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連載中

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

來源:google 作者:我打遊戲賊6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方喻之 方穎 都市小說

【沙雕作者】吶,作為神,我全知全能沒有意見吧吶,作為神,我有個不正常的妹妹很正常吧吶,作為神,我神經一點很正常吧讀者:這是人能想到的?作者:阿巴阿巴阿巴...展開

《作為神,有點不正常的經歷很正常》章節試讀:

風,依舊在輕輕的吹着,像母親的懷抱,像柔軟的觸摸,清風拂過,掀起潔白的窗帘,讓躺在病床上的方喻之微微頷首,緩緩睜開了眼睛。

睜眼期間,一股獨屬於醫院的消毒水味道湧入鼻尖,隨着他的鼻翼所動,那消毒水的味道越來越重。

眉頭一皺,眼睛還未睜開,那窗外明媚的陽光就已經照射入眼,他揮了揮手,扭過頭,別過那道陽光,看向房間內的布置。

這是一間病房,一間方喻之只在偶像劇中看過的豪華病房。

單人間,潔白的地板,整齊的床上用品,在病床的不遠處放置的一張小桌,一張看上去柔和無比的小型沙發。

小桌上,正放着一些剛剛洗過還帶着水珠的各類水果,沙發則放着他有些眼熟的服飾。

方喻之一愣,他想起來了,那是他的衣服,昨天的記憶也隨之而來,巷口,混混,妹子..

火辣辣的刺痛感從腹部傳來,低頭望去,一些厚厚的繃帶正綁在腰間。

這叫什麼事啊,不僅沒有得到神格,作為神,自己還被捅了一刀,陷入昏迷,這要是傳回神界,其他神抵不得笑話死他。

對此,他也只能無奈晃晃頭,又想起自己的妹妹,方穎。

昨晚外出買菜,沒有買回來菜還把自己搭進醫院,要是方穎看到他沒有回來,僅是想想,他都能夠想到方穎的擔憂神色,於是,當即他就準備回家。

可當他剛半坐起身,準備將他不遠的沙發上衣服拿過來的時候,一道類似夢囈的聲音在他的耳畔響起。

方喻之聞聲看去,在病床的另一邊,一位精緻的少女正坐在椅子上,半躺在床上,睫毛微顫,嘴唇半開,他只能看到側臉和灑落在白色床單上的柔順頭髮。

「呃..」

思緒翻轉,方喻之在考慮要不要叫醒這個女孩,伸出一指,蜻蜓點水的向著少女的額頭點了一下。

少女晃了晃,眯起了眼睛,換了個姿勢,雙手堆在一起,靠着頭,接着睡。

「咳咳...」

他又乾咳兩聲,想以此來引起少女的注意,讓她從睡夢中醒來。

可少女好似累壞了,饒是方喻之湊到她的耳畔輕聲詢問,那少女也沒有一點反應,反而一把抓住了他伸過去的手指,握在手中,不給他抽回來的空隙。

「......」

怎麼辦?方喻之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打擾少女美夢的男人,像現在這種情況,應該等少女自己睡熟,慢慢醒過來吧。

不過,以方喻之對原主妹妹的了解,妹妹那邊應該更着急,眼前的這個少女,雖然有點抱歉,但他還是要把她叫醒了。

「叮叮鈴...」

這時,當方喻之剛把一隻手放到少女頭頂準備將她搖晃醒,一道突如其來的電話鬧鈴響起。

床上的二人渾身一顫,那少女也醒了,抬起頭,感受着頭頂的溫熱,獃獃的看着眼前這個將手放在她頭頂的男人。

「早上好?」

四目相對,在有些尷尬的氛圍中,方喻之鬼使神差的說道。

「早上好。」

少女倒是落落大方,嘴角上翹,露出小虎牙,眸中似有亮光流轉,讓人着迷。

「叮鈴鈴....」

手機鈴聲仍在響着,少女看了方喻之一眼,又看向她頭頂的手掌。

「哦,抱歉...」

察覺到少女的眼神,方喻之趕忙收回手掌,老臉一紅,做神做的,好多凡間的事情他都有點不習慣。

少女搖了搖頭,從椅子上站立起身,走到沙發一旁,從外套中拿出手機,打了個出去的手勢,走出了病房。

「咔,欣欣?還有事....」

電話中的聲音傳出,隨着少女向外走去,慢慢減弱,逐漸消失在方喻之的視野中。

「咚」

房門關閉,少女和電話中交談的聲音消失,坐在床上的方喻之嘆了口氣,趁着少女離去的功夫,來到沙發前,以最快速度穿上了衣服。

就在剛才,他的全身上下就穿了一個褲衩子,如果可以,他想要盡量的離開醫院,畢竟,像昨天的那點小傷,他隨便動用神力就可以解決,呆在醫院只好加重他的病情。

走出房門,少女還在病房的不遠處與手機內的另一邊交談,看其模樣,漫不經心中帶着幾分俏麗。

而少女看到方喻之從房間內走出,肉眼可見的蹩了蹩眉,給了他一個制止的眼神,然後匆匆在電話裏面說了幾句話,就朝着方喻之跑來。

「你去哪?」

「沒事了,一點小傷,我還有事情。」說著,方喻之怕少女擔心,還指了指腹部,跳了兩下,證明自己確實沒事。

「不行!醫生說你要靜養,你應該好好養傷。」少女一口回絕,身形一動,走到樓道的另一邊,擋住他走的方向。

「我真的沒事..」方喻之苦笑,少女的心意他領了,但是他確實不能讓妹妹過多擔心。

「你是怕醫療費吧,沒事,我已經交了,你放心。」少女看到方喻之苦笑,以為他是沒錢交醫療費,當即解釋,讓他不要對醫療費擔心。

「不是的...呃,你知道清泉大學吧,今天不是能提前入校嗎?我還有回去弄一下行李...」

就在少女以毋庸置疑的眼神看着他,擋住他前進道路時,方喻之靈光一閃,想起今天正是清泉大學入學的日子,想要就此讓少女放自己過去。

可哪知,少女聽後非但沒有讓路,還一手指向了他背後的病房,開口說:「清泉大學是吧,我給我姥爺打個電話,讓他明天開學。」

「......」

啊?我擦?雖然他知道清泉大學是私立的,但是你也不能這麼豪吧,什麼叫你給你姥爺打個電話,就能讓大學停一天開學。

你再離譜,你也要有個度啊。

看到方喻之沉默,少女保持一貫的動作,雙手將他扭過身,推回病房。

「等等...」

方喻之趕忙制止,詫異的看了少女一眼,他想不明白怎麼有這麼強勢的女人。

「幹嘛?」少女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仰視着他,眼神對視間,毫不露怯,手中動作不斷,想讓他回到病房。

「我要回家,我真的有事情...」

「什麼事情?」

方喻之沉默,僅是見了一面,他不需要對眼前人說那麼多。

少女狠狠的跺了跺腳,不滿的看着方喻之,她就搞不明白了,為什麼會有人便宜不佔的?

作為慶家大小姐,她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昨晚既然方喻之救了她,那就是對她有大恩,她有責任也有義務好好照顧他。

但是,誰知道方喻之就跟茅坑裏面的石頭,又臭又硬,居然一點都不聽話。

「你怎麼才能回去?」

「你怎麼才能讓我回去?」

方喻之反問,他搞不明白這個女孩子的心思,莫名其妙,又不訛你,你就讓我走唄。

「那你起碼讓我報了恩吧..」少女無奈,只好說出實情。

「報恩?」

方喻之將頭歪到一邊,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原來那個少女是她啊,不能怪他,昨天晚上太黑了,他剛到少女跟前,就被捅了一刀,哪裡來的工夫打量少女呢。

然後,他猛地想起他心心念念的神格。

動用神力,微藍光芒附在眼珠之上,慢慢打量着少女。

沒有,他在少女的身上已經看到不到神格的蹤跡,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他只看到了一名處於花季少女,身穿百褶裙,五官精緻,淡黃色長發及腰的女人。

這樣一來,他就更沒有理由跟這個女人在這裡耗了。

「讓開,我不需要你的報恩。」

這次,方喻之故意用不耐煩的語氣說,眼神睥視着她,帶着一種不允否認的感覺。

少女沉默,二人面面相覷。

最終,少女退步,走到樓道的一旁,帶着幾分不甘。

「喂,你叫什麼?」

待方喻之走到拐角處,身後少女不知何時跟了上來,朝着他問道。

「方喻之..」

方喻之老實回答,轉過身,向著醫院外走去。

「我叫慶靈欣,你要是在清泉大學遇到什麼問題,你就來找我。」

方喻之身形一頓,隨即像沒事發生一般,接着往外走去。

慶靈欣...她跟神格有什麼關係呢?