟子最近內功大漲,不知道能不能跟您切磋切磋,也好彌補我外功上面的不足。」

張三丰自然是欣然同意,多實戰是有好處的:「你啊,又要來叨擾我老人家了,這頓飯還真是不白吃啊。」

張三丰隨和的笑了笑,看起來有些苦惱的樣子,他只想安靜的做一個懶蟲。

「好吧,那就明天吧,明天清晨左右,無忌的寒毒應該就要發作了,你我兩人出手幫他壓制一番。然後我教你一套我一百歲才創出的武林絕學。」

……

三人分來之後,許陽休息了片刻,跑到無人之地,演練起大力伏魔拳和大力金剛掌。

整個武當派,也就只有宋遠橋,張三丰,和張無忌這三個人知道他內功雄厚,武功高強。

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這個消息,許陽也沒必要廣而告之,畢竟之後的計劃還需要宋青書配合自己呢!

自己表現的太無敵,宋青書還敢來找麻煩嗎?

……

一拳一式之間剛柔並濟,勇猛無比,破空聲此起彼伏。

許陽甚至看見自己全力揮舞掌法之間,全是殘影。

他一秒鐘揮舞雙掌十多次,可以說是非人一般的存在。

不過半個時辰,他開始拆分招式,打亂出招,搞出個假想敵,繼續練習。

天色逐漸黑了下來,許陽回武當派洗了個澡,換了身一衣服,神清氣爽。

身上已經有腱子肉的肌肉輪廓了,有九陽神功這種由內而外的神功,許陽早晚可以達到人體的極限。

第二天一大早,天還沒有亮,許陽已經出現在了真武殿外面。

他靜靜盤坐,腦海中也在思索自己的所見所學,整理武學思路。

不久,張無忌來了,他臉上毫無血色,體溫低的厲害。

許陽睜眼,轉化純陽無極功內力,起身攙扶張無忌,一手灌入內力給張無忌,幫他抵抗寒冷。

「多謝師弟。」張無忌好受了不少,道了聲謝。

二人沒有過多交流,直接進入真武殿後面的練功房。

……

送走張無忌之後,張三丰打了個哈欠,慢吞吞的擺出太極起手式。

「徒孫啊,你資質非凡,內功深厚,我這套武功,你學起來應該很快。」

「太極者,無極而生,動靜之機,陰陽之母,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濟,接濟神明,心靜身正,利氣運行,開合虛實,內外合一,運抖成鋼,剛柔並用,太極陰陽,有柔有剛,剛柔並濟,靜發自如。」

張三丰一邊說,一邊演練。

動作之間看似很慢,實則隨時可以爆發。

可謂是剛柔並濟,剛中有柔,柔中有剛。

許陽看的是如痴如醉,這其中的武學理念,是許陽需要的,他的武學功底已經是張三丰同一級別的了。

但要說理論知識,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此刻張三丰正在講述他對於武功的理解,這是一個無敵江湖八十年的人。

他的傾囊相授,許陽可謂是受益匪淺。

太極拳的招式和心法許陽學會了。

但這其中的理念,許陽卻是需要好好參悟。

……

接下來的日子就簡單很多了,許陽開始注重外功招式,把自己泡在藏經閣觀看各種道家典籍以及其中收錄的江湖武學。

偶爾與張三丰切磋,許陽也沒有表現出他會九陽神功的事實,每次都輸給張三丰,但他的實戰能力卻是越來越強,對自己身體的掌控力也越來越好。

因為現在還不是時候。

又過一個月,許陽開始秘密實戰,下山砍殺流竄馬匪。

第一次殺光一窩馬匪的那一刻,看着四周被屠戮哀嚎的村民,以及衣衫不整的女子,他的心情特別沉重。

倒是沒有什麼想吐噁心的感覺,畢竟麻匪都被內力震碎五臟六腑而死,也就是吐吐血,看不出來有什麼噁心的。

但這種對生命失去了一些敬畏的感覺,還是讓人很不適。

眨眼間,又是一個月。

劇情終於開始了。

許陽走在真武殿外,看着宋青書一臉明媚笑容的陪在峨眉女弟子身邊,有說有笑。

宋青書看了一眼許陽,愣了一下,隨即不動神色。

這三個月來,許陽整天看不見人,也不去練武場。

導致他原本的計劃都沒有機會實施。

可是剛才許陽的氣質,卻是大為不同,不知道經歷了什麼。

今天是大日子,他要表現好一些,所以也就沒有多想。

自然也不想理會許陽。

周芷若倒是注意到了呼吸綿長的許陽,向旁邊的宋青書柔聲問道:「青書師兄,那位,難道就是許陽師兄?」

她來之前可是做了功課的!

宋青書淡然一笑,一筆帶過了關於許陽的話題:「不錯,他就是我那個師弟,芷若師妹,我們快進去吧,師公他老人家還在等着呢。」

周芷若見狀也不好再說什麼,一群人浩浩蕩蕩走進了真武殿。

許陽跟在後面,絲毫不在意旁人的議論。

張無忌站在殿內,顯然也是早就到了,雖然他不會武功,可也是第三代弟子,自然要來參加這次會面。

一見到周芷若,他頓時驚為天人,魂兒都飛了。

張無忌從小在冰火島長大,之後就一直待在武當山,因為寒毒哪兒也去不了,哪裡見過周芷若這種出水芙蓉,嬌弱可愛的美人。

整個人就跟被點了穴一樣,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