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最強百夫長
最強百夫長 連載中

最強百夫長

來源:google 作者:左西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左西西 秦雲

一個西北邊境軍中最年輕的百夫長,護送齊國長公主回國路遇魏國騎兵截殺,齊國長公主得知魏國與齊國某人勾結,企圖侵略齊國百夫長進入齊國最大最為森嚴的調查機構,黑衣衛,從而調查出自己的身世之謎展開

《最強百夫長》章節試讀:

一輪細月遠遠掛在天邊,夜已深,氣溫越來越低了。

今年的冬天比以往更加寒冷一些。

又到了約定的日子。

八歲大小的孩童從溫暖的被窩裡爬了起來,好像一點也不在乎這冷冽的寒冬。

湖心小亭。

八歲孩童端坐在地,默念打坐。在此恭候候師父。

自從兩年前修習了師父傳下來的功法之後,孩童的身體各項機能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

那是修習功法的第一年的某天晚上,孩童神遊之時,來到了一片「仙境」。

雲霧繚繞,遠處青山若隱若現。在他面前,豁然出現一汪半畝大小的池塘。池水清澈,水面風平浪靜。

一覺醒來,孩童發現自己竟能看懂《三字經》等等啟蒙經典,無師自通。

五官也愈發靈敏了,整個身體比一般人好了太多。

「雲兒——」耳邊傳來慈祥的老伯聲音。不知何時,師父竟然站在了自己身邊。

被喚作「雲兒」的小孩,朝老者全禮一拜。

「師父。您傳授徒兒的天一訣心法,徒兒早已練熟於心,並能熟練修鍊了。」

「雲兒」即是當年雪地的遺孤——秦家後人秦雲,老者把他救走後,便寄養在當地的一家軍戶之中。

老者便是天一門的掌教天一道人。

天一道人二十年前行走江湖與朝堂之間。

或是江湖武夫宗師,或是朝堂指點江山官大夫。

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一個道士。

道士說他來自天一山天一門,是為天一道人,來拯救他的。

老者當時正是人生得意之時,毫不在意。

直到一場變故,他與故人割袍斷義,最愛之人也離他而去。

於是他心灰意冷,離開了朝堂,遠離了江湖,從此隱姓埋名。

直到二十年後,又一個自稱天一道人的道者現世。

他雲遊四方,散播着「天下必統一於齊」的預言。

他與各國巨擘辯論,巧舌如簧,征服了不少人。

他與江湖宗師比斗,從而成為當世四大高手之一。

五年前他雲遊到大西北,恰好在漠塞救下了秦雲。

在得知秦雲身世後,天一道人決心要好好教導他長大成人。

由此每個月的初一和十五,他必然會和秦雲會面,教他練習天一訣。

在修習天一訣半個月後,秦雲告訴老者,他莫名進入了一處仙境,面前是一汪池水。

老者大吃一驚,自己修習天一訣一年才覺醒「識海」。

秦雲才修習半個月天一訣,便能覺醒「識海」的人,放眼整個天一門所有的修行者中不得不說是天賦異稟!

「識海」是武夫一切修習的開始和入門。

識海覺醒,意味着修行者才對天地與人的聯繫有了些許感知,能感知天地律動,在律動中吸收天地精華。

「識海,你體內真氣好比是水流,識海便起到積蓄真氣的作用。真氣越多,你的識海就越寬廣」。

天一道人解釋說。

武道十品,品品不同,品級之間,天差地別。

你這才剛剛開識海,孩子以後的路子長着呢。

經過這五年的苦修以及天一道人悉心教導,秦雲的修行的基礎打得非常牢固。

「雲兒,師父要出趟遠門。可能一年或者可能十年才會回來。天一訣是本門絕密心法,你只要潛心修鍊,前途不可限量。」老者慈祥着說。

「師父,你這是要去哪兒?」孩童好奇問。

「去一趟北邊,赴一場十年之約。」老者看了看北方。想不到我在這西北荒漠,竟然待了五年之久。

天一道人繼續說:「天一訣是你修行一切的根本。只要你早晚不斷修習天一訣,定能輕鬆掌握這世間一切武學。」

為了教導這個小孩,他毫無私心和保留,將本門絕密心法傾囊傳授。

為了小孩能深刻理解天一訣,天一道人甚至教他寫字看書。

幸好這孩子能吃苦,也好學,天分也極高。

往往天一道人傳授的知識,他都能輕而易舉地融會貫通。

「今天,我再傳授你為師自創的刀法。只要有所領悟,你以後必然能有所作為。」

「雲兒,我且問你,為師為什麼要傳授你刀法呢?而不是劍法、拳法之類?」老者笑吟吟問。

秦雲沉思了一會兒。說:「刀這一兵器相對於劍、拳腳等,刀更剛猛,實用。尤其是這等邊塞之地。」

「哦?」老者點點頭,讓秦雲繼續說。

「漠塞,邊塞之地。北有魏國豺狼,西有犬戎異族,時有戰亂兵刃之禍,因而有一項實用保命技才是重中之重。說到實用,劍道在此環境顯得華而不實;而拳法只能防身,真要保命,只怕太險了。最後,我猜想,這套刀法一定和天一訣是極為契合的。」

「不錯不錯!」老者點了點頭。小小年紀心思如此周全,真是難能可貴。

「不過這套刀法只有三刀!」老者後一句直接驚掉秦雲下巴。

「三刀?!」秦雲雖然料到老師傅刀法精湛,但是就三刀,是不是有點太少了!

「是的,就三刀:橫、劈、斬。世間刀法再繁複凌厲的,不過是這三刀的演變。而且,為師很貼心的幫你刪繁就簡,這三刀,你只要每天橫批斬各五百次就行!」

那師父真的是很貼心了!秦雲暗暗腹誹。

師父,但是你確定這樣真的行嗎?秦雲心中暗自懷疑。

就三刀,萬一沒打贏,又重來三刀?

老者撫了下鬍鬚,微微一笑,彷彿知道秦雲在想什麼。

天一道人從背後掏出一把大刀。

啊這,師父,你這刀從哪掏出來的。

天一道人說:「為師給你演練一番,你就知道了。」

說罷,縱身一躍,跳至空地。

「秦雲仔細看好了,就三刀!為師就演練一次!」

話音剛落,天一道人朝着湖面,瞬間橫批砍出三刀。

臘月寒冬,西北的溫度相當低,湖面早已凍得結結實實。

「咔嚓」寬闊的湖面忽然裂出一道道縫隙。「轟!」整個湖面的冰塊眨眼間全碎了。

秦雲震驚了!這三刀威力竟然如此恐怖!

何況天一道人只是輕描淡寫地揮出,並沒有全力砍出這三刀。

老人看着秦雲,說:「本想等你成年後,把這絕世好刀傳給你。但是我這次出遊,兇險萬分。你我師徒二人,也不知何時才能相見。所以,今天這把刀先傳授給你。」

「這把絕世好刀,據傳那是在上古時期天神相鬥所持的法器。經過上萬年的傳承,這才輾轉到我的手上。」

秦雲看着,從刀柄和刀鞘來看,非常之新。讓人不得不懷疑這不是一把剛出爐的刀?

老人好似看出了秦雲的懷疑,說:「刀柄、刀鞘自然是我拜託軍部軍需處打造的!刀身才是上古神兵利器,這個你到時就知道了。」

秦雲看着烏黑的刀身出神!

天一道人說:「這把絕世好刀你現在肯定無法駕馭,等你到了年紀,到了一定的契機,就可以**,使出那驚天一刀!」

「秦雲,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用這把絕世好刀揮出那三刀!」

只要**,那便是驚天一擊,那便是你名滿天下的時候。

天一道人看着秦雲心裏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